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疫市大行動:東京奧運延期 各大品牌受累


東京奧運會終於宣告要延至明年舉辦。

在全球各地為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採取封鎖隔離措施,以及各項體育賽事和公眾活動先後延期或取消的背景下,2020年東京奧運會終於宣告要延至明年舉辦。無可避免的是主辦方將要承受世界最大體育盛事延期舉辦所帶來的經濟損失,將令將給贊助商、旅遊業、城市規畫、東京奧運會歷史遺產以及日本本土企業帶來巨大的影響。雖然中國贊助商在日本東京的投入並不大,只有阿里巴巴(09988)與可口可樂、三星、萬事達卡等一起,是國際奧會的14個全球合作夥伴之一,但國家體育總局下屬各個協會運動隊卻有一定程度受累。

日本東京都和東京奧組委此前公布的東京奧運及殘奧會的預算為一點三五萬億日圓(約一百二十億美元),但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東京方面的審計人員核算出日本已經為原定於今夏舉辦的奧運會支出了超出預算一倍的費用,達到二百五十億美元。

摩根大通估計,無法在今年舉辦奧運會,將令日本的年化經濟增長減少百分之零點八。雖然奧運相關的大部分場館和基礎設施在今年已經完成,但是延期不僅意味著屆時某些場館不一定可用,也令建築和房地產業的計畫被打亂。很多比賽場館和設施原計畫要在奧運會結束之後改為其他場館或者公寓,其中一些企業也已經提前售賣了期房。

組委會向比賽場館設施支付的租借費約為五百三十億日圓(約四點七億美元)。為東京奧組委工作的員工目前已經達到三千五百人,他們的人工費在延期一年的情況下也將增加。東京奧組委將不得不為重新安排這些事務而追加高達數千億日圓的費用。

大部分品牌均受累 

阿里巴巴和國際奧會在二○一七年簽訂的這一合同,長達十二年,一直到二○二八年奧運會結束,價值八億美元。所以東京奧運會的延期對於阿里巴巴來說,損失的,也許只是在東京事先打好的前站租金和一些宣傳物料。

中國的運動隊比賽裝備,一般都是四年一簽的。每次奧運會結束後,都會對新週期內運動隊的成績進行一番評估,隨後進行招標。大多數的運動隊比賽裝備簽約都是到今年十一月或十二月結束。如果延期的話,幾乎所有的裝備品牌都要和運動隊重新簽贊助協議。

除了極少數的運動員外,大部分的運動員合約都是到今年十月,所以延期幾乎對於所有的品牌都有影響。本來在東京週期,中國有望獲得的奧運金牌的項目中佔有很大的分額,但是比賽延期的情況下,勢必會出現一些變動。

原本為了這次奧運會的行銷,一些品牌專門針對奧運會設計了新的比賽服和裝備等。並準備好宣傳策略,比賽一延期,這些原本專門為七月開幕的奧運會所做的準備和宣傳預案都成了白紙。

雖然奧運相關的大部分場館和基礎設施在今年已經完成,但是延期不僅意味著屆時某些場館不一定可用,也令建築和房地產業的計畫被打亂。

一些體育行銷公關公司因搶心東京的租金昂貴,去年就在當地租下了住宿和工作間。有些更早預交了兩年租金,沒想到比賽會延期。參加奧運會的中國國家隊品牌贊助商中,有百分之八十的合同都是在今年到期的,因此如果延期的話,中外品牌都必須要額外增加預算。

娛樂活動亦受影響

體育即政治,電影即意識形態,他們都和經濟文化緊密掛鉤,同時他們之間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特別是和中國一衣帶水,關係逐步恢復的日本,奧運會的延期毫無疑問會給中國也帶來各方面的影響。

如果單單從奧運會對於內地電影的影響來看,市場高速增長後也只有二○一六年的裏約奧運會算可以參考和對比的有效年份,畢竟二○○八北京和二○一二年的倫敦內地電影市場仍處在爬坡期。

雖然從目前來看,尚不得知日韓和其他國家這兩年到底製作了多少部奧運題材影片,但這些影片都會因奧運延期而無法在國內上映,日本影片也會因為奧運延期而進入內地有一些影響。

中國的文旅體娛消費也是分層次的,有高中低端的區別,因疫情和奧運會延期的影響勢必會對一部分高端人士這方面的消費有影響,他們會出現降級消費的情況,但對於大部分群眾而言,則要面臨以往一些文旅體娛的消費被搶佔,因此對於更多的人而言,尋找等值替代品便會是很自然的消費過渡。

損失大量遊客

日本原本計畫接受四千萬人的外國遊客,中國也曾做過最保守的預測,那就是四千萬外國遊客到日本後,至少會有十分之一,即四百萬外國遊客順道到中國旅遊。如果這四千萬外國遊客無法如期到日本,那麼,中國所期望的四百萬外國遊客也就會大打折扣。

今年夏季奧運會和二○二二年冬季奧運會本來是相差兩年,在前期宣傳上進水不犯河水,但東京奧運會收到疫情影響,無奈延期至明年,而明又是北京冬奧運會的前期宣傳期。如果東京奧運會延期至明年的同一時間,也就是明年七月二十四日至八月九日,那麼距離北京冬奧會的舉辦時間僅相差一百八十天,在此期間,夏冬兩奧不得不搶佔市場,爭取曝光時間。如果東京奧運會是在明年八月份結束的話,緊接一百八十天後就要馬上舉辦北京冬奧會,兩場大型綜合賽事幾乎是相近上線,對觀眾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壓力。

全球體壇賽事,本來有十分科學系統的時間排期。雙數年舉辦奧運會和世界盃,單數年舉辦世錦賽和各種達標賽。如今,疫情已讓近幾年國際體壇賽事時間表一片混沌,奧運會的延期,意味著將在奧運之後進行的比賽將全部延期。

最受影響的莫過於中國世俱杯。在去年金秋,國際足聯主席因凡蒂諾在上海宣佈,全新改制的二○二一年世界俱樂部杯賽將在中國舉行,可謂是佔據「C位」。如今,也肯定會因為東京奧運會、歐錦賽的變化而推遲。

阿里巴巴與可口可樂、三星、萬事達卡等一起,是國際奧會的14個全球合作夥伴之一。

還有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和二○二二年的杭州亞運會。目前,組委會還沒有宣布是否延期,但為了運動員更好但備戰奧運和冬奧,相信等到延期官宣只是時間問題。

維護贊助商權益難度高

被新冠疫情中斷的奧運會對已經處於經濟衰退邊緣的日本來說,可謂雪上加霜。日本方面為奧運會已耗資逾一百二十億美元,依靠奧運經濟的各行各業都可能空歡喜一場。很多日本經濟學家估算,整體經濟損失將達到三萬億日圓。

從豐田汽車、普利司通這樣的國際奧會全球頂級合作夥伴,到酒店、食品、民宿經營者等中小企業,都在密切關注局勢進展。對於為奧運會投資的上市公司來說,財務負擔將會非常沉重;對於為奧運打造生產鏈的日本中小企業來說,他們的產品可能滯銷;而對於為奧運提升容量的酒店和民宿經營者來說,他們的生意則可能會被疫情和推遲奧運會而拖垮。

SMBC日興證券公司首席經濟師牧野潤一分析稱,如果新冠病毒傳播持續至七月,日本GDP將減少七點八萬億日元。因奧運會無法如期舉行而損失六千七百億日圓,此外還包括訪日遊客長期減少和國內消費下滑等,上市企業淨利潤最多將減少百分之二十四點四。

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首席經濟師永濱利廣估算稱,來自國內外遊客的奧運特需會消失,日本今年GDP將損失一點七萬億日圓,包括輻射效果在內則損失三點二萬億日圓。如果明年以後舉辦,經濟效果將會順延,但經濟活動若無法正常化,效果將縮小。

日本電通公司原專務董事、東京奧組委理事高橋治之曾表示,兩年後舉辦是最容易協調的方案。然而,與延期至二○二一年一樣,這個方案也有不少難度,因為二○二二年有足球世界盃與北京冬季奧會。不僅如此,延期到二○二二年還會影響二○二四年巴黎奧運會資金籌集,如何維護贊助商權益也會引起爭論,巴黎方面可能會強烈反對,認為擠兌奧運資源。

得益於中國國內的疫情迅速得到控制並持續向好,北京境內冬奧會工程復工率已達到百分之一百。國家速滑館、國家游泳中心、國家體育館、冬奧會主新聞中心和國際廣播中心(國家會議中心二期)、北京冬奧村人才公租房等北京賽區項目均在有序進行。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