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名人系列】保良局主席 | 馬清楠「傳承革新 疫下同行」


保良局主席 馬清楠

作為保良局己亥年(2019-20)董事會主席的馬清楠,屈指一算,至今年4月初,便會正式卸任。問他過去一年的感受,他指出,沒有太大的不捨之情,因為只是在適當的時候去做應該做的事,而局方工作,亦會持續發展,他很有信心可以順利交接。至於未來,他表示會一樣盡己所能,在不同的範疇上貢獻香港,繼續傳承父親馬錦明博士(前保良局主席)一顆關懷社會的赤子之心。
Text /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保良局

身處於父親、保良局庚子年董事會(1960-61)主席馬錦明博士的銅像旁邊,馬主席的表情看來略為嚴肅,待拍完照後,其臉容才稍為輕鬆下來。他感慨道:「我爸爸做主席,是60年前的事,足足一個甲子年。」
保良局成立141年,曾有媒體做過調查,指出保良局是香港一眾慈善機構中認受性最高的,亦正如主席所言,保良局向來以「保赤安良、扶康育長」為宗旨,服務範圍廣泛,從生到死的各階段均有汲及,而當中尤以各項社福服務最為突出,包括教育、老人服務等。一間歷史悠久的機構,當身處歷史洪流中,最大挑戰之處往往是調整與時並進的步伐,而機構的現代化及行企業之路,亦是馬主席在上任時最關注的發展方針。若果這個訪問是在馬主席上任初期進行的,他所說的一切,可能只是紙上談兵而已,但現時這個作為其任期即將屆滿前所做的訪問,他所講的一切,便有相當的說服性。

C:Capital Entrepreneur
M : Ching Nam Ma (馬清楠,保良局主席)

保良局這個品牌
C:主席,我們正身處在你們董事會成員平常開會的會議室內,這地方實在很大,相信可以容納過百人之多。作為主席,你在這個會議室開會時,是否感到很大壓力?
M:壓力是沒有的。因為大家就像開家庭會議似的,自然沒有任何壓力,而我們所做的,都是關於慈善及民生事務,大家都盡力去做。加上我年紀比很多董事會成員都要大,人生經驗相對豐富,因此他們亦相當尊重我。我所要做的,只是要求大家輪流發言,否則就會很嘈,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C:你上任這一年,很多香港人都會明白到,的確是不易為的。先有進行了大半年的社會運動,然後是武漢肺炎,相信對你或局方而言,一定帶來不少挑戰。
M:我是在去年4月上任的,真是很富挑戰性,幾乎全年都有大事發生的。有位前主席對我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我卻認為,這確實是考驗來的,然而基於過往的人生經驗,我仍希望可以迎難而上,心態是做得幾多得幾多,有事情發生時,就盡量去處理,並將之解決。

C:由於卸任在即,現在亦是適當時去為你過去一年的工作做回顧,可以談談你過去的努力嗎?
M:我很重視保良局這個品牌,希望有更多人認識,了解我們的服務。我跟傳訊部說,很多時他們會以「全方位」這個字眼去形容保良局的服務,但甚麼是「全方位」呢?是很抽像的。因此品牌推廣的工作是很重要的。目前局方有120個教育單位、200多個社福單位,每年服務人次為70萬,而這一年亦有很多好事發生了,如新加了12項新服務。由於保良局服務對象之廣泛,因此基本上你身邊的朋友或親戚都往往曾使用過我們的服務。另外,除宗教辦學團體外,保良局是香港最大的辦學機構,而且是土生土長,因此我亦要多謝旗下學校校長及老師的努力付出。今年我們更設立了保良局專業教育書院,為在職人士提供專業培訓,現時已開始收生,反應不錯。

與時並進的服務理念
C:爸爸在保良局擔任主席期間,很關注教育服務,你當上了主席後,亦是否一樣特別注重教育方面?
M:教育是重要,但社福服務亦重要。香港人口不斷老化,而社福服務應是由幼教開始的。保良局設有兒童發展中心,專門針對兒童學習障礙症、自閉症等問題,而這些症狀,皆有其黃金治療時間,愈早治療愈好,因此我們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功夫。我曾參觀過多個中心,明白這些服務都是需要很多人手的,因為導師很多時都採用一對一方式,同時家長又在旁邊,希望回家後可以繼續教導子女。另外,青少年方面亦是很重要,因此局方設了不少共享空間,希望能產生社區共融效果,我們會教他們很多東西,如跳舞,希望他們能學到一技之長。老人服務亦重要,羅致光局長曾說,要建多些老人院,因為老人院實在不夠,而我們亦盡量去做。

C:作為成立141年的機構,要與時並進,緊貼時代的需要,亦是一門學問來的,這方面你又如何面對?
M:對,今年已進入21世紀,因此我希望局內所有服務,都可以做到與時並進。今年我們的主題是:「匯聚善源,激活創意」,意思是,集中所有善心人,包括善長、員工,一同去做很多不同的事,令市民藉此具體地知道,究竟保良局的全方位服務是甚麼來的。


父親馬錦明

馬錦明博士(1917年—2003年)是一位香港企業家,出身於廣東潮陽望族,少時天資聰敏,其後移居香港,參與創辦大生銀行,並出任主席一職,繼而進軍地產、企業、貿易等業務。馬錦明博士關心社會,生前一直熱心公益,貢獻社會,先後擔任保良局主席兼顧問、東華三院總理兼顧問等公職。


坐在金山上
C:你的專業是律師,有豐富的商業知識,你又如何運用自己的經驗,為保良局帶來改變?
M:基於我的職業,因此我是特別重視企業管治的,故在上任後便叫IT部門做大量的工作,包括在學校推行IT化及無紙化,令文件的傳閱更為方便順暢。目前這個系統已在進行中。我年紀大,比較心急,因此同事們做得較為辛苦,但他們個個都做得很好。

C:要將慈善機構企業化,是不容易的工作,尤其是保良局作為一間如此歷史悠久的機構。
M: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大家要分清楚,NGO跟商業機構的最大分別。我們不會以盈利為先,而我們眼中的「盈利」,其實應是指可以為社會上的弱勢社群及有需要人士提供到服務。企業要向股東交代,對我們而言,我們的股東、持份者,就是使用局方服務的社群。有時有人在我面前讚我們的老人服務好,我卻告訴對方,你不要只在主席面前說,最好是寫感謝信給院方,那所有員工都會很開心,受到很大的鼓舞。在我心中,我們的員工,就是保良局最大的資產,我們其實是坐在一座金山上的。至於是否有改善空間,我認為永遠都有的。

為保良局打通經脈
C:現在的企業管治,亦很重視員工之間,上層與下層之間的溝通渠道,這方面你又如何去做?
M:對,同事之間的溝通很重要。局內員工多,平時可能只以電話對話,很少有機會見面,因此我便成立了一個員工福利基金,經常舉行一些活動讓同事們去參加,如我上任後不久便一同去行山,另外又有攝影班、太極班、書法班等活動,目的都是希望同事間有更多溝通機會。我的目的,是打通保良局的「經脈」,大家共融,打成一片,令工作時更為事半功倍。

C:主席任期只有一年,如何確保你所定下來的發展方針,到下一任主席上任時,亦會延續下去?
M:沒有問題的,在企業化下,從不是主席話事的,而是由整個董事會成員一同去作決定。大家亦一向都有商有量,因此確保可以持續發展下去。

C:一年時間,真的過得太快,今年4月初就卸任,你會有不捨之情嗎?
M:很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而我的答案是不。我雖然不是佛教徒,但佛教有個思想,是要把握當下。既然眼前有如此機會,我便盡力去做,從中盡量發揮自己的力量,不斷去幫人,所以是不用依依不捨的。我亦有其他公職,因為保良的工作,暫時停了下來,在卸任後,便可以再參與那些公職,在不同的範疇上,繼續貢獻社會。


PROFILE

加入保良局11年,並出任己亥年主席;大新銀行馬氏家族後人、希仕廷律師行(HASTINGS & CO.)合夥人。曾在香港及英國接受教育,於1977年於英國赫魯大學以榮譽學位畢業,並取得英國、香港、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及新加坡的律師資格,獲委任為國際公證人,中國委托公証人及婚姻監禮人。馬氏曾於2007年至2013年間獲委任為香港國際公證人協會主席。馬氏亦是多間公司、銀行、機構、慈善團體及商會之董事或法律顧問;現時亦為多個政府委員會之主席及成員。先父為馬錦明博士,M.B.E.,曾任大生銀行主席。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