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粵港澳大灣區共同體】 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發展,打造國際城市群



粵港澳大灣區有望打造國際城市群。

早前於灣仔會展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主論壇環節以《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發展:成就一帶一路新機遇》為題,邀得多位政商界翹楚分享大灣區的機遇。他們不約而同皆提到,粵港澳大灣區可結合香港及澳門兩個特區和廣東九個城市的力量,共同致力打造國際城市群。

撰文  葉永成

論壇主持人、粵港澳大灣區企業家聯盟主席蔡冠深致辭時表示,中央政府致力推動大灣區成為技術創科中心,而「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同為兩大國家戰略,機遇與挑戰並存,論壇集中討論這兩項重要舉措之間的協同效應,以及香港在當中的角色定位。

建設與金融密不可分

在粵港澳大灣區中,建設與金融發展兩者關係密不可分,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兼總裁高迎欣表示,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灣區,尤其對金融業來說,它在一個國家裏誕生了兩制、三個關稅區和三種貨幣。「在這種環境下,配合大灣區規劃,關鍵在於怎麼實現信息、資金各方面自由的流動。這方面更重要的是怎去能夠在我們監管的協同、兩邊機制的連接,還有在體制上的創新,使我們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下實現金融互聯互通,這是非常有意義的嘗試。」


港商可積極參與大灣區內的展覽會。

高迎欣說,大灣區應聚焦民生金融發展,其次為跨境金融、綠色金融和科技金融,「整個大灣區有7,100萬人口,從居民的財富和經濟發展活躍程度來看,這個區域是中國最有活力、最有潛力的區域,把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優勢和整個廣東九個城市的市場發揮起來,非常有前景。」

工業4.0的數字生產時代

粵港澳大灣區結合了珠三角這個全世界大工廠的優勢,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表示,全球數字化發展,不但推動經濟和全球供應鏈數字化,也把內地經濟發展推上另一個新台階,「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工業4.0時代,以及數字生產時代。現在有最精密的技術、精密的數字發展。我們現在看到的是香港和大灣區其他10個城市之間的關係,他們要變成一種新的抱團關係,形成一種新的競爭優勢,形成未來新的全球供應鏈,它事實上會成為中國內地未來發展新模式。」

從私營企業角度看,馮國經指出,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將帶來龐大的協同效應。「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其實在珠三角,就是在大灣區,推動了整個『一帶一路』發展。到目前為止,已經看到很多一系列基礎設施,不管是金融還是道路、鐵路等項目,很多時候都利用香港來集結金融資源及進行管理。大灣區不僅是一個很大的生產片區,也是一個很大的消費市場,我們希望香港能扮演重大角色。」因應中美貿易糾紛,不少企業也考慮或正積極把最終的產品生產環節遷離中國內地。馮國經認為,這將驅使全球供應鏈重新佈局,「很多供應鏈的源頭以前在大灣區、珠三角,沿『一帶一路』走到比如越南、孟加拉國、印度、印尼等國家,甚至可能去到中東地區,非洲、埃及、埃塞俄比亞。」

解決三個根本性問題

談到企業「走出去」,中集資本控股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兼總裁陳爽認為,「一帶一路」和大灣區除了給香港年輕人和香港企業家一個新的發展機遇外,也能夠以先行先試的方式解決當中的挑戰。陳爽說:「一些瓶頸方面的問題,可以在大灣區發展過程中得到有效的解決,這才發揮大灣區先行先試的作用,這樣有一些政策亦可能對『一帶一路』倡議有貢獻。比如資金流動方面。」至於資金方面,企業可以通過絲綢之路基金、亞洲開發銀行獲得資金,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也具備了融資條件。

陳爽又認為,大灣區更有助香港解決土地、年輕人向上流動和人口老齡化三個根本性問題,「大灣區為解決香港爭議最大的土地問題提供了條件,年輕人應該看到當中的機會並抓住它。在一小時交通圈,房價有五至八倍差異,未來隨大灣區進程推進,我相信兩地房價有一個逐步趨同、平抑的過程。第二,年輕人的發展機會問題可以通過科技創新來實現,特別是他們當中亦可運用所學到的知識。第三,老年人問題涉及醫療、養老及共同家園建設三方面,大灣區正創造了條件,而醫療和養老方面投資也是我們未來大的方向。」


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

人才聚集與協同效應

大灣區共同家園投資有限公司總裁胡章宏博士指出,香港基建完善,加上制度和文化上的優勢,若結合國家對香港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支持,香港可尋找自身的出路,進一步轉型升級。

胡章宏說:「在『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的發展中,推動經濟發展十分重要。前面幾個協同效應相信隨制度創新,以及『一帶一路』和大灣區『9+2』城市間的互動,長遠會對經濟的發展產生實質推動。以大灣區的情況為例,最近它吸引的淨流入人口,在全國的水平來看,已有1.5%的淨人口增長。最近一個季度有百萬人淨流入大灣區,所帶來的人才聚集效應已充分由數據反映出來,這種協同效應長遠來看是可以預期,亦不排除會在『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產生。」

廣東自貿區:南沙、前海、橫琴

談到協同效應,廣東省商務廳廳長鄭建榮表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點是解決「9+2」協同效應問題,「幾個重大基建的開通,例如廣深港高鐵和港珠澳大橋,實際已發揮協同效應,帶來了實在的成效。在幾個自貿片區的科技創新合作協同方面,現在香港科技大學準備在南沙建設新校區,早年廣東跟香港的合作更多是製造業的前店後廠,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更多是更高層面的科技創新。怎樣共同聯手打造國際科技創新資源,特別是依託香港的人才優勢,世界前一百強的高校中香港佔了四家,這就是香港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能發揮的最大優勢。」

鄭建榮期待,業界能共同把市場做大,爭取更好的國際競爭力,而自貿區開發建設的關鍵需要國際化、市場化、法治化的營商環境配合,「這幾年自貿區借鑒了香港、新加坡的一些好的投資貿易規則,我們也學習了上海自貿區一些好的做法,現在應該說廣東自貿區的南沙、前海和橫琴是整個廣東投資最便利、貿易效率最高及金融最開放的區域之一。」

香港成為爭端解決中心

香港律師會前會長、「一帶一路」委員會主席蘇紹聰表示,香港在「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的角色定位非常清晰,就是成為國際金融貿易中心、法律服務國際終端解決的中心,「在兩制之下,大灣區也希望能夠提升『9+2』整體的營商標準,來增強國際的標準。在提升商業環境的同時,亦不能忽視法治、透明度及公平競爭的因素。香港本身有許多可以貢獻的地方,比如給投資者提供法律服務,香港作為平台,有銀行及投資者,亦有律師提供融資法律顧問建議,香港也可以成為保護或管理法律風險的地方。」

蘇紹聰指出,企業也可以通過香港其他營商保障,「香港不光只是提供香港法律服務,也是一個國際法律中心,我們有35個管轄區的律師都在香港執業。所以在這裏能找到各種各樣的法律服務,能夠覆蓋世界各地。此外,香港也是一個爭端解決的中心,我們有四至五個國際仲裁中心都在香港經營。香港採用的是普通法,所以我們也建議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時,可考慮香港作為仲裁地和簽約地,來保護法律權益,解決爭端。」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