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吳老闆週記】:政府無能害死香港 政治將出現新常態


吳老闆週記(12月10日)

.每日從機場入境人士估計只得1,000左右,政府都管不住,認真無能。
.經濟大反彈加上人民幣趨強,明年年底中國GDP可能已經超前美國。
.警方近期的拘捕、起訴行動,已是尾數,明年上半年便盡清反對派。

政府無能害死香港 政治將出現新常態

香港第四波疫情一發不可收拾,除了跳舞群組、地盤群組、院舍群組,還有葵盛西邨第八座截至本週三(9日)已累積22宗確診,專家認為政府應該宣布該幢大廈為疫區,所有居民須強制檢測,未有結果前禁足,但政府卻一味「研究」,反應極度遲緩。

疫情嚴峻,港府只懂收緊防疫措施,本週四(10日)起食肆晚市再度禁堂食、的士司機強制檢測、健身中心及美容院等再度暫停營業等,惟此等措施經濟成本極高之餘,更根本無用,因為源頭尚未截斷。

不堵塞大漏洞 官員無能

本港疫情一波又一波地爆發,全部都是從外地輸入,第一波從內地輸入的程度最輕,其後隨着疫情在全球擴散,病毒已變種,變得愈來愈兇,政府卻堵塞不了病毒從外地輸入這個大漏洞。

如果大陸疫情尚在爆發,香港也在爆發,還可說得過去,始終每日都有糧食運送來港,病毒或許從中輸入;然而,如今卻是大陸無事,香港有事,即是政府管不了從其他地方來的外地輸入。

從大陸以外地方來港,渠道可以有幾個?不會是港珠澳大橋,不會是深圳灣口岸,數來數去,其實只得一個,就是機場。而機場一日有幾多航班?當中大陸已佔了一半,這一半很安全,即是少數航班的另一半人,估計每日涉及1,000人左右,政府都管不住,一眾官員竟然無能到這地步,苦了的是市民,大鑊的是經濟。

從外地來港人士,主要分為三種,一是機組人員,二是船員,三是普通市民;前兩者政府不懂得管,便索性叫兩者去第二個地方如新加坡交更,至於後者,則強制到指定酒店隔離14日,期間與外界零接觸,完全隔絕,不能像早前般,竟然容許探訪,聽聞更有在房間打麻雀者!總言之,照足大陸那一套來做,很容易搞,豈會搞到現時其他市民如此辛苦,經濟如此大鑊。

中國經濟明年超前美國

事實上,大陸早就布好整個陣去防疫,有遺漏再填補,香港則無,眼看「老鼠屎」一次又一次毀了整鍋粥,為何不狠心杜絕「老鼠屎」?內地早就不計成本,堵塞了漏洞,不准外地人入境,加上內地人一來怕死,二來怕拖累經濟,因此不用強制,亦非聽話,便自動自覺去檢測;反觀港人,卻不理經濟受拖累,旨意政府來救,政府又不懂得管,非常時期非常手段,還花時間「研究」?動用《緊急法》,障礙便一掃而空,結果猶豫不決,便弄得今時今日如斯田地,官員實在需要問責!

只要控制到疫情,經濟就會大反彈,大陸正是如此。根據海關總署公布,以美元計價,內地11月出口比去年同期增長21.1%,創出2018年2月以來最高;進口則增4.5%,連續第3個月錄得增長;貿易順差754.2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02.9%,創出單月新高紀錄。按照目前形勢來看,12月貿易數字還會再升,順差隨時再創新高。

內地經濟強勢勢必延至明年,帶領着全世界,加上人民幣亦轉強——因為內地人今年差不多全年無外遊,淨計去澳門賭,便隨時使少了近萬億人民幣,計及其他國家,更隨時使少了幾萬億——及至明年年底,中國GDP可能已經超前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

政治環境將出現新常態

隨着港府無能,控制不了疫情,將會累死經濟——經歷了去年的社會運動、今年的新冠疫情,而疫情尚未見盡頭,前後3年的逆境,相信很多中小企會捱不住,明年上半年將爆發倒閉潮。

本地經濟前景黑暗,政治前景卻漸穩定。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棄保潛逃,流亡英國,家人亦齊齊出走,繼而銀行戶口也被凍結,國安處解釋是懷疑許氏挪用眾籌款項;其實,有無挪用並非重點,可能只是許智峯將資金調來調去,警方已可以在此等技術性犯規上捉他。

本欄早就指出,殖民地法例已很闊,淨用原有法例,足以整治反對派,有沒有《港區國安法》都一樣,如今定立了《港區國安法》,只是補漏罷了。事實上,換了在歐美,同類案件,警察會不會拉人?只是在歐美,根本不會有同類案件,因為歐美即使有兩黨,也不會讓反政府分子免費入場。

本欄一直作出的譬喻是,香港這班反對派,以一毫子跟政府賭100萬元,那一毫子還不是反對派自己的,而是老百姓的,政府豈能容忍?因此只有兩種做法,一是增加對方成本,一是踢對方出局;反對派亦只有兩條路可走——輸得起的繼續賭,輸不起的便離開。

如此看來,警方近期的拘捕、起訴行動,已是尾數,明年上半年便盡清反對派,到時香港政治環境將出現新常態,相信仍有自由的,不用太悲觀;至於正在坐監的,坐完還是好漢的,固然厲害,但估計無幾個。

南華證券錢莊

隨着輝瑞疫苗開始在英國接種,亦獲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承認有效,美股本週二氣勢極盛,道指盤中曾創新高,去到30,246點,尾市稍為回落,以30,173點收市;標指首次突破3,700點大關,寫下歷史新高紀錄;納指亦一樣,收報12,582點。之所以如此,除了疫苗消息,還多得高科技公司生意好。
反觀港股,卻是衝高之後無以為繼,整個星期都有600點波幅,可是一個星期計數,恒指近乎原地踏步,跌了0.1%,即30點;國指跑輸大市,跌了0.8%;科指則與美股一樣造好,升了3.2%。觀乎港股走勢,並非高位回落之態,而是有班睇圖做人的投資者,見升了一浸便沽貨。港股實在便宜,很難大跌下去,不過,也沒有大升的動力。
科技股當道,中資股又大隻,估計藍籌當中,本地公司將會逐漸出局——地產股方面,只餘新地(00016)——其餘全是中資股的天下。除非證監手鬆一點,否則二三線股都無得炒。至於國企,其實不少都無人吼,中央應考慮將中小型的私有化,繼而進行重組,壯大了才再上市。

每週一股——小米集團(01810)

小米集團(01810)上週宣布配股及發行可換股債後,股價曾經插水;結果很快便已回氣,今個星期更是節節上升,本週三單日升了4.4%,至27.5元收市。
本來,配股並非好消息,股價下跌屬正常,然而,小米卻反其道而行,究其原因,就是有人求貨。而事實上,本週以來,小米連續3日錄得北水淨流入,而且一日多於一日,週一(7日)只得3.93億元,週二(8日)增至7.19億元,週三再進一步增至11.23億元,成為北水追捧之首。
中信証券就發表報告,調高對其2020年至2022年非通用會計準則純利預測,由原來的120億、152億及212億人民幣,升至123億、160億及222億;目標價亦上週至36元,相當於預測2022年綜合市盈率33倍,對應市值8,700億元。
該行指出,小米旗下智能手機業務市場份額重回全球前三,料將成為公司2020至2021年股價驅動力,未來3至5年則由AloT(人工智慧物聯網)接力,AloT市場具有萬億成長空間,而小米在該市場的地位穩固,因而給予其有關業務市銷率3倍的估值。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