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知名美國學者David Graeber:過半工作毫無意義!


相信有不少打工仔都會有以上想法。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人類學教授 David Graeber對現代工作也有不一樣的體會,他在2018年推出Bullshit Jobs, The Rise of Pointless Work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一書,指出科技發展及經濟轉型,反而衍生出很多沒有意義的無聊工作,引起社會極大迴響。

原來《Bullshit Jobs》源自2013年Graeber 在網上分享的一篇文章,指出世界上充斥著大量對社會及個人無意義的工作。文章推出來吸引了社會各界的注意,Graeber決定邀請世界各地讀者分享對Bullshit Jobs的看法,隨後他將眾人的經驗和想法集腋成裘,加上個人的觀察和分析寫成《Bullshit Jobs》一書。

Graeber在書中歸類了垃圾工作的五大類型,分別是幫閒(flunky)、打手(goon)、補漏人(duct taper)、打勾人(box ticker)與任務大師(taskmaster)。

• 幫閒(flunky)
Graeber指出,幫閒的任務是讓他人感覺舉足輕重,工作包括門僮、接待員、電話銷售員。

• 打手(goon)
願意為權貴利益附庸的打手,工作包括企業律師、遊說集團、公共關係專家。

• 補漏人(duct taper)
修正解決本不該存在的錯誤的補漏人

• 打勾人(box ticker)
讓組織感覺崗位設置「人有我有」的打勾人

• 任務大師(taskmaster)
負責指派或創造工作給自己本不需指揮的下屬的任務大師
例子:中層管理人員,工作內容只是監督下屬及核對其工作,然而下屬在沒有他們的情況下仍能如常工作。

Graeber認為垃圾工作的出現主要是自1920年代以來,全球各行業都不斷出現職位膨脹現象,而最令人驚訝的是,接近40%的人仍然會搶著做這此工作,原因是人類認為工作帶給自己人生價值。最後,Graeber得出結論認為應採行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由政府無條件提供國民最低生活收入,就能夠賦予人們有更多機會從無意義的工作中解放出來,探尋自己更想要、也更適合的生活方式。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