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迎戰16度:富豪潮興捐錢救氣候


富豪的排放量普遍高於一般人,因此美國社會不少人都要求開徵富人稅,讓富 人負上社會責任。

研究指出,在地球最富有的百分之十的人口,由於外遊頻繁,一般碳排放量遠比一般人高。而富豪擁有的大型企業,對環境的影響力亦相當深遠。因此,近年不少人都認為,富豪需為氣候變化負上更大責任 。在輿論壓力加上氣候大趨勢,全球富豪興起捐身家救氣候的熱潮,如比爾蓋茲成立十 億美元能源資金,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豪擲一百億美元創立「貝索斯地球基金」支援科學家、社運人士、非政府組織以抗衡氣候危機。財富效應加上有錢人強勁的人脈,這股富豪救地球效應不容忽視。

亞馬遜創辦人兼全球首富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早前宣布豪擲一百億美元創立「貝索斯地球基金」,支援科學家、社運人士、非政府組織,以應對嚴峻的氣候挑戰。

亞馬遜公司發言人證實,該基金的資金來自貝佐斯的個人資產。外界估計捐出金額約佔其 一千三百億美元身家的百分之七點七,但即使馬上捐出該一百億美元,他仍將是全球首富。

貝佐斯於Instagram上寫道:「我們可以拯救地球,這種拯救需要大中小企業、國家政府、全球組織和個人採取的集體行動。我承諾捐出一百億美元成立基金,開啟拯救地球的行動,今年夏天開始發放資助。地球是我們的共同家園,我們要共同保護。」

富豪爭相捐款

近年來,抵制氣候變化已成為億萬富翁們的熱議話題,愈來愈多富豪為此投入大量資金。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早在一六年,率先連同各商政界領袖如馬雲、沙特王子阿拉維.本.塔拉爾(Alwaleed bin Talal)等,成立了一筆十億美元的「突破能源資金」,用以投資不會或可降低排放溫室氣體、具備突破現有科學極限的能力的新創。

至於前紐約市市長米高.彭博(Michael Bloomberg)亦於去年中宣布捐出五億美元延續「超越碳」(Beyond Carbon)計畫,讓美國遠離碳能源,致力發展「 百分之百的潔淨能源經濟」,並且發起活動反對美國興建新的天然氣發電廠,以對抗氣候變遷。最終目標是三○年前關閉全美近二百五十座燃煤電廠,並且杜絕建造新電廠。據知「超越煤」計畫早於一一年開始進行,在不斷努力下,迄今已關閉了全美二百八十九座燃煤電廠。

傑夫.貝佐斯捐錢救氣候,卻被評為購買贖罪券。

另外,投資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臉書(Facebook)共同創辦人休斯(Chris Hughes)、美國娛樂業鉅子和路.迪士尼(Walt Disney)的後代,和凱悅酒店(Hyatt Hotel)集團的擁有人等,一共十一個家族的十八名人士更於去年六月聯署,呼籲美國政府增設財富稅,以協助應付氣候和自由等危機。

亞馬遜受指責

富豪熱心於氣候問題,除了出於自發性,部分亦是源於公眾壓力。原因是不少富豪擁有的公司經營模式及其本身的生活方式都對環境有莫大影響。

以傑夫.貝佐斯創辦的大型網店亞馬遜為例,一直以來都非甚麼環保先鋒,管理層過去更不斷跟公司內之「亞馬遜員工爭取氣候正義」組織週旋。該組織曾經推動股東訂立一套全面的氣候政策,又召集八千名員工聯署,要求貝佐斯取消跟石油公司之合約及停止捐助否認氣候危機的政客,卻遭到拒絕。

直至一九年逾千名員工響應瑞典氣候少女通貝里號召罷工,貝佐斯方承諾於三○年前全面採用再生能源,並於四○年前達至零碳排放。然而其後卻爆出一名員工因為接受傳媒訪問時稱公司應在應對氣候議題上更積極,遭資方威脅辭退,事件引起各界狠批。

此外,貝佐斯在二千年創辦的藍色起源(Blue Origin)計畫,以提高太空旅行的安全性並降低其成本為目標,亦被轟碳排放量高。故近期的捐款,被外界評為貝佐斯所買的「贖罪券」。

利用富豪效應

另一方面,研究發現愈有錢的人,能源足跡就越大。根據利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的研究發現,被研究的八十六個國家中,收入最高的百分之十的人士,所消耗的能源比收入最低的百分之十人士,高出二十倍左右。這主要是富裕家庭一般有更多閒錢去度假,故飛行的排放和汽車燃料的碳排等亦更多。

報告更指,如果社會不通過收取頻繁飛行稅,促進公共交通和限制私人車輛使用,或加快電動汽車技術,隨全球的收入和財富不斷增加,大家在運輸中的化石燃料消耗將會激增。至五○年,全球在運輸中的能量消耗可增加百分之三十一。

比爾.蓋茨一六年成立了一筆十億美元的「突破能源資金」。

波茲坦氣候影響研究所(The Potsdam Institute for Climate Impact Research)亦曾估計,典型的兩人「超級富豪」家庭(淨資產超過一百萬美元,不包括房屋資產值),一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約為一百二十九噸,是全球平均水平的十倍以上。因此富豪的確更有責任去解決氣候危機。除了直接捐款,分析認為富豪亦應改善自己的生活方式、投資選擇、以及人民網絡,發揮財富效應來改善地球。

首先在生活方面,富豪應把太陽能電池板放在房屋的屋頂上,並轉用電動汽車,同時減少飛行,亦應從當地農民購買更多的氣候友好型產品,以強大的購買能力為具可持續性的商品創造市場。

投資方面,亦應傾向綠色投資。樂施會(Oxfam)曾估計,在《福布斯》(Forbes)排行榜上,對化石燃料行業有商業興趣的億萬富翁數量一度從一○年的五十四名增加到一五年的八十八名,其財富規模也在不斷擴大。

為了阻止情況發展,荷里活演員里奧納度.迪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的環境基金會便推出簽署承諾書行動,推動富豪和大眾承諾不投資於這些化石燃料資產,至今已有一千一百個組織及近六千人通過線上運動DivestInvest,承諾撤出化石燃料的投資,資產總額達八萬八千億美元。

富人的另一大資本是影響力,故不少分析呼籲他們資助傾向綠色政策的政黨和競選活動,利用其政治力量來推動氣候政策的積極變化。

例如彭博在紐約市長任內引進具有先導意味的氣候政策,包括倡議減少碳排放方案,並推動地標建築的節能減碳。羅格斯大學環境科學教授艾倫.羅伯克(Alan Robock)指出,改變領導者比改變普通人更重要。

不過這種方式亦有其風險,「氣候工作基金會」董事 Larry Kramer以上一屆美國總統選舉為例,當時大家都用大量資金去贊助傾向支持綠色政策的希拉里.克林頓參選,最終卻由特朗普上台。結果用作解決氣候問題的資金付諸流水,可見過度依賴政策制定的氣候慈善運動路徑,不可避免要面臨政治局勢的不確定,以及政治人物的來來去去。故富豪支持環保項目時宜循多渠道滲透不同的層面,以達到最高的效用。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