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家族辦公室|履行企業與財富傳承重任


有學者指出,家族辦公室為跨代傳承和保值增值有效平台。
有學者指出,家族辦公室為跨代傳承和保值增值有效平台。

亞洲富豪近年興起成立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打理投資。隨着亞洲富裕家族及超高淨值人數急增,對家族財富傳承和家族其他方面的傳承需求殷,故不少企業家設立家族辦公室,來處理財務和非財務上的需求,例如家族治理、遺產保護、教育、保險、慈善、投資和家族企業監管等,履行企業與財富傳承的重大功能。隨著財富和億萬富翁數目在亞洲進一步積累,在本港成立家族辦公室的需求也會不斷增加,這門新興業務前景相當秀麗。
Text / Henry Lau Photo / 張展銳、鄺銘漢

據證監會去年發布數據顯示,至去年底,香港私人財富管理資產已達1萬億美元(約7.8萬億元)。報告顯示,受訪機構預計4年後(即2023年),香港管理資產總值約49%將來自中國內地,較現時的34%明顯提升。中國財富增長外,家族辦公室和新一代客戶也是行業增長動力。

香港具備發展為亞洲區家族辦公室服務中心的條件。

根據美國家族辦公室協會(Family Office Association)的定義,家族辦公室是:「專為超級富有家庭提供全方位財富管理和家族服務,以使其資產長期發展,符合家族預期和願景,並使其資產能夠順利地跨代傳承和保值增值的機構。」有學者指出,隨著近年家族辦公室興起,一般由家族聘請專業人事專門負責,以專責處理財務開始。隨着家族財富的增長和家族需求的複雜化,家族辦公室會隨時間從一個簡單的創辦人辦公室發展成一個複合式的全面業務辦公室。尤其在亞洲,目前的新興家族辦公室,往往以財富保值或增益為主要的工作任務或功能,聚焦家族財富的傳承。但不少家族企業一般運用家族辦公室來處理財務和非財務上的需求,例如家族治理、遺產保護、教育、保險、慈善、投資和家族企業監管;其所管理的金融資產是家族經多代所積累的財富。家族辦公室作為一個因家族利益而成立的機構,只有唯一一個目的,就是獨立維護家族的利益。此外,也會根據家族的目標而成立,因此家族必須得到有能力且可信賴的內部員工和第三方專業人士協助,為各成員在家族企業內利益分配,維持其「中立性」。


傳承學院 李志誠:家族辦公室 助家族企業傳承

傳承學院近年積極推動本港家族企業傳承教育與支援,每年舉辦論壇、工作坊予本地企業掌舵人。
傳承學院近年積極推動本港家族企業傳承教育與支援,每年舉辦論壇、工作坊予本地企業掌舵人。

一直研究本地家族企業傳承問題的傳承學院院長李志誠指出,不少老牌的富豪家族,很多早年都成立了家族信託,如李錦記家族;但本港大多的家族目前處在向第二或第三代傳承家業過程中,因此更注重「保富」和「傳富」為主,由於他們家族企業和財富絕大部分都在香港,受益人也是香港稅務居民,順理成章選擇留在港經營家族辦公室;加上來自內地在改革開放後,湧現大批民營企業家,他們對「保富」和「傳富」需求增加,具備國際金融中心條件的香港,自然有力發展成亞洲區家族辦公室的服務中心。

他說:「從前還未有家族辦公室,所以通常是由私人銀行主動接觸一些富裕家庭,但隨着這些家族越來越大,涉足業務廣泛,或是由幾兄弟一齊創業的,或下一代準備回來幫手,這些事該誰來處理呢?與其都要有一個辦公室去處理這些資產或一定規模的人,不少家族就開始請數個專業人士回來,幫助他們統籌這一切,逐漸演變成家族辦公室。此外,假設一對夫妻離婚要分身家,倘若此前沒有訂立一些信託或憲章等,就會連家族企業都被瓜分,累及整個家族,但如果早已有安排,分身家亦只會涉及男方的部分,就不至於令家族企業出現問題。」

李志誠續分析,當一個企業家白手興家,變成富商巨賈之後,如何使家族豐厚的財富不斷增益、怎樣維持家族各成員和諧相處,以至如何規範家族成員的行為?對家族企業的主頭人來說,這些問題必然會逐步浮現,如財富分配等,故做好家族治理(Family Governance)是重中之重;而透過家族辦公室的平台,處理好家族企業或個人致富後做善事、回饋社會行善、透過策略性慈善項目的推行,除了可以為社會公益作出貢獻外,同時亦可成為團結家族成員的黏合劑,並使家族的價值和精神也得以代代傳承。

羅兵咸永道:港一代企業家僅43%制訂繼任計劃

談及大中華地區家族企業傳承問題,據羅兵咸永道早前發佈《2018年全球家族企業調查中國報告》,發覺香港及內地的家族企業目前有制定繼任計劃的並不高,香港僅43%,內地更只有21%,都低過全球水平的49%。羅兵咸永道中國內地及香港家族企業及私人財富稅務策劃主管合夥人王志偉表示,內地家族企業的歷史較短,目前仍然以第一代企業家掌舵為主,尤其是科技企業,多數創辦人的年紀也不大,故大多數未有制定繼任計劃意向。相反,他表示香港家族企業第一代企業家年紀漸大,對於接班計劃較為着重。羅兵咸永道建議,兩地的家族企業制訂接班計劃,若第二代繼承人想發展個人事業,可通過成立家族信託基金,保留公司股權和投票權,讓專業團隊協助打理公司業務。


萬方家族辦公室 看好亞洲市場潛力

萬方家族辦公室

萬方家族辦公室(Raffles Family Office)於2016年成立,主營業務包括獨立資產管理、財富管理及家族辦公室解決方案。客戶大多集中在大中華區:香港辦事處8成左右客戶來自大中華區,新加坡的客戶則大部分來自東南亞,包括泰國、印尼和馬來西亞。公司今年已踏入第四年,資產管理規模(AUM)達20億美金,目標在成立十年內將資產管理規模增長至100億美金。首席行政總監兼創辦人關志敏表示,亞洲家族辦公室行業發展較歐美慢,管理資產總值(AUM)僅佔整體私人銀行約5.5%,惟他相信亞洲地區發展潛力大,家族辦公室市佔率有望於5年內翻倍。

他提及,現時亞洲富豪早已經採取分散投資方式;而在香港,家族辦公室企業數量較少,市場發展空間廣闊—瑞士與香港的人口相約,瑞士有約2,500間家族辦公室,香港卻大概只有40至50間。在香港,提供這類服務的公司很少,競爭不大;在增長率上,瑞士的富豪數量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但在內地,平均每星期就有2個新的億萬富豪出現,大中華區的財富創造速度驚人,發展潛力巨大。

萬方夥拍新加坡上市公司奕豐集團旗下附屬公司成立新合營公司「萬方中國家族辦公室」,進軍內地市場。
萬方夥拍新加坡上市公司奕豐集團旗下附屬公司成立新合營公司「萬方中國家族辦公室」,進軍內地市場。

關志敏表示,傳統的單一家族辦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只為單一家族服務,然而成立一間單一家族辦公室的門欄相當高,資產要達到3億美金(大概20億元),當中每年的營運成本大概是50至100萬美金(約390至780萬元)。鑑於時代改變,現時市場新興另一種家族辦公室形態—聯合家族辦公室(Multi-Family Office)。他解釋,利用聯合家族辦公室為多位客戶服務,可有效降低成本。因此,通過家族辦公室管理資產或作財富管家所需要的資產規模,比傳統單一家族辦公室低很多。關續指,本港成立的家族辦公室,其記賬中心(booking centre)一般在香港、新加坡或瑞士。而成立家族辦公室的客戶,其資產淨值普遍介乎3,000萬至5,000萬美元。

關志敏指出,萬方有別於同類公司,一般的家族辦公室營運模式是讓企業直接接觸客戶(Business to Customer),萬方家族辦公室的營運卻與眾不同,除了這個模式,還有其餘4個分支(pillar):一是與不同的專業公司合作,如信託公司、上市公司等(Business to Business);二與戰略性合作夥伴(Strategic Partnership)合作,如現在與新加坡上市公司奕豐集團(iFAST Corporation)成立新合營公司萬方中國家族辦公室(萬方中國),在內地國內推廣家族辦公室管理模式(FOM),主攻中國超級富豪家族辦公室與有關管理市場;此外又與東南亞的其中一間銀行達成協議合作;三為推動「家族辦公室培育計劃」 (Family Office Incubator Programme),萬方會為有意設立自己家族辦公室的客戶,提供全方位支援,例如在初期可以先使用萬方的平台,走上正軌後再自主發展;四是組成 「萬方家族生態圈」(Raffles Ecosystem),萬方早前已在新加坡金融核心地帶設立佔地5,000平方呎中心,邀請各種財富管理相關的企業進駐,比如稅務律師、移民公司諮詢人員等。為企業客戶與各專業持分者達到共享經濟、共享資源。

萬方早前宣布與香港頂尖共享辦公室品牌WorkTech成立合營公司「Raffles Tech」,建構出財富管理業生態圈,以產生更大的協同效應。
萬方早前宣布與香港頂尖共享辦公室品牌WorkTech成立合營公司「Raffles Tech」,建構出財富管理業生態圈,以產生更大的協同效應。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