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聯儲亂出招 反變黑天鵝


美股緊急減息兩次,救市不成反令美股重創。

隨著新冠肺炎(COVID-19)在歐美國家失控,各國央行紛紛落重藥救經濟,美國更在兩週之內,史無前例緊急減息兩次。不過,金融市場的反應卻令人失望,美股在兩週之內三次「熔斷」。減息效果事與願違,歸咎美國落錯藥,兼下手過重,反而成為今年第三隻黑天鵝,結果適得其反。

新冠肺炎疫情最先在中國爆發,其後在亞洲區急速擴散,不到三個月已成為全球「大流行」,連北極亦失守。截至本週二,總計全球共有逾十八萬四千八百宗確診,七千四百多人死亡。不計中國的確診病例已過十萬宗。歐洲多個國家成為重災區,意大利最令人擔心,確診達二萬八千宗,西班牙亦有逾一萬一千宗確診,多個歐洲國家早已破千。美國方面,亦有超過四千六百個確診案例。

為了應對疫情,多個歐洲國家已經鎖國,所有入境人士均要接受隔離,而法國最為進取,總統馬克龍宣布進入戰爭狀態,下令所有學校停課,非必要的餐廳及咖啡室要暫停營業,而市民除了上班、看病及出去購買必要品外,一律不能外出。

美國方面亦已進入全國緊急狀態,政府將會向州及地方政府發放五百億美元資金對抗疫情,呼籲各州設立緊急行動中心,又賦予衛生部長授權免除聯邦法規,讓醫生及醫院在治療患者方面擁有更大靈活性。

相比之下,英國則採用所謂的「佛系抗疫」,學校未有停課,政府亦未有旅遊禁令,又沒有限制大型集會,首相約翰遜更提出「群體免疫」策略,放任讓更多人感染,圖令大量人口獲得抗體,說法惹來極大爭議性。

雖然在防疫政策上各國取態大有不同,但在金融政策,各國卻是目標一致,希望透過寬鬆政策救市,故不少國家已先大刀闊斧減息。減息最為進取的美國,先在三月三日緊急減息零點五厘,原先市場估計,美國在本週三的議息會議後會再減息,但美國政府連數日都等不及,週日突然宣布大幅減息一厘,令聯邦基金利率降至零至零點二五厘,重返○八年金融海嘯後至一五年底的零息狀態。

為了救市,美國亦同時啟動總值七千億美元的第四輪量化寬鬆計畫,至少購買五千億美元國債及二千億美元按揭證券。聯儲局亦取消美國本地銀行的儲備金率要求;銀行貼現窗息率亦減一點五厘至零點二五厘,不設總額上限,只限制每家銀行每天上限三百億美元以及借貸日期延長至九十日。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表示,新冠肺炎全球蔓延使經濟增長面臨風險,因此需要及時行動,新利率水平將維持至確信美國經濟能經得起考驗。不過,他強調負利率不會是可能行的做法,指美國不太可能追隨日本和歐洲央行實施負利率政策,同時表明不考慮將量寬範圍擴大到其他資產,買債亦不設每星期或每月限制。他強調,聯儲局仍有大量政策空間及工具調整流動性,支持信貸流動。

聯儲局史無前例地在兩週內減息兩次,多國其後亦跟隨減息。

連續兩次緊急減息並未為市場帶來提振作用,反而令市場更為驚恐,美股週一再出現「熔斷」,屬兩週內第三次。週一開市十五分鐘,標普已插逾百分之七,道指重挫逾一千八百點,引發第一波熔斷機制。恢復交易後恐慌情緒並未平伏,美股繼續下試低位。週一道指全日瀉二千九百九十七點,相等百分之十二點九,創史上最大單日點數跌幅;標指亦跌三百二十四點,跌幅亦達百分之十二;納指跌九百七十點,亦挫百分之十二。

截至週一收巿,美股三大指數已連續三個交易日,升跌幅均超過百分之九,為一九二九年金融危機以來首見。至於反映市場恐慌情緒的Cboe波動率指數(VIX),則大升超過百分之三十二,亦創出○八年金融危機以來新高。

弄巧反拙

連環減息後美股反而大瀉,令投資者極為驚訝。分析認為,美股的「死因」其實在於聯儲局落藥太急太重,令市場對新冠肺炎的恐慌情緒升溫,而在美國疫情尚未算太過嚴重時,聯儲局已將息口降至零,亦令人擔心往後日子美國已再沒有其他招數可以救經濟。

摩根資產管理環球市場策略師朱超平表示,現時美國疫情還處於早段,但此時利率已降至零,市場擔憂聯儲局可能已打光最後一發子彈,萬一疫情惡化,屆時局方可能無彈藥可用。再者,更大幅度的減息也可能代表疫情影響比市場預計更嚴重,結果適得其反,避險情緒更加升溫。

工銀國際報告亦批評聯儲局減息是「過猶不及」,將帶來四重負面影響。首先,超常規的政策刺激成為常態,不但無法根本上提振經濟,反而會加深而非紓解風險隱患,疫情時期訊息不對稱,聯儲局有超預期的貨幣寬鬆,會被視為反向信號,令市場以為自身低估了潛藏的經濟金融風險,反而加大了市場的恐慌情緒。

其次是今次的力度太強,已脫離基本面。聯儲局本輪行動所隱含的核心判斷是,當前疫情對美國經濟的衝擊已等於甚至超過○八年金融海嘯,但從經濟基本面來看,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雖從峰值滑落,但仍處於一五年以來平均水平的上方,比○八年金融危機前更好。再者,美國是全球幾乎唯一的內生增長型國家,料受外圍貿易狀況慘淡的衝擊相對較小,所以這次聯儲局的行動,是與美國經濟基本面脫離,或會進一步加劇風險隱患。

特朗普宣布美國全國進入緊急狀況,並推出七千億美元量寬。

第三,是美國的政策重心出現顯著錯配,因為現在跟科網泡沫、金融海嘯等危機本質完全不同,本次疫情是全球性公共衛生危機,根本應對政策是防疫抗疫措施,而非貨幣寬鬆政策,大量使用貨幣政策,不但無助穩定市場,反而會令聯儲局過早花光「政策彈藥」之後,若經濟繼續轉差,聯儲局往後沒有其他政策補上,會令市場更迅速陷入恐慌中。

最後是美國政府的救市措施只靠貨幣政策獨沽一味,欠缺財政政策、社會救助政策配合,效果會被削弱。工銀國際指,貨幣政策超預期的同時,防疫措施卻滯後,短期內醫療床位、防護器材、社區管理等防疫能力的短缺並不會因為零利率而得到快速彌補,料未來數週,美國防疫形勢仍將面臨嚴峻挑戰,並持續對經濟和金融產生不確定性。

分析亦認為,減息背後可能反映美國經濟有更大的問題,例如美國企業在償還債務上出現壓力,因為近期國際油價急跌,頁岩油生產成本每桶要四十美元,如果油價長期低企每桶三十美元水平,油企將會有財務壓力。

藥石亂投

美國前財長、哈佛大學經濟學家薩默斯亦警告,貨幣政策幾乎失去效力,如同日本和歐洲央行般,已陷入「貨幣政策黑洞」,因此可以解釋到,為何市場在緊急減息後竟出現大規模拋售。他指出,這場大流行疫病是意外事件,但多年來很明顯的一點是,部分負面衝擊會將我們帶入流動性陷阱。

市場擔心,美國今次要擺脫零利率的可能性將較○八年之後的情況更為渺茫,因全球通脹和利率已出現下行趨勢,又要承受疫病大流行對經濟的短期衝擊。在聯儲局減息至零水平後,加入了歐洲和日本央行的行列,後兩者的政策利率長期處於零或負。

除了美國極進取減息,其他國家亦大舉加入減息行列,四大工業國(G4)亦重回量化寬鬆(QE)之路,各國大印銀紙,但在「藥石亂投」之下,令市場的恐慌情緒進一步加劇。在聯儲局於週日再減息後,短短數日之內就有多達十七個國家或地區跟隨,但央行集體放水,頂多只能解決市場流動性問題,但無法阻止疫情持續蔓延,以及對經濟造成的影響,除了貨幣政策之外,是需要採取更多其他措施來拯救經濟。

歐洲的疫情相當嚴重,意大利的死亡率更高達百分之七點七。

日本央行方面,雖然維持息率不變,但會提高ETF年度購買目標;採取進一步量化寬鬆行動;調整企業債、商業債券購買規模。在新的量化寬鬆政策下,今年六萬億日圓的ETF購買目標將會翻倍至十二萬億日圓;法國財長勒梅爾表示,將動用四百五十億歐元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帶來的衝擊;澳洲亦將推出一百七十六億澳元(約一百一十四億美元)刺激經濟計畫。

另一方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亦準備動用一萬億美元的貸款能力,幫助各國應對疫情。為防止疫情對經濟造成長期損害,總幹事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表示,有必要推出額外的財政刺激措施,呼籲在貨幣、財政和監管支持等方面進行全球協作。

債務危機

美國政府的「派錢」行動尚陸續有來,報道指正考慮實施超過一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計畫,預期在未來兩週推出,包括直接向美國人「派錢」,四月直接向美國人發放二千五百億美元現金,如果其後經濟仍處於困境,將於五月份再發放二千五百億美元。

這次美國過度減息及派錢,只會造成反效果,令股市跌得更多,經濟死得更慘。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創辦人、有「鱷王」之稱的達利奧(Ray Dalio)表明,對聯儲局的零息政策感到擔憂,當長期利率觸及零,幾乎所有資產類別都會下跌,因為所有減息的利好效果都會消失,零息年代也反映所有央行利率刺激工具失效。

他續指,現時財政和貨幣政策決策人需要集中協助有償債壓力的行業,亦要向銀行業提供流動性,讓銀行處理有關債務,若處理不當,可以引起巨大政治和社會問題。

投資大師橡樹資本董事長及聯合創辦人馬克斯(Howard Marks)指出,根據歷史往績,現時金融市場的拋售潮只完成了約六成;「新債王」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亦預計,疫情令今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可能性高達九成,較他上週預期的八成更高。

美元轉弱

美國帶領全球放水,只會令債務危機升溫,因為現時各地政府都受疫情衝擊,難指望著如○八年金融危機時,全世界都可以去幫美國,美國的危機無法向外轉移,只能更多地轉化為內部槓桿率的大幅抬升,債務危機進一步加劇,美國經濟和資本市場陷入死循環。

從聯儲局於去年七月,時隔十年後首次減息以來,歐盟、澳洲、韓國等央行都已經主動下調基礎利率,甚至已降至零利率或負利率,世界各國都已為應對「美元放洪」的衝擊做好準備,今次美元放洪,會令資金無處可流,只能在自己的金融市場不斷加速空轉,有機會或導致美國爆發大規模通脹。市場認為,新一輪的「美元洪流」將撲向中國,因為相對之下,中國的利率仍是較高。再者,中國相信會是最先走出疫情的國家,會較先出現反彈。面對資金湧入,人民幣的升值壓力上升,美元轉弱,美國的購買力將大減,令消費力下降,最終又再插自己一刀。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