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創業家專訪】陳君洋|改變世界 由教育開始.The change maker in education


年近30的陳君洋(Arnold),頭上的光環已是一大堆。 2006年十優狀元、高盛iBanker、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再挾著2019年度十大傑青身份,基本上要在任何行業發展亦會暢通無阻。然而自2015年創立非牟利組織「良師香港」(Teach for Hong Kong)開始,便一頭栽進教育事業中。為對抗教育制度的不公平性,「良師香港」招募大學畢業生往基層學校任教一年,藉此培育未來社會領袖,待完成一年合作後,仍持續在各自的工作範疇內為基層學生爭取權益。 「我希望可以培育他們成為社會未來領袖,長遠地為香港教育帶來制度性的改變。」他說道。
Text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參與「良師香港」的老師,將會以一年時間在基層學校任教,希望擴闊基層學生的世界觀之餘,自己亦因此而改變對教育的想法。

C:Capital CEO
A: 陳君洋(Arnold Chan,「良師香港」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十優狀元
C:在談及「良師香港」前,可先談談當年考獲十優的情況嗎?在一般人認知中,「十優狀元」都是天之驕子,有如平地一聲雷,一日間成為媒體、全港市民的焦點,當時有否感到很大壓力?
A:壓力呀,其實不算很大,因為我那年比較特別,總共有25個十優狀元,是歷來最多的一年,亦因為人數多,反而少了壓力。

C:在大學選科上,當今很多學界尖子,一般都會選讀醫科、法律系這些專科,而你便選了中大的「神科」環球商業課程,亦算是一時之選。
A:作為香港學生,往往會很強烈地感受到,社會上總是有個既定框架,要你跟著去做,如成績好,就一定選讀某些前途無可限量的科目,如律師、醫生,而這些想法,一直影響著身邊的朋輩、學校老師及家人。我家中相對比較自由,我亦愛商科,中學時參加學生會,喜歡組織活動,又常做義工,如去醫院做探訪。但我沒有選讀醫科,一來我怕血,二來我認為做醫生是要充滿熱情去幫人的,而當我做過醫院的義工後,就發覺自己不適合做醫生。其實我亦沒有甚麼明確目標,就用排除法,最後剩下商科,我希望未來可以管理一間公司,於是就很自然地報讀商科。

C:現在中學生都懂得甚麼是「生涯規劃」,你那時似乎未有這個概念。
A:對呀,做生涯規劃是很重要的,當你16、17歲時,對人生方向、未來職業未有太多的了解時,實在很難去選科的。當時我對未來人生、事業的了解,只是來自電視劇,因此沒有太多概念,在如此情況下,便只能跟著社會主流的想法去做。後來我到高盛工作時,發覺身邊的同事都是畢業於不同的科目,有歷史的、考古的,亦有哲學系的,於是我開始反思,大學是否只是個職業培訓所呢?他們眼中的大學生涯,是在追求知識同時,亦尋找自我,但香港學生又怎樣想呢?

從高盛到哈佛
C:你的大學生活,一定很豐富,我便一跳,跳去畢業後加入高盛的經歷。其實讀得「神科」,加入投行,賺百萬年薪,亦是很正常的事,然而這高盛的三年,對你往後事業發展或人生帶來甚麼影響?
A:加入後不久,我便嘗到了極大的挫敗感,因為我很快就發覺,個個同事都比我「叻」。他們很多都是外國回來的,英文好、presentation技巧又好,而且轉數快、聰目,就算講普通話,都比我優勝,因此我有很大的挫敗感,當時上司更說我的英文很差。原來從香港教育制度出來的人,在競爭力方面是很不夠的。而在一個洋化的工作環境中,大家都會很熱烈地討論問題,大膽地向老闆作建議,人人都很主動,而我由於性格內向,便缺乏了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技巧。當時我從事銷售部門,經常要接觸很多機構投資者,遊說他們將資金轉移到高盛,因此我在初期做得很辛苦,試過有次參加會議,去到現場後完全沒有人理會我,我惟有匿在廁所,直至活動完結才夠膽出來。

C:但故事的發展是,你沒有為此而放棄,並努力地改善自己的缺點,一直做了三年才離開,然後往美國哈佛大學繼續進修。
A:在高盛的三年,我真的很感恩。有些人的心目中,以為投行的人都是為了賺錢,然而我的看法是,其實是大家對工作的要求都很高,亦因為如此,令我對工作亦有很高的要求,並逐漸懂得如何與人相處,以及將自己的想法傳達給別人。高盛三年,我成長了很多,亦做得很開心,今日身邊的好朋友,很多都是高盛時期的舊同事來的。由於我一直都有往外國升學的打算,在高盛三年後,我認為亦是適當時候離開,踏上新的人生階段。

參與計劃的老師將接受一連串的培訓課程。

改變香港未來的教育發展
C:人生的歷程真的很難說,既然入得哈佛商學院,一出來自然會當上某某企業的高管,想不到你卻在期間回港創立「良師香港」,由金融界尖子化身NGO創辦人,確是令人意想不到。
A:我亦從未想過會做NGO的。很多人以為哈佛商學院是教人如何賺錢,不是的,其實它最出名的地方,是培育能為世界帶來改變的領袖。在學期間,我參與了很多Soul Searching課程,從中明白到,原來我最喜歡的,是教育。我於是想起,在11、12歲時,曾做義工,到板間房探訪基層家庭,並看見小孩子坐在床上做功課,當時便發現到,原來他們和自己的學習環境之間是相差很大的。從中我反思到,其實我能夠擁有令人羨慕的學習機會,並不是因為我比別人特別優秀,而只是因為我幸運,一來是家庭背景,二來是我能夠符合香港考試制度的評分準則,若果我亦一樣生於基層環境,相信未必能夠得到現在所擁有的機會。後來在高盛時期,我亦有跟同事去幫基層學生補習,並一同接受訓練。在哈佛就讀時的一個暑假,我曾參與「美麗中國」計劃(Teach For China),而「美麗中國」其實是沿用「Tech for America」的經營模式,於是便想到將之帶來香港,於2015年創立「良師香港」。

C:「良師香港」有何特色?
A:計劃的目的,是招募大學畢業生用一年時間到基層學校全職擔任項目教師,並期望參與的大學生能從中得到啟發,就算不選擇以教師為職業,亦可以在社會其他崗位上以教育為念,發揮影響力。計劃由2015年開展,今年踏入第5年,過去4年有72位老師參與,今年有36人,加起來已有百多名老師參與計劃,現時有17間學校與我們合作。我們會為他們提供培訓,而我們的招聘準則,重點不在於他們的教學水平,反而是參與老師的本身俱有的不同視野,亦因為這些與別不同的視野,才可以為那些基層學生帶來改變。除常規課堂教學外,這些老師也要兼顧課外活動和生涯規劃,帶領學生探索書本以外的世界。

我只是一隻吉祥物
C:香港的社企向來難以營運,營運成本高,又要經常籌募資金,然而香港社企發展亦太過百花齊放,間間都要資金,變相競爭大。你如何去管理及營運「良師香港」?
A:我認為,要令「良師香港」營運得暢順,一定要靠團隊。我們的團隊骨幹成員,都是年青人來的,平均年齡是24歲左右,就算COO亦只有27歲。這其實亦跟「良師香港」的理念有關,因為我們是在培育未來領袖,期望他們在未來能改變社會上的教育發展,因此這些領袖,一定要是年青人來的。另一方面,年青人做事有時可能會欠缺周詳,會有落差,如你會看到,我們的辦公室不像很多大公司般整齊,看來很亂,然而他們做事卻充滿了熱情,是每每很有心、搏命地去做,不會因為到放工時間,便趕收工,只會一直埋頭工作。大家都很相信年青人,因此「良師香港」這個江山,是整個團隊,大家一同打下來的。

C:其實你有點像「精神領袖」,現在又多了「傑青」這個光環,對你往後的工作是否更有幫助?
A:能得到這個榮耀,我是很感恩的。事實上,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創辦人或行政總裁,反而更像一隻吉祥物。而我頭上的光環,包括傑青的身份,便有助我去為「良師香港」爭取更多社會上的資源,藉此令更多人認識「良知香港」。一間社企運作久了,就難免會離開初心,我希望在團隊的努力下,永遠不會離地。

在2019年十大傑青頒獎禮現場與團隊合照。
在2019年十大傑青頒獎禮現場與團隊合照。

陳君洋(Arnold)出身中產家庭,中學就讀喇沙,2006年成為會考十優狀元,並升讀香港中文大學著名的環球商業課程。畢業後加入投資銀行高盛,工作三年後赴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其間於2015年以「Teach for America」的模式回港創立「良師香港」,成為「良師香港」創辦人及行政總裁。「良師香港」創立5年,已有100多位老師參與計劃。去年獲選為十大傑青。

Arnold獲「十大傑青」獎項後在台上致辭。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