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油價史詩式崩潰 世界經濟秩序正改寫


石油
美國不少油公司已削減開支並降低產量,以配合需求的銳減。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早前與多個主要產油國終於達成減產協議,同意在五月起合共每日減產九百七十萬桶原油。不過,油價卻並未因而回升,反而愈跌愈深,WTI期油本週初更跌至歷史性的負數。

全球陸上原油庫存已經近乎「爆煲」,海上油儲亦接近飽和,令布蘭特期油成為下一個計時炸彈。油價再跌,美國政府單靠量寬,將難再支持下去,中國作為全球最大原油入口國反而有利,世界經濟秩序正改寫。

本週一,WTI五月份期油經歷了跳崖式的下跌,在合約到期前一天,暴跌超過百分之三百,出現歷史性的負數,最低見過每桶負四十美元,意味石油生產商寧願貼錢予買家運走石油。雖然翌日合約到期時已回升至正數,但跌勢已蔓延至六月期油,週二就出現四成三的跌幅,收市跌八點八六美元,報每桶十一點五七美元。就連之前跌幅一向較少的布蘭特期油,六月份到期的合約亦被波及,跌兩成四並穿二十美元大關,每桶收報十九點三三美元,創○二年二月以來收市低位。

其實,自各國達成減產協議後,油價幾乎未曾升過。首先是因為減產協議不足一千萬桶,與市場預期有落差,而新冠肺炎( COVID-19)仍然未受控,全球原油需求估計減少起碼二千萬桶,減產額度根本追不上需求下跌。其次是減產協議要五月才開始實施,現時各產油國都面對產能過剩的壓力。

有消息指,產油國因為抵擋不住油價大跌的壓力,希望提早減產。《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報道,沙地阿拉伯和其他OPEC成員國正在考慮盡快削減石油產量,而不再等到下個月。相關決定仍要取決於沙地的法律義務和已與買家達成的交貨數量,而提前減產的提議亦可能適用於整個OPEC。外媒報道,OPEC代表在四月二十一日就石油市場危險問題進行電話會議,並有可能在五月十日舉行會議,討論進一步減產問題。

庫存爆滿

原油需求因新冠疫情而大跌不是新聞,而減產協議未達預期亦已被市場消化,但油價仍然意外地狂瀉,專家解釋,是因為庫存問題。減產協議要五月才實施,石油公司在四月份仍然如常生產,而減產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關閉油井的成本高昂,並有大量後續問題,管線堵塞、設備鏽蝕、設備損壞等,往後的維修成本極高,所以生產商寧願付錢讓人處置原油,因而令油價跌至負數。

WTI原油屬內陸油,近期原油庫存出現飽和壓力,成為今次油價狂跌的駱駝上最後一根稻草。標普全球普氏能源資訊分析員Chris Midgley表示,交割原油的美國俄克拉荷馬州庫欣(Cushing)地區原油庫存處內陸地區,原油庫存空間可能在三星期內用盡,一旦爆滿,WTI原油期貨合約進行實物交割將更加困難。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當局對聯邦控制策略原油儲備,會將過盛原油存入儲備中持開放態度,會增加美國的原油儲備,初部預計數量約七千五百萬桶,但需要尋求國會批准,或者會直接將其儲存。

OPEC
有傳OPEC五月要再開會,商討進一步減產的可行性。

扭盡六壬

即使美國想趁油價低時收起原油作為儲備,但是否有空間才是問題所在,美國的原油庫存近期已經不斷大升,較市場預測的高。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公布,截至四月十日止當週的原油庫存連增十二個星期,按週增幅繼續意外擴至一千九百二十五萬桶,總數增至約五億桶,創出歷史新高,而增幅亦是歷來最高。

美國於於四月十日止的一個星期,已將國內原油產量減少十萬桶,至每日一千二百三十萬桶;煉油設施使用率降六點五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六十九點一,創○八年九月以來最低。

原油無人要,美國的庫存幾乎全部都爆滿,外媒報道,交易商們瘋狂拋售於四月二十一日到期的五月石油期貨合約,擔心收貨後無地方儲存,五月WTI期油價因而跌至負數。不過,解決了五月的問題,六月的期油合約又再來,交易商要在一個月之內找到地方放置六月的油,WTI六月期油價格亦要大跌,一度失守十二美元水平。交易商為了儲油,輪船、管道、煉油廠的儲油罐、港口,甚至火車車廂都在考慮之中。消息人士透露,其實自二月底開始,美國幾乎所有的陸上商業倉儲設施都已被預訂,全球最大商業油庫庫欣,存量超過七成。

除了美國頭痛,其他國家亦無所不用其極,尋找「花式」儲油法。存儲能力一向較低的俄羅斯,正研究將石油留在鐵路貨場,或將石油儲存在管道中。南美主要石油商亦正考慮用煉油廠的儲油罐,甚至是管道來儲存石油,甚至有公司提出使用聚乙烯袋來儲存瀝青和原油副產品。

全球最大的獨立石油儲存公司Royal Vopak表示,油市出現供應過剩情況,貿易商儲存原油和精煉燃料的空間幾乎用盡。其首席財務官Gerard Paulides透露,公司碼頭石油方面的可用容量幾乎已全部售罄。

油輪加租

不過,陸上原油庫存爆滿只是第一個考驗,第二波的衝擊將來自海上石油。布蘭特主要為北海原油及海上石油,之前油價大跌的跌幅都較WTI少,原因之一是海上庫存仍未去到危急的狀況。不過,市場人士指出,連海上石油的庫存都將出現「爆煲」問題,布蘭特油價亦開始急跌,為油價帶來第二波的衝擊。

布蘭特六月期油現時已跌穿二十美元的水位,分析指出,交易商將過剩來不及消化的儲油移往海上,現時海上油輪儲存量至少達到創新高的一億六千萬桶,較兩週前高出一倍以上,需要動用到六十艘超大原油運輸船(VLCC),每艘可承載二百萬桶原油。四月初時,只有二十五至四十艘VLCC被包租儲放原油,而今年二月時,被租的VLCC更不足十艘,海上儲油如此高,要回到○九年時,但當時交易商在海上儲放的原油亦只不過是一億桶。

航空業
航空交通幾乎癱瘓,原油需求因而大減。

船舶經紀商E.A. Gibson研究部門主管Richard Matthews估計,三月至少有三十一艘超級油輪被租用作儲油,租期最長達十二個月,意味短期內難再騰出新的庫存空間。由於需求急升,油輪每日租金在過去一個月急升一倍至三十五萬美元。航運專家估計,油企現租用的運油輪大部分停泊在新加坡海岸和美國墨西哥灣沿岸,未來數月後或需租用近二百艘超級運油輪,才可以解決到問題。

Clarksons Platou的數據顯示,截至上週,全球範圍的浮動存儲量已增長二千萬桶,達到一億九千六百萬桶。由於美國的《瓊斯法案》規定,在美國港口之間運輸貨物的船舶必須懸掛美國國旗並僱用美國船員,所以將石油存在海上的油輪中,美國油企需要承擔極高的成本。

與此同時,美國油企再面對更壞的消息,有二十多艘裝載四千萬桶沙特石油的油船,正駛往位於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和德克薩斯州的港口,將於五月底抵達,勢進一步拖累油價。船上的原油是在今年三月及四月裝船的,油輪抵後,要在爆滿的庫存找空間處置石油,成為不可能的任務,繼而壓低本來就已經處於低位的美國油價。

墮落天使

油價將迎來第二波的下跌,對美國油企來說將造成巨大衝擊,市場人士憂慮,美國會有上千間油企破產。頁岩油分析公司Rystad分析員Artem Abramov指出,每桶三十美元的價位已經很差,而跌至二十甚至十美元,就成為一場惡夢,因為不少石油公司在生意最好的時期借下巨額債務,相信不少無法渡過今次的難關。Rystad預測,若國際油價維持在每桶二十美元左右的水平,明年底前會有五百三十三間美國石油探勘和生產公司將破產;若油價跌到十美元,將會有一千一百間油企破產。

美國的Whiting石油公司已在本月申請破產保護令,成為第一塊倒下的骨牌。美國油企工人的就業就成為另一個難題,研究諮詢公司BW Research Partnership指出,美國三月的鑽井和精煉工作職位減少五萬一千個,而鑽探設備製造和運輸等輔助相關的失業人數增加一萬五千人。該公司副總裁Philip Jordan表示,現時只是開始,料首季石油和天然氣工作可能會減少多達三成。低油價亦同時引發新能源行業的裁員潮,BW Research的報告顯示,包括太陽能電池板安裝工和電動汽車製造商在內的清潔能源工人,上個月損失十萬多個工作機會,與能源相關的工作總體上個月減少三十萬個。

油企出事,對美國政府將是繼新冠肺炎後另一個重擊。美國政府為了救經濟,自三月初開始不停出招,兩次緊急減息,無限QE。聯儲局本月更宣布,將會買入於三月二十二日前仍是「BBB-/Baa3」級別,但及後被降低評級至「BB-/Ba3」的非投資級別債券,即是垃圾債券。另外,亦會買入追蹤垃圾債的ETF。聯儲局此舉被視為針對受疫情影響的「墮落天使」(Fallen Angel),提供信貸流動性。根據CreditSights研究公司的數據,僅在三月份,就有超過九百二十億美元的債券從投資級別降級為垃圾級別。

中國正趁油價低殘增加儲備,有望大降中期的生產成本。

連鎖反應

今年以來,標普已多次下調大型油企評級,包括雪佛龍、埃克森美孚在內的十間美國大能源公司。標普指,油企評級前景繼續下調的負面壓力仍然存在,原油價格仍然是主要的風險因素,北美地區非投資評級的油企超過一百間,其中一半評級在BB-以下,違約風險比較高。標普的數據顯示,今年已有六間家石油和天然氣集團違約。美國政府在最壞的情況下,選擇透過買債救當地企業,油企的降級風險最高,一旦油企出現大規模違約,美國政府將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美國的救市行動陰霾密布,新墨西哥州Thornburg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投資組合經理Christian Hoffmann表示,投資者對高槓桿的能源公司仍然「非常悲觀」。能源企業仍然處於今年企業違約的前端,業內人士預計未來幾個月石油行業將進行多次重組。

金融博客ZeroHedge評論指,雖然倒下的「天使公司」可能是安全的,但沒有甚麼能阻止評級機構將BB評級進一步下調至B、CCC或更低,昔日的「墮落天使」可能會宣布破產,甚至連聯儲局都沒有足夠的勇氣要求財政部批准其購買破產資產,並假裝相關資產仍然很值錢。

起動成本

油企出事將牽動美國政府的財政問題,美國可以透過再「印銀紙」去解決問題,但就只會令自己踩得愈來愈泥足深陷。油價低殘加上美國積弱,中國有望在此時上位,改寫世界經濟秩序。分析員指出,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油價低對其有利。富瑞指出,中國可在今次的油價大跌期間,成為最大贏家,內地GDP中的石油入口成本,每減低百分之零點五,內地的GDP產出將提高百分之零點二五。

雖然疫情令中國的生產出現過停頓,但原油進口未有減少,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三月份原油進口量為四千一百一十萬噸,較去年三月的三千九百三十四萬噸高。分析認為,內地今年首季,每日增加逾一百萬桶的原油儲備,在油價低企下,內地的化工業、航空業及油輪業有望受益,亦有助降低疫情過後,全國復工復市的起動成本。

外傳報道,在油價大跌後,中國趁機掃貨作為緊急儲備計畫。消息人士稱,中國政府已同意加快增加國家戰略石油儲備的工作,並要求相關部門儘快採取行動,以及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來鎖定較低的價格。除了國有儲備,北京也可能利用商業空間來增加儲備,並鼓勵企業增加自身商業儲備。初始目標是今年盡快達到九十日淨進口量的國家石油儲備,之後繼續增加國家和商業儲備規模,在未來達到一百日,甚至一百八十日的規模。

消息人士又稱,相關部門亦將盡快推出國家戰略石油儲備基地第四期的建設,增加儲備空間,並通過基礎設施建設提振經濟增長。

諮詢機構SIA Energy和Wood Mackenzie之前估計,中國今年可能增加八千萬至一億桶原油儲備,估計截至三月底,中國合計擁有戰略和商業庫存約九億九千六百萬桶。中國將能儲備大量廉價石油,在今次油價大跌的浪潮中成為大贏家。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