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疫市大行動:航空業慘過911 歐洲勢現大吃小


有分析估計,今次疫情已令全球停飛起碼二千架飛機。

一場由中國武漢引爆的新冠疫情,席捲全球,全球各地,多以封城鎖關措施,堵截病毒。全球機位的預訂量急劇下降,環球航空業面對二○○一年「911襲擊事件」以來最嚴峻的挑戰。各地航空公司紛紛削減大量航班,停飛客機,並凍結人手,並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期等等招數,盼可捱過超級寒冬。近日有智庫中心示警,疫情將使大部分航空公司在五月前破產,唯有政府與業界共同採取行動,才能避免這場災難發生。美國航空市場已經歷連串合併,四大航空公司財政較為穩健,反之,歐洲航空市場則是大小並存格局,隨著疫情對航空產業造成重擊,哀鴻遍野之餘,汰弱留強收購合併潮也將出現。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早前估計,今次疫情可能使航空公司今年的全球客運收入減少六百三十億至一千一百三十億美元(約四千九百一十四億至八千八百一十四億港元),相當於全球航空公司的客運收入損失百分之十一到百分之十九。相比之下,根據IATA的數據,「九一一」襲擊事件僅導致全球航空公司的收入減少百分之七,即二百三十億美元(約一千七百九十四億港元)。

聯合航空母公司聯合航空控股(United Airlines Holdings)早前透露,將在四月把美國本土的運力減少一成,國際航班則削減二成。美國廉航捷藍航空(jetBlue Airways)將削減百分之五航班,並像主要航空公司一樣,為乘客免除一些改簽的手續費。該航空公司還計畫可能進一步削減運力。然而,美國疫情不斷惡化,恐怕美國航空公司將要採取或不得不削減更多航班。由於機票收入大幅減少,美國四大航空公司的股價在近半個月的股價跌幅介乎百分之三十五至百分之五十。美國主要航空公司的債券價格也大幅下跌,反映投資者對其還債能力感到不安。

不是封城便鎖國

過去大半個月,不少政府限制了往來中國及其他受疫情影響的亞洲地區航班。根據中國民用航空總局的數據,作為全球第二大航空市場的中國,二月客運量按年減少達百分之八十。這種插水式的跌幅,恐怕正在歐洲及美國等地方重演。追蹤飛航數據的分析公司ForwardKeys指出,二月最後一禮拜,即意大利開始出現疫情之際,飛往歐洲的機票預訂量也較去年同期下降百分之七十九。在此期間,被取消的意大利機票數量,超出新機票預訂的數量。該國目前全國封城防疫,航班大幅減少。

德國漢莎航空(Lufthansa)為應對疫境,近期安排了新的銀行融資,以應付未來數月的開支,並要求德國政府及歐盟援助業界。漢莎表示,由於取消的機位增加,促使其考慮將運力減少百分之五十,並將旗下的「空中巨無霸」A380機隊無限期停飛。航空公司通常透過調整運力,應對需求的改變,首先削減的通常是難以滿座的大型客機。

英超也受新冠疫情影響,阿仙奴領隊阿迪達「確認」中招。

澳洲智庫亞太航空中心(CAPA)三月十六日出具報告示警,疫情將使大部分航空公司在五月前破產,唯有政府與業界共同採取行動,才能避免這場災難發生。CAPA在報告中寫道:「由於冠狀病毒跟多國政府對旅遊採取的因應行動,產生的影響席捲全球,許多航空公司可能已經陷入技術性破產,或至少在債務上嚴重違約。」該機構並指出,飛機停飛導致各家航空公司的現金儲備正迅速減少。

回看「九一一」恐襲發生後,所有美國航空公司的機隊停飛了三天,引發了之後數週的航班混亂,部分航空公司的財政更大受打擊。幾家航空公司其後尋求破產保護。不過,當時的損失主要限於美國內陸及跨大西洋市場。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行政總裁凱利(Gary Kelly)表示,一到二月的訂票情況不錯,儘管當時中國正爆發疫情。然而,二月底歐洲人染病數字開始增加,主要經營美國內陸航線的西南航空也有大量乘客取消預訂。凱利表示,如果機票需求持續疲軟,將無可避免減少航班。

事實,新冠狀病毒疫情在歐洲多國肆虐,令絕大部分活動不得不取消或延期。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取消,對巴塞羅那的相關會展餐旅產業造成重大影響;歐洲五大足球聯賽暫停,延至四月初再賽;意大利、西班牙先後宣布「封城」措施,兩國多個觀光重鎮,仿如武漢翻版。如此境況,受打擊最大的產業之一正是航空公司,數千航班應聲叫停。北歐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最新表示,由於乘客基本上「不存在」,因而停止大部分業務,並臨時裁員九成,料涉及約一萬名員工。

倒下者陸續有來

歐洲廉航龍頭瑞安航空(Ryanair)將全面暫停來回意大利的航班直到四月八日,廉航競爭對手易捷航空(EasyJet)則將暫停來回意大利航班到四月三日。

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則將全面暫停來回意大利航班到四月四日,法國航空(Air France)停飛意大利取消三千六百航班,挪威航空將在接下來三個月內大砍三千航班,約佔總航班數百分之十五。漢莎到四月二十四日前取消了二萬三千次航班,十四架 A380客機都將停飛在地直到五月。

在此次冠狀病毒疫情之初,意大利航空(Air Italy)就率先不支倒地,反映出許多歐洲掙扎中航空公司的困境。意大利航空為意大利第二大航空公司,由意大利晷航空(Meridiana)在 一一年收購原本的意大利航空為旗下品牌,至一八年母子公司合併改組並重新命名為意大利航空,意大利阿里薩達(Alisarda)航空公司持股百分之五十一,卡塔爾航空(Qatar Airways)持股百分之四十九,並與卡塔爾航空聯營航班。然而自一八年重組成立以來,營運一直相當不理想,兩大股東阿里薩達與卡塔爾航空,最終於二○年二月十一日決定停止營運。

西班牙及意大利採取封城鎖國措施,避免疫情惡化。

就在意大利航空倒閉隔日,土耳其的大陸噴氣航空(Atlas Global)也聲請破產,大陸噴氣航空早在一九年十一月就已經因為財務困難停止營運,今年二月的破產可說只是追認而已。意大利航空與大陸噴氣航空的倒台,就時間因素,尚不能說是受到此次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但緊接著的弗萊比航空,冠狀病毒疫情就很明確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弗萊比航空(Flybe)為英國廉價航空公司,原本為歐洲最大獨立區域航空公司,曾提供英國倫敦以外國內航線的半數,每年載客高達八百萬人。二○年一月時,仍佔英國地區航線百分之三十六航班,載運英國二成六國內航線乘客。Flybe過去因為業務過度擴充以致財政出現困難,去年獲維珍航空(Virgin Atlantic Airways)為首的財團收購,得以繼續經營,但財政問題未有改善。今年二月時,英國政府貸款一億英鎊試圖拯救,但是隨著冠狀病毒疫情擴散,財務原本就已經相當脆弱的弗萊比航空撐不住營收劇減,英政府的一億英鎊還未送出,弗萊比三月初不敵「武肺」,一命嗚呼。

金融市場也立即檢驗了挪威航空,挪威航空過去兩年內已經三度向股東增資,財務也是相當脆弱,市場懷疑挪威航空會否撐不過這次疫情的考驗,股價自二月底至三月頭狂瀉七成,相對的同個時期瑞安航空則只跌二成。

大小並存難再現

在美國市場,經歷許多驚濤駭浪之後,如今八成市場由四大航空公司佔據,分別是美國航空、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也因為美國航空市場已經汰弱留強,四大航空公司規模雄厚,在此波疫情打擊下,目前尚未有出現嚴重財務危機,或喊出需要政府出手救援的現象。

相對的,歐洲市場在各國政府保護性政策、強勢工會、各種雙邊協定下,航空市場仍然處於相當大小並存的格局。然而,這些非經濟因素干預,遲早難以為繼,其實歐洲航空市場在一九年就已經危機四伏,三成半的短程航線都處於賠本營運的情況,二○年新冠狀病毒疫情在歐洲擴散後,國際班機購票爆減百分之七成九,其影響遠比○三年沙士為甚。取消大量航班,對多家歐洲航空公司都將造成財務重擔,已經倒閉的弗萊比航空以外,以法國航空而言,三 個月暫停航班下來,將讓淨負債營收比提升到七點七倍,而德航淨負債營收比更將增加到十二點四倍。

相對的,財務較健全的航空公司如瑞安航空,將能維持淨負債營收比在一點二倍,易捷航空也能維持在一點九倍,旗下擁有英國航空、西班牙國家航空等航空公司的國際航空集團(International Consolidated Airlines Group,IAG)則將只增加到三點五倍。這些數字反映,疫情的衝擊,將造成強者愈強,弱者玩完的結果。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