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港科企研創首部港產熔噴布機 質量媲美歐美日


本地科研企業Pure Living夥拍本地大學科研團隊,早前成功研發首部熔噴布機,成功投產兩個月後已達到國際認證水準,平均PFE微粒過濾效率達99%,防病毒效力佳而透氣度高,出品質素媲美歐美日的頂級品牌的本土口罩。Pure Living行政總裁何寶琪透露,該公司研發的港產熔噴布機,設計能生產高水平(達Level 2以上)的口罩,且生產過程中能夠大幅減少重金屬及塑化劑;該科研企業表示,將聚焦本地市場,期望能盡快投產,供應予本地口罩工廠,未來部署進軍國際市場。

Pure Living邀請到城大生物醫學工程系教授胡金蓮(左)作為技術顧問,聯同何寶琪一起為守護香港人的健康出一份力。

Pure Living成立於2017年,為科學園科技創業培育計劃重點科培公司之一。公司原來的主業是以自主研發的專利技術,為各大學實驗室、藥廠、化驗室等提供自動化分裝系統及製作高純化學試劑。公司的研究骨幹大多是科技大學、香港大學等本地大學的畢業學生及博士,並以本開發本港優質科研發展為宗旨。Pure Living行政總裁何寶琪表示,母公司為一間本地化工企業,成立二十多年來,一直專注本港的科研發展及化工原料生產。自新冠疫情爆發,Pure Living旋即產生為本港市民生產口罩的念頭,隨後卻發現口罩中最重要的熔噴布供應不足,來源良莠不齊,不足以生產出令人安心的口罩。由於希望控制整個口罩生產的過程,以確保出品質素,於是萌生出製造熔噴布念頭。傳統製作熔噴布機器是直立模式,高度約六至七米,對工廠環境的要求很高。Pure Living幾經艱辛找來內地新出品的橫向式熔噴布機,但卻發現機械的構造和運作問題很多,根本無法投入生產。作為香港科研專才,Pure Living的團隊深信本港也能生產出熔噴布,於是日以繼夜投入研發,終於在兩個月後研發出本港首架熔噴布機。

 

港產質熔噴布達國際水準

Pure Living行政總裁何寶琪表示,生產口罩不難,但生產出一匹高質的熔噴布卻是考牌之作:「熔噴布要均勻纖細才能有效阻隔病毒微粒,但同時又需要透氣度高才適合香港的潮濕天氣。試驗初期,不論是機械的穩定性和出產的品質都不過關。最後,我們請來香港城市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胡金蓮教授作為技術顧問,在經過大量的產品檢測及分析結果後,才能最後改良機械運作及生產流程,生產出國際認可級別的熔噴布。」Pure Living已於7月下旬將自家生產的熔噴布送往香港標準及檢定中心(STC)檢測,並於8月初收到檢測報告,於微粒過濾效率Particulate Filtration Efficiency (PFE)達99%,而空氣交換壓力差Different Pressure則有2.2mmH2O/cm2,所達水平足以生產Level 2以上的口罩。

面對嚴峻的新冠疫情下Pure Living一條龍生產的口罩已推出市面,希望貼地服務市民。

自家設計 減少重金屬塑化劑

何寶琪表示,Pure Living的熔噴原料配方由自家研配,一來是為了確保生產的熔噴布質素,二來考慮到環保和健康。由於製造熔噴布的過程中會加入塑化劑,以增加口罩原材料聚丙烯的熔融指數,指數較高則流動性較高,流動性較高則熔噴生產出的纖維越細熔融指數的數值影響聚合物的流動性,也能出產較細的纖維,以達致較佳的過濾性。工業用塑化劑內通常含有重金屬,重金屬的滲出會對環境造成嚴重污染,例如鉛會造成水污染。而塑化劑亦對人體有害,長期暴露於或吸收塑化劑,會造成內分泌失調,對幼兒的免疫及神經系統造成負面影響。何寶琪指出,Pure Living生產的熔噴布,不但能生產出較高的熔融指數,而且自家研發的專利原料配方只需加入少於一般工廠一半的塑化劑。「生產過程中加入較少的塑化劑,不但對環境造成較少的影響,更可避免重金屬滲出和塑化劑吸入,從而減少對健康的危害。」

何寶琪表示,熔噴布機面世短短兩個月,已獲本港及海外多間廠商垂詢,並已成功出口杜拜及內地,機械也已投入生產,為世界各地供應優質熔噴布,成為疫情下國際信心的出品。何寶琪表示,公司多年來獲政府撥款資助才能支持團隊的研發工作,對於是次能成功生產首架本港研發的熔噴布機,也是建立在科學園的資助和公司的其他撥款資助下才能順利誕生。「在研發初期遇上的機械與技術問題上,多得大學及一班本地的科技專才合力幫忙,才能最終解決種種困難,我們相信研發和生產需要貼地才能對社會有意義,所以我們未來將更聚焦香港,專注本地生產和需求,以供應本港所需為公司首要任務。」

Pure Living行政總裁何寶琪致力發揮香港科研力量,研發熔噴布機是為了在原料控則上能化被動為主動。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