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陳仕娜:拯救崖上的安安


全城熱哄哄講海洋公園,在下也來加把嘴。說穿了,海洋公園是敗在一班不思進取的人手中,道理好顯淺,花的是納稅人的銀紙,坐擁公共資源,管理慵懶鬆散,帳簿見紅乃人之常情。曾經將海洋公園起死回生的盛智文,最有資格評論,他一語道破:「我以私人公司的形式來營運公園」,甚至粉墨登場扮動物,非常肉緊投入,難怪年年有錢賺。六年前他被逼掛靴之後,公園的話題變得蒼白無力。

海洋公園在處理這次「極可能倒閉」的恐怖危機中,發言人安排已令人摸不着頭腦。主席由始至今未曾露面,全程由副主席劉鳴煒出征,環看董事會人才鼎盛,涵蓋土木工程、地產、旅遊到創意推廣,瓣瓣都有,不知為何要劉公子孤身作戰。謎底終於解開,市傳6月底任期屆滿的劉鳴煒,極大機會更上一層樓,接替孔令成出任主席,另一邊廂,CEO李繩宗將於7月退休。核心團隊只剩一個想上位而戰意昂揚的,其他的自然是隔岸觀火了。

邱局長昨日為公園定位提出三大方向,道理講得頭頭是道,問題在於如何執行。海洋公園近幾年淪為政治的工具,踢走「橋王」,任用自己友。大夥兒「做又36、唔做又36」,繼續因循守舊、撒手不攻的話,公園倒閉只是時間的問題。旁邊的萬豪酒店也首當其衝,岳少(林建岳)應該是最不想見到Tragedy發生的人,去年初大鑼大鼓開幕,準備大展拳腳。假若公園執笠一語成讖,那整個山頭被宰割成一塊塊的超級豪宅地皮,接收這些肥肉的發展商,定必發夢也笑出眼淚。當然,迪士尼和長隆海洋王國也會開香檳慶祝。

海洋公園之於香港的意義,等同維多利亞港、獅子山、太平山頂和天壇大佛,堅持做下去,遠比喊一聲結束艱難。沒有納稅人想將血汗錢丢進黑洞,政府應該用人唯才,70高齡的盛智文挾着「米奇老鼠殺手」的盛名,料不會再想接火棒了,當年的彪炳戰績亦不可忽略CEO苗樂文的強勢助攻,將其於美國累積的豐富主題樂園經驗,因時因地制宜並發揚光大。由此可見,蛇無頭而不行、鳥無翅而不飛,1977年開業至今的海洋公園是香港的寶藏,但願能找到有心有力的主席與CEO,激活整個團隊的動能,才是營救懸崖邊上七千個動物的長遠之策。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