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王俊文:中美博弈終極在何戰?


中美的較量,已發展至撕破面的階段。中國仍然守著WTO及各大世界組織的規則去回應、還擊。美國則已經連表面的包裝及藉口也不用,直接無視規則的撕毀協議、退群、長臂幹預及打壓中國。因此,曾經廣泛認同中美雖然全方位博弈,但發生熱戰可能性較低的想法,正發生微妙的質變。

過去累積的和平相交的壓艙石原素,其實仍然在起作用。中美的理性派都不願雙方走向軍事衝突。美國面對政治、經濟、社會、族群等各種壓力下,另一場大國戰爭很有可能加速美國的衰敗。因此,雖然中美軍方也在作最壞情況的推演,但缺乏開打的戰略意願,軍事危機仍在可控的範圍。

中美的核心利益及新冠前哨戰

而對中國而言,中國已多番在國際上宣稱沒有建立霸權取代美國的野心,不會挑戰美國在太平洋及印度洋的權益。中國的核心利益只會是中國國門前的利益 (其中尤為突出及敏感的是台灣、南海及釣魚島)。這幾個地方在家門口,沒有挑事及擾鄰,若果美國仍刻意挑釁,發動戰爭。中國站在保家護國的道德高地上,從軍事動員能力,資源投入能力,物資運送效率,乃至戰鬥意志等,都是勞師遠征、師出無名的美國難以比較的。

這次新冠病毒的突然爆發,中國首當其衝,但其危機管理、決策應變和國家動員的效率之高,不亞於打贏一場地區戰爭。面對同一樣的新冠危機,美國多了兩個月的預備時間,人口只有中國1/4,但其效率之低,結果之劣,反映出美國的戰爭動員潛力,遠遜於中國。美國最好有清醒認知。若美國仍天真地相信特朗普,認為他們的防疫做得更好,無疑是自欺欺人。


圖: 中美綜合國力將出現交叉發展

經濟的博弈平衡

而從經濟博弈角度分析,美股已在高位,美國經濟卻在低谷,疫情的第二波仍遠沒有受控跡象。美元在這狀態下,還能承受住一場烈度高而延續性長的大國戰爭?

而一旦戰敗,一系列的骨牌效應將會出現。中美既已交戰,SWIFT系統肯定要避開。中國還會冒被凍結資產的風險用美元做外貿交易?其他與中國有外貿關係的國家為免殃及池魚,也只會加速以人民幣做與中國貿易的結算貨幣。這是令美國不得不冷靜權衡的經濟博弈元素。

國際間的博弈平衡

另外,國際間的博弈關係,亦令美國智庫們對與中國開戰有所顧忌。若戰敗,美國軍事戰無不勝的神話破滅。全世界仍有多少國家會服從美國的霸權以美元作為本國的儲備貨幣?沒有美元霸權作支撐,美國的債券如何外銷?美股的高位由誰承接?

若中美大戰出現拉鋸,美國在全世界的權力出現真空。歐元會成為得益者、俄羅斯受制裁壓力大減、阿拉伯世界的戰亂情況可望減少、日本也會乘機侵佔美國産品的市場份額。美國在戰後會發現多了很多個「對手」。過去阿富汗戰爭及伊朗戰爭,已令美國吃不消,經濟幾近崩潰。真與中國開戰,美國亡國的鐘聲將正式打響。不要忘記,每樣事物也是從量變到質變。美國霸權的形成如是,美國霸權的消亡一樣如是!

博弈平衡的打破
上面提到的量變,戰略互信的變化是一個重要元素。中美幾十年累積下來的戰略互信,在特朗普這四年來的連番揮霍之下,已快速消融。美國要遏制中國,不斷出牌(如東海的釣魚島挑釁、南海的非法仲裁、貿易戰、科技戰等等),不斷失效。手裏能用的只剩台灣牌及印太邊境牌 — 這張牌涉及中國的核心利益。而這兩張牌更已出現擦槍走火之虞。美國卻仍在中國周邊不斷挑事,例如軍機軍艦巡航南海及鼓勵印度犯邊,因此中美發生偶發的軍事摩擦的風險正逐漸增加。這個量變的力量正在不斷累積。而且這些摩擦在現時的政治氛圍下較難通過和平方式去降溫處理。不要忘記,第一次世界大戰也是在多個偶然的衝突組成下爆發的……

科技霸權的削弱,亦是另一個量變的點,令美國智厙出現態度的轉變。華為的5G電信設備、北斗衛星系統、人工智慧領域 (如無人駕駛汽車)等等的後來居上,讓美國過去的科技霸權競爭優勢不僅被削弱,個別領域還已被超越,出現危機感可以理解。而缺乏有效遏制的經濟及法理手段,手法因此越來越粗糙。華為之所以被針對,揭示的是其因通信(竊聽)霸權失效而引致竭斯底裡反應的其中一個例子而已。但科技的領先,乃其科技霸權及軍事霸權的基石。因此其會否挺而走險,企圖通過軍事行動去重新奪回優勢,是另一個可能導致質變的點。

中美過去所累積的和平發展壓艙石,量仍然足夠。但某些微妙的質變已然發生,中國要有所警覺,也要有由發生質變導致熱戰的心理及各種準備。要尊重美國這個仍然強大的對手,同時要有挺直腰骨保護自己應有權益的自信。

敢言戰,才能止戰。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