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藺常念:美國高姿態反對中央為香港立國安法


5月21日人大宣佈為香港立國家安全法,港股翌日大跌,恒生指數急挫1349點。消息在香港及海外引來爭議,香港更出現暴亂。5月2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香港不再是高度自治的地區,不符合享有特殊關稅地位的條件,已經把報告交給美國國會。自1992年的香港特別法案,香港被美國視為一個獨立關稅區,享有特別關稅地位。有個別產品出口至美國有免關稅安排,同時港元亦可以不受限制和美元兌換,對其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有幫助。現在香港可能失去這特別安排,海外傳媒認為這會對香港構成大打擊。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可能不保,外資會撤離香港。

按2019年貿易數據,香港及美國雙方貿易額達到670億美元,美國順差達到261億美元,是美國環球最大順差地區。香港是美國第三大酒類出口市場,第四大牛肉出口市場,及第七大農產品出口市場。美國高科技產品出口去中國有嚴格限制,但對香港出口則少很多。中國利用這漏洞,經香港輸入大量高科技產品。美國企業在香港的投資也很多。按2018年的資料,有1,300 家美資公司在香港經營業務,其中包括幾乎所有的美資金融機構。在香港設地區總部的有283家,設地區辦公室的有443家,數目為全球最多。居港的美國僑民達到8.5萬人,是最大的外僑群體之一。在香港企業的數目僅次於中資,所以美國在香港的投資也是非同小可。主要是香港有自由經濟,有寬鬆的經營環境,吸引美資來香港經營業務。在金融市場,美資企業都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美國多年來都要求中國開放金融市場,讓美資可以進入經營業務。但美資在香港完全沒有限制,自由發展,友邦保險(01299)是香港最大的保險公司。如果美國把香港出口貨當中國貨處理,香港對美國出口一定會大減,香港一定有損失,港口碼頭的生意一定會減少。但是貿易對香港的重要性已經大減,不會是致命,也不會構成嚴重損害。

市場傳為了減少對香港市民的損害,美國可能針對中國及香港的官員作出針對性的制裁。例如限制或凍結中國官員或中資企業在美國的資產,限制中國官員的簽證;負擔起美國企業在中國撤資的費用;及制裁中港主管香港政策的官員。其實自2018年特朗普向中國展開貿易戰以來,中美關係已經是每況愈下。美國已經多次阻止中資在美國及全球投資。最近一次是阻止以色列把海水化淡廠的合約批給長和(00001)旗下的公司。在美國干預之前,以色列的海水化淡廠,幾乎是長和的囊中物,美國在最後一刻阻止,令到以色列把合約批給一間本土公司,條件比長和的差。最近美國已經嚴格限制中國傳媒在美國工作,把記者當間諜看待,引來中方報復,把華爾街日報及紐約時報的記者驅逐出境。自特朗普上任以來,已經實行美國優先政策,要求美國企業把中國的生產線搬回美國。但特朗普不了解,美資公司在中國設廠是要賺中國人的錢,不是慈善行為。蘋果在中國採購手機,是因為只有中國才能以最低的價錢,及最高的效率,達到蘋果的要求,生產智能手機,完全是商業行為。郭台銘曾經高姿態宣佈在美國維斯康申州建立一個龐大的加工廠,但事實上,美國缺乏支持的基建,郭台銘投資美國的大計也不了了之。至於制裁中港官員,實際作用聊勝於無。由於美國政府及國會的敵對態度,中港官員近年都極少到訪美國,更加說不上投資。

美國能在外交方面對國安法,實際的行動,只是一個姿態。實際作用的極少,也改不了中央對香港的管治。中國要在國家安全方面為香港立法,美國也沒有辦法阻止。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