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著名品牌】尚芳保健 | 張綺媚「增口罩生產線 重拾香港製造」


全球多地出現疫情,新冠肺炎繼續肆虐本港之際,港人每天想著如何瘋搶口罩。有港商不忍見長者要四出「撲罩」,決定在「疫市」重新啟動塵封逾6年、險變廢鐵的口罩生產機,並克服機器維修與配件等技術問題,生產香港製造的口罩,實行與港人同心抗疫。負責重啟口罩廠運作的幕後功臣,尚芳保健董事張綺媚(Emily)坦言,希望港人在這段疫境時刻,發揮自強不息及自救精神,希望在明天。
Text / Henry Lau Photo / 張展銳、鄺銘漢

踏入今年3月下旬,本港疫情踏入了第二波階段爆發,特區政府相繼公布更嚴緊的抗疫措施,如實施減少人流聚集、關閉文康娛樂設施限制食肆人數等;在個人抗疫衛生層面,上月起陸續有機構或民間團體宣布本地自行生產口罩,儘管口罩供應稍有紓緩,但價格仍高企。尚芳保健是本地口罩生產供應商之一。尚芳原為本港玩具製造商全利集團旗下子公司,是集團二代成員Emily,在2013年創建的中藥保健品牌,為集團業務多元化策略之一。「當年眼見2003年沙士肆虐,港人重視健康,對相關產品需求巨大,故與本地大學合作研發空氣殺菌液,殺菌草本配方,以丁香油、荊芥油、連翹油、去離子水和食品級乙醇製成草本精華,並在口罩、納米空氣殺菌機、空氣殺菌噴霧加入配方殺菌。」其後她在本港設一條全自動生產線,生產兼出售具草本精華的抗菌口罩,主打香港研發和香港專利。「尚芳生產口罩較著重質素,只屬小批量生產……其中的草本抗菌口罩,需要加入中藥後再以錫紙袋包裝,避免藥效揮發,單計每個錫紙袋的成本索價0.5元,成本較高。早前內地買一個都只是數毫子,香港製造一隻等於內地買兩隻。」惟當時本地製口罩需求低、產量少、生產成本高昂,無奈地放棄港產模式,直接在內地購入口罩再作加工。

張綺媚info
「全利集團執行董事
尚芳保健董事」
「香港工業總會創意及創新工業協會主席
香港玩具廠商會常務副主席」
「2013年香港青年工業家獎得主」

Emily坦言,在今年2月歐洲公幹回來後,眼見疫情蔓延至全球,口罩供應緊拙,令她萌起重啟本地生產線的念頭。「返港後看到好多長者辛苦走去撲口罩,我個內心好不舒服,當時工業界正研究能否在本港自行製造口罩,作為工業界一分子,我當然即刻舉手支持,而我有機器,又有地方。」結果她找回放在公司多年的口罩機,由機器維修到找尋口罩原料,幸得生產力局和多位義務工程師協助維修,機器終於得以重開。

製作一個外科口罩,除了底層和面層需用到不織布,當中以中層原材料熔噴布最為缺乏,基於疫情嚴重,各生產商都在全球搜購製造口罩原料,Emily又要面對另一個難題,是優質中層原料價高難求。「原本正常2萬蚊一噸,隔一個星期10萬元,再隔一星期20萬元,今日已經超過30萬元。」她曾找過不少外國供應商供貨,大多無功而還,「在市場上要找口罩生產機不太難,難在是要找到中層材料熔噴布,熔噴布每一日生產量好少,只有數百公斤,結果在商界友好協助下,才確保了原材料供應穩定。」

母公司全利集團核心業務為OEM玩具生產,但Emily開發《明明小巴》(Ming the Minibus)自家品牌。
母公司全利集團核心業務為OEM玩具生產,但Emily開發《明明小巴》(Ming the Minibus)自家品牌。

專利配方 增第二生產線
香港在疫情前,藥房出售的口罩,平均每個都是1元左右,至於尚芳保健推出的草本抗菌口罩,售價約為每個售4元,以往最多只是月賣1,000多盒,以每盒24個計算,數量不過3萬個。隨著生產線按市場需求相應增產,公司計劃增產至日產7至10萬個。Emily強調,成品已通過香港標準及檢定中心(STC)測試,過濾效能達BFE99及PFE97以上,即ASTM等級1水平。

至於近月多了不少標榜本地生產的口罩商進入市場,Emily坦言不擔心有競爭,因為尚芳賣的產品具獨特性,不只是一個普通的外科口罩,「其實香港可以有工業,不論是那一種工業,最重要是具高增值成分:我們的產品製造不只一個普通口罩,而是具功能性,加上了專利的草本精華抗菌口罩,可在空氣間殺菌,有助舒緩鼻敏感和初起感冒。」

她強調,賺錢與否對她而言並不重要。「如果計成本,我真是冇得做;但計『有』同『冇』就好大分別,希望口罩做得一個得一個。」上月底,她已成功申請政府資助200萬元,擴建多一條全自動生產線,預計該生產線由5月5日起,每月平均向政府供應80萬個口罩,亦供應予本地市場。

這次疫症市民一罩難求,多了港人關注香港製造的口罩產品。她坦言,疫情總有一天會過去的,她希望港人經歷今次疫情後,習慣儲備口罩,以備不時之需。至於未來大計,Emily並打算把香港口罩外銷全球,「過程雖然遇到好多難題,但堅持落去,可以幫到市民就一定值得的。」

Emily現時仍有經營Play house室內兒童遊樂場,也因疫情關係,營運亦受到影響。
Emily現時仍有經營Play house室內兒童遊樂場,也因疫情關係,營運亦受到影響。

廠二代 助家業升級轉型
Emily是正宗本地「廠二代」。父親是玩具業的老行尊、全利集團創辦人張光銘。集團核心業務為玩具OEM生產。眼見父親白手興家打造基業,希望能把家業好好傳承下來。身為長女的Emily坦言,自己在父親「耳濡目染」下,小學時已經開始在工廠幫手,從事文書的工作,在澳洲中學修讀會計時,也要越洋協助父親處理賬目,進行文書翻譯、中文打字等行政工作。自外國大學畢業後,便順理成章地回到公司幫手。回到家族企業後積極推動集團轉型升級外,也把業務伸延多元化,建立尚芳保健和《明明小巴》(Ming the Minibus)動漫娛樂教育等。

另一方面,在10年前,Emily曾進軍零售及服務業務,開設了多家零售店舖,包括Bon Bear Creation Palace及Bonbonniere,分別售賣玩具、兒童用品與童裝等,惜因營運成本持續上漲而先後結束實體店業務,只餘下室內兒童遊樂場PlayHouse業務,隨著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今年決定重啟及加強尚芳保健口罩業務,與全民共同抗疫。


玩具業創新應對貿易戰
Emily除了主力父親公司的口罩業務外,她去年剛卸任香港玩具協會主席,今年隨即走馬上任香港玩具廠商會常務副主席,繼續推動香港玩具業的可持續發展。她指出,玩具業是勞工密集的行業,面對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下,隨著內地勞工成本不斷上升及人手短缺,加上世界各國收緊玩具產品安全條例,及來自內地廠商競爭,令從事OEM業務的港商經營備受考驗,故此港商必須要轉型升級,以創新思維打破目前環境的困局,如朝向3D打印、半自動化生產等方向發展;只待疫情有所紓緩,未來將透過商會舉辦不同活動,包括工作坊、考察團、展覽會等平台,鼓勵和協助業界開拓內銷及其他新興市場。她說,中國玩具市場將受惠「二孩政策」發展迅速,0至3歲幼童人口多達4,000萬,料是業界未來數年重點開拓市場。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