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Jonathan Zeman 非常CEO • To think like an entrepreneur


2020年剛過,感覺很多事情也捉不緊;尤在疫情之下,令不少行業的經營舉步維艱。香港的經典品牌蘭桂坊集團,旗下的餐飲業務亦無一倖免。可在去年的7月,該集團又有新餐廳登場。不少人或感好奇,為何會在疫情發展不明朗的情況下仍有如此舉措?較早前,我們相約該集團現任行政總裁兼董事盛凱(Jonathan Zeman)做訪談,問他對前景的看法。Jonathan坦言,長遠來說仍感樂觀;而同場提到與父親盛智文的生活日常時,更發現他們也有著非一般的父子情。

Text /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這次與Jonathan 會面,剛巧是去年12月初、疫情第四波大爆發之際,訪問內容自然離不開疫境中的人事物,包括自身工作與家庭。在此之前,Jonathan不時被傳媒冠以「蘭桂坊之父」的兒子來,未知會否因而在工作上有超乎常人的做法?

C: Capital CEO x Entrepreneur
J: 盛凱(Jonathan  Zeman,蘭桂坊集團行政總裁兼董事)

疫境下的CEO視角

C: 據悉去年(2020年)的上半年,你們集團旗下共有8間餐廳關門。可在同年的7月,你們卻開了另一間意式餐廳Aria,當時疫情發展存有許多未知數,那時候開新店,不覺是個冒險的決定?

J: 其實這家店原先計劃在去年一月開業的。縱然飲食業於2019年年底受社會運動所影響,有很多不安定的因素。但我們看到的是,雖然市場上有很多不同的意國菜餐廳,但在中環區內,卻缺乏一間正宗的高級意大利菜餐廳,在這個想法下,我們那時已決定於一月開店。可因為疫情,我們暫緩了計劃至數個月前才開業。就算有其他社會運動或是疫症等出現,我們也會視香港為一個長遠、兼進入大灣區發展的重要基地,所以對於飲食業前景,仍是抱持積極態度的。

C: 那你認為疫症時代對餐飲業的發展有何影響?
J: 我認為有著十分大的影響,有許多餐廳甚至是一些酒吧,亦因而需要結束營業。我想,在這個時候,管理層要學習去讓餐廳以一個較安全的經營模式去運作,如在桌子之間的擺放設計以「社交距離」的視角作為陳列,並在桌子上加增間板等。坦白說,這些額外的舉動,令餐廳也損失不少。我預期,這情況或會維持多一至兩年不等。

C: 在疫情下,食客的口味或喜好會有不同或改變嗎?
J: 改變不太大。但如果他們不能到外地旅遊,反而會想在香港吃到國外的美食,如去不到日本便在香港去吃一趟日本菜。但若他們將來回歸出國旅行的懷抱時,也許他們又會想找回地道的廣東菜或中國菜也說不定。



意式餐廳Aria,主打正宗高級的意大利菜。
另一間蘭桂坊集團旗下的餐廳Kyoto Joe,同樣充滿個性特色。
Aria 主廚Andrea Zamboni與Jonathan 合照。

C: 過去,蘭桂坊集團成功在亞洲建立品牌名聲,但是疫情來襲觸發了前所未見的行業挑戰。集團如何應對當前狀況?
J: 我們會視2020年是個很大的風暴,但風暴終歸會過去,之後便迎來雨後陽光。在「風暴」中,為著安全起見,企業在成本上無奈要節約一下的。如我們會減省成本,再聚焦核心業務如地產項目及餐廳的發展。在餐飲業上,持續尋求新的發展機遇,比如推出更多的外賣套餐、提供更好的客戶服務和組成特別的客服團隊等。

預視未來

C: 對於未來前景,你有何看法?
J: 我相信,香港經歷過不同時期和階段,有時是開心與盼望,有時卻會遇到緊張的時刻。由去年到現在,有時候總會令人感到氣餒,但當下需要的是重新出發,繼續向前。我們會把目光放眼大灣區,整個中國的經濟也是我們集團核心業務放眼的重點。現在,我們在深圳有個小型項目名為「LKF852太子灣」,會在今年5月左右開業。我們從來沒有打進過深圳市場,以往是在上海、成都等地,我們仍會在其他大灣區城市去尋找機會,如珠海、中山、廣州,去發展屬於我們的lifestyle項目。

C: 說回Aria,這家新餐廳對你來說有何魅力?
J: Aria 是意大利文,此乃音樂上用語,在意大利歌劇中,當女主音唱到高音域時,便會發出”air” 聲音,那就是Aria。而這家餐廳位處24樓,有在高空品嚐意菜的意思。從另一角度看,當你去欣賞歌劇時,也會特意悉心打扮一番,來到這裡亦如是。當飾心打扮的你,在餐廳內俯瞰香港的美麗遠景,品嚐正宗意國佳餚,那確是一個真實的好體驗。其實我在蘭桂坊集團的第一個工作也是接觸意大利菜,那約在二十年前的,在名叫Baci的餐廳擔任見習經理,學習到意大利菜和品酒的藝術,那些都是我鍾愛的。

C: 每次開新餐廳時,你會主力負責哪一部份?
J: 我會負責全部的事情!每個細節也會跟進,包括branding、概念設計、篩選廚師及選購店內傢俱等。我相信每件事應從心出發,並需要反映出你的個性。雖然負責這些事情令日程很忙碌,我卻樂此不疲,心中仍充滿熱情。

家事vs公事

C: 工作以外,不如談談家庭。知道你家有四名小孩,他們知道你是做甚麽工作嗎?
J: 知道!他們還知道新餐廳Aria有著全港最好吃的pizza。

C: 可會期望你的子女將來會跟從你的事業路向,加入公司工作?
J: 我想當然是由得他們、按著自己的熱情去走吧。但我估計,應該會有一至兩位孩子,會想加入公司的。

C: 下一代的路由他們選擇,那你爸爸盛智文的經營之道,對你又有沒有影響?
J: 在工作上,他給予我很多建議。他既是一個企業家,又是一個父親和一個哲學家。他常跟我說:「要經常擁有生意人的思維,不要被情緒左右決定。」舉例說,如要開設新餐廳,起初所投放金錢越多,所需要回本的時間會越長。他經常提醒我要有這樣的思維、對此有清晰概念。那準會是一個不錯的意見,因為企業家通常只會計算如何以最少的金錢達至最大效益。

C: 除了工作時談論公事,你們父子還會談其他話題嗎?
J: 每逢週末我們會有家族午餐飯聚。但我和爸爸談的大多是圍繞著工作的,他是個切切實實的工作狂,心裡大部份時間都是想著工作的。

C: 在面對新冠肺炎的嚴峻挑戰下,爸爸有給你意見嗎?
J: 他叫我要臨危不亂,不要因此而太過情緒化,要做正確的決定。

C: 爸爸熱愛香港,是香港icon,你對香港感情又如何?
J: 我在1978年來到香港,到現在已有42年的時間,那時候我只有2歲,在這裡讀書、長大、成長。我對香港的印象是一個很有活力的城市,而郊外的景色又十分美麗,地理位置方便,容易飛往其他國家,我感到很幸運能在這裡長大。

C: 當加入公司後,有沒有想過要超越爸爸的成就?
J: 對我來說,我不會著眼去衡量要達到多大成就,每個人總會尋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尤其是在家族生意上,定可找到專屬個人為公司付出的範疇,如投入在社會公益上。我不會把工作視為與爸爸的一種競爭,或不一定要達到某些目的準則;而是盡力而為,為自己所作的感到驕傲。要比較的話,就跟自己比較吧。

Jonathan 與爸爸盛智文可謂亦師亦友,在生活日常上,二人的話題更離不開工作。Jonathan 笑言他爸爸是名副其實的工作狂

集團的其中一個發展核心在大灣區區域,圖為已啓動發展的深圳小型項目,名為「LKF852太子灣」,預計在今年5月開業。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