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迎戰16度:氣候變化釀蝗災 全球糧食藏危機


今次沙漠蝗蟲之災始源於一九年六月,首先在東非大範圍出現。

非洲自去年不斷承受著極端氣候災害,有關氣候助長了沙漠蝗蟲肆虐,為東非帶來七十年來最嚴重蝗災。沙漠蝗災更從非洲一直蔓延至印度、伊朗和巴基斯坦,並威脅中國等地。

由於蝗蟲食量驚人,現時蝗蟲的數量足以每天吃掉三萬五千人的糧食,故已嚴重影響災區糧食,若蟲患無法有效控制,預計在今年六月將進一步擴散,嚴重威脅到全球糧食安全。

今次沙漠蝗蟲之災,始源於一九年六月,首先在東非大範圍出現。在埃塞俄比亞,蝗蟲群已抵達豐饒的東非大裂谷(Rift Valley)地區農地,亦在肯亞、索馬利亞等國的牧地肆虐。蝗蟲群每天可移動多達 一百五十公里,而每平方公里涵蓋約四千萬到八千萬隻。

為應付蟲災,該區域最富裕的肯亞已在一週半內,用盡該國除蟲劑,許多農民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家農產遭到吞噬。其他非洲國家情況更為不妙,如烏干達要出動到軍方人力抗蟲;在索馬利亞,由於殺蟲劑缺乏,部分軍方人員甚至用防空彈藥射向漫天蟲群; 在埃塞俄比亞,政府經費只夠租用四架飛機進行空中灑藥,然而該國農業部作物保護主管薩拉多(Zebdewos Salato)表示,若要控制蝗害,至少需要八架飛機投入。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表示,東非控制蝗害的經費至少要一億三千八百萬美元,但目前僅籌募得約 五千二百萬美元。

亞洲亦已出現明顯的擴散跡象,如印度和巴基斯坦部分地區災情嚴重,讓一直互相敵視、關係緊張的兩國也就災情展開了五次對話。印度空軍在西部拉賈斯坦邦測試最新無人機對抗蝗禍,然而三架無人機全被蝗蟲「擊落」,巴基斯坦更已經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當地不少農民都拿著桿及大鐵盆,走來走去揮著桿及敲打鐵盆想驅趕蝗蟲。如果兩國無法控制情況,蟲群或將穿過尼泊爾和緬甸,由西藏南部與雲南西部入侵中國。

中國方面為確保境外沙漠蝗蟲不遷入造成危害,於雲南、西藏、新疆三個邊境地帶布設至少二十九個監測點。每個站點安排專人觀測沙漠蝗遷入情況,一旦發現蝗情,便會第一時間報告。

東非蝗災肆虐,當地政府加緊滅蟲工作。

蝗蟲的生命週期雖然只有三個月,但其難以對付之處,在於繁殖力強大。FAO表示,蝗蟲每繁殖一代,數量就會增加 二十倍。蝗蟲成軍後可以遮雲蔽日,連飛機碰上都要躲避。

氣候變化成元兇

分析指出,今次的蟲禍 ,全球氣候變化是其幕後推手,原因是近年極端氣候事件頻率增加,為蝗蟲的生長製造了天時地利。當中,在一八年五月和十月,連續兩場氣旋風暴(Mekunu 和 Luban)給紅海沿岸沙漠蝗蟲的繁殖區域帶來了大量降水,使得原本處於退縮期的物種群快速繁殖,並集聚成群開始遷徙。

再加上從一九年十月以來,非洲之角(The Horn of Africa)遇到有史以來最為濕潤的雨季,以及十二月氣旋風暴Pawan再次襲擊非洲東海岸,帶來大量異常降水。充沛的雨水和植披生長進一步加劇了蟲災的爆發。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資深蝗禍預測專家Keith Cressman指出:「我們知道熱帶氣旋是蟲禍的源頭。因為過去印度洋的熱帶氣旋發生頻率甚少,最多只有一些零星個案,所以近年狀況絕不尋常。雖然我們很難直接歸因於氣候變化,但是如果印度洋的熱帶氣旋頻率增加趨勢持續下去,毫無疑問,非洲之角的蝗蟲侵害群會相應增加。」

日食三萬五人糧食

而今次蟲禍已對非洲以至全球造成龐大的經濟損失及糧食危機。沙漠蝗蟲被認為是全球最具毀滅力的遷徙性害蟲,吞噬農田,令市場無物可賣、牲口無糧可吃。

FAO統計,至二月中,肯尼亞、埃塞俄比亞、索馬里三國境內沙漠蝗蟲數目高達三千六億隻,而聯合國估計這些沙漠蝗蟲每天能啃掉可供三萬五千人的糧食。

FAO估計,光是肯亞和埃塞俄比亞,就分別有七萬公頃和三萬公頃土地農作物被蝗蟲啃光,約有三百一十萬人和八百五十萬人因此要面對缺糧危機。其中埃塞俄比亞的咖啡與茶葉出口量將因此銳減三成。

FAO東非農糧復原部主管弗蘭特(CYRIL FERRAND)更指,第二波蝗災將要來臨,而若再無法控制,到六月時可能會令目前數十億隻蝗蟲大軍再暴增四百倍,使東非地區逾一千九百萬人陷入飢荒。

今年三月初,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已因蝗災損失一千億巴基斯坦盧比的小麥。

巴基斯坦亦因此面臨嚴重小麥危機,至今年三月初,旁遮普省已因蝗災損失一千億巴基斯坦盧比(約五十五億港元)的小麥,加上經濟和罷工,令當地主食麵粉的價格在今年一月上漲了百分之十五。而地方政府雖然加緊噴灑殺蟲劑,又向村民「收購」蟲屍,但防蝗的過程緩慢需時,而且政府所用的殺蟲劑對人體有害,在蝗蟲被消滅後,該批作物要被銷毀。專家預測,一旦上千億隻蝗蟲繼續肆虐,最遲到二○二一年,該國將迎來大饑荒。

此外,在二月初蝗蟲亦已入侵印度拉賈斯坦和古吉拉特兩邦,三十七萬公頃農田受擾,損失超過百億印度盧比。而印度由於軍隊口糧問題,更把七十萬軍隊從印巴邊境撤走。

目前FAO已發布緊急求助信息,向個人和組織求援七千六百萬美元。聯合國亦已從緊急救濟金中釋出一千萬美元支援困境。

除了有糧食危機,東非國家的經濟也大受影響,評級機構穆迪強調,蝗災對高度依賴農業的東非國家之主權信評造成負面影響。據知整個東非(不包括肯亞)地區,國內生產總值(GDP)約三成來自農業,逾六成五人口從事農作,故蟲禍除了讓區內面對缺糧的考驗外,消費者物價指數的糧食比重高之國家,更會面臨高通脹壓力。

CNBC報道,穆迪副總裁達爾林普(Kevin Dalrymple)更指,糧價高漲問題會為原本政局不穩的東非地區造成社會動盪不安。而他認為更嚴重的情況還在後頭。因為東非蝗災導致農作物損失的情況仍在繼續,目前無法評估以美元計價的經濟損失。但預期東非地區今年GDP因此損失至少一到二個百分比。

此外,分析認為蝗災導致缺糧和出口銳減等,會令區內各國貨幣貶值而加重其債務危機,使本來依靠政府支出來帶動的經濟更陷入困境。蝗蟲對巴基斯坦經濟同樣帶來危機,原因是當地農業佔GDP兩成。沙漠蝗蟲造成嚴重糧食損失之餘,可見氣候變化對人類的影響涉及各層面,全球需要盡快實施減緩氣候變遷的政策與法規。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