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疫情蔓延 全球經濟增長受拖累


武漢肺炎未見受控,全中國確診個案已突破一萬七千宗。

武漢肺炎繼續在全球範圍擴散,多個國家陸續錄得新增確診個案,而香港出現首宗死亡個案,情況令人憂慮。武漢肺炎勢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大打擊,經濟增長「保六」將面對更大的挑戰,而中國打噴嚏,全球重感冒,全球經濟增長勢受拖累,武漢肺炎成了今年最大的一隻「黑天鵝」。

近日陸續有機構再下調中國的經濟增長預測,高盛發表報告表示,中國今年首季GDP增速將急降至百分之四,若疫情持續至第二季,全年GDP增速可能降至百分之五,甚至更低。高盛之前已下調中國今年經濟增長預測,由百分之五點九降至五點五,主要基於疫情於三月底前大致受控,經濟於第二季明顯反彈。

瑞銀於週二(四日)亦下調對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測,由原先預測的百分之六,降至百分之五點四,前提是疫情於第一季就得以控制,假若疫情持續,預計全年經濟成長率可能降至百分之五以下。

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暨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表示,假設疫情在第一季就得以控制、不再新增病例,預測首季GDP可能放緩至百分之三點八,不過,若疫情持續升高至第二季,今年中國經濟增長可能會降到百分之五以下,主要衝擊將落在消費零售產業,相對固定資產投資和房地產活動受到的衝擊較小,但仍大於「沙士」時期。

巴克萊經濟研究部門估算,疫情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影響取決於中國受疫情影響程度,今年全球經濟增長率範圍從之前預測的百分之三點三,到最糟糕情況下的低於百分之三都有可能。

「保六」不再

雖然看淡者甚多,但仍有機構對中國的前景充滿信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表示,對中國經濟的韌性充滿信心。她指出,對中國動員整個醫療體系的所有力量,採取的應對措施表示支持,亦對近期在財政、貨幣和金融方面採取的行動表示支持。

IMF上月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將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分別下調至百分之三點三及三點四,但同時將中國今年經濟增長預期上調零點二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六。

近日有消息傳出,政府對經濟「保六」信心已不如以往般強,內地政府消息人士向《路透》透露,目前政府內部正在考慮一系列政策,如優惠貸款、稅收減免、行業補貼等,代表中國今年的預算赤字率可能會上升,但儘管如此,中國今年百分之六的經濟成長目標仍很難保住,可能會被下調。

不少國家限制中國旅客入境,對全球旅遊業將造成嚴重打擊。

消息人士表示,政府目前正在討論是否要下調今年經濟成長目標,因為許多非政府部門的經濟學家直言,此目標已經不是中國所能辦到的了。為了穩定市場,人民銀行可能會在本月二十日進一步下調貸款報價利率(LPR)及存款準備率,讓貨幣政策逐步寬鬆,促進銀行放貸及企業貸款。

消息人士表示,由於政府對「維穩」的堅持,可能還會進一步擴大支出、減免稅收及補貼特定行業等,優先要支持零售、餐飲、物流、運輸及旅遊等行業,很大一部分是為了防止中國出現失業潮,不過,當務之急仍然是要防止疫情惡化。消息人士強調,目前的經濟政策是需要「支持」、尚不需要「強力刺激」,但在現時的背景下,今年的預算赤字率,可能會從去年的百分之二點八增加到百分之三。

旅遊業當災

武漢肺炎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在所難免,但市場最關心的是中國經濟打一個「噴嚏」,全球經濟亦會病起來。中國過去幾年成為全球最大的旅客輸出國,其貿易量亦是全球佔比最高,中國對原材料的需求亦非常強大,疫情將會減弱中國的需求,令全球經濟受拖累,武漢肺炎將成為今年全球經濟最大一隻「黑天鵝」。

中國出境研究所資料,去年中國出境旅客已突破一億六千萬人,大部分集中在亞太地區,最受歡迎的國家包括日本、韓國及泰國。根據世界旅遊觀光協會(WTTC)資料,中國是全球最大旅遊國,一八年消費總金額達二千七百七十億美元,佔國際總額百分之十六,其中亞太地區更超過五成。

市場調查公司ForwardKeys的資料顯示,自一月十九日至二十六日,中國外遊預約錄得百分之七點三的增長。不過,自武漢肺炎爆發後,多個國家宣布拒絕中國旅客入境,於近期到過中國的人亦不能入境,外遊預約即時急降至負增長百分之六點八。

IHS Markit亞太首席經濟學家Rajiv Biswas表示,今次疫情與○三年沙士有極大的分別,中國當年有能力外遊的家庭僅約二千萬人,但隨著收入增加,到了一八年,已有一億五千萬人負擔得起外遊費用。他指出,過去二十年,中國經濟急速增長,已成為很多亞太地區的主要出口市場,惟今次的「黑天鵝」事件為貿易及投資流入帶來了很多不確定因素,甚至變得脆弱,尤其影響泰國、日本,以及越南經濟。

泰國最受傷

他指,泰國會是傷害最大的國家,因該國的中國旅客數字由一二年的二百七十萬人,增至去年的一千零五十萬人,中國人去年在泰國花費就達到一百七十億美元。日本情況亦雷同,去年吸引多達九百六十萬名中國旅客,佔該國整體旅客三成。此外,越南的中國旅客亦佔去整體的三分之一,澳洲亦佔去百分之十五,這兩個國家已先後向中國下了「逐客令」。

多間機構陸續下調中國的經濟增長預測。

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按○三年「沙士」對旅遊業影響的估計,日本今年的名義經濟增長恐減少約百分之零點四五,相當於少收二萬四千七百億日圓(約一千八百億港元)。野村日本高級經濟學家木內登英指出,○三年「沙士」流行期間,日本的訪日遊客量在當年五月的按年減幅高達百分之三十四,若不能妥善控制疫情,日本的個人消費和企業生產活動都將受到負面影響。今年為日本舉行東京奧運會之年,原先希望全年可以吸納超過四千萬人次旅客,但現在目標有機會落空。

其他亞洲國家亦相當頭痛,金融服務公司NH Investment & Securities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十一月,南韓的外國遊客總數中,約有百分之三十五為中國客;泰國及菲律賓的經濟亦恐怕會因疫情重創,兩國的旅遊業經濟規模,約佔國內GDP逾百分之二十,為全球平均水平的兩倍。泰國旅遊局表示,基於泰國是最受中國客歡迎的東南亞國家,其受到的打擊也最大,預計今年的訪泰中國客,將至少減少二百萬人次,且若中國的出境限制措施持續三個月,泰國將承受高達五百億泰銖(約一百二十五億港元)的旅遊收入損失。

最大進口國

除了旅遊業之外,全球貿易亦可能因為今次的疫情而出現變化,因為中國現時在全球貿易量的佔比最高,進出口一跌,其他國家的生意亦受牽連。相比起沙士的○三年,中國只是剛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剛開始進入全球市場,當時中國的消費力仍未爆發。○三年中國GDP只是一萬六千六百億美元,佔全球僅百分之四點四。時至今日,一九年中國GDP已升至十四萬一千四百億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全球GDP佔比已達百分之十五點四。

IMF的報告顯示,去年全球GDP的增長當中,百分之三十二點七來自中國,排第二位的美國只貢獻百分之十三點八。世界貿易組織發表的報告亦顯示,中國於一八年的貿易量達四萬六千二百億美元,成為全球貿易量最高的國家,全球佔比百分之十一點七五。

在不少領域上,中國均是全球進口量最高的國家,中國海關總署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原油進口量年增加近一成,達五億六千萬噸,連續第十七年創紀錄,繼續成為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國。其他原材料的進口量亦相當龐大,包括鐵礦砂、銅、煤、鋼材等等,疫情令需求減弱,令全球貿易量都被拖累。

中國對原油需求下降,對國際油價亦將構成影響。

停業影響大

相比○三沙士之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只有五萬二千五百一十六億人民幣(下同),但去年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已升至四十一萬一千六百四十九億元,為當年的七倍。中國的消費能力不斷升級,在奢侈品市場更有舉足輕重的位置。貝恩諮詢去年底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去年全球奢侈品銷售額預計將達到二千八百一十億歐元,按不變匯率計算增長百分之四,當中,中國消費者在全球奢侈品市場佔比高達百分之三十五,為一九年的增長作出九成的貢獻。武漢肺炎疫情限制中國旅客出外消費,本地商場關閉,市民減少外出,亦影響本地購買力,對名牌造成的打擊將非常沉重。

現時不少外國品牌的主要收入均是來自中國,以美國的蘋果公司為例,大中華區收入佔比高達百分之十五。蘋果剛公布首季業績,去年大中華區收入回復增長,回升至一百三十六億美元,蘋果在中國的iPhone銷量實現雙位數的增長。不過,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散,蘋果已決定暫時關閉其在大陸的門店。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師Daniel Ives和Strecker Backe預料,此舉將會推遲一百萬部iPhone的銷售。

全球最大連鎖咖啡品牌星巴克,中國區收入佔比達一成,該品牌在中國擁有四千二百九十二間分店,因應今次武漢肺炎疫情,須暫時關閉二千多間分店,星巴克預期會有暫時性的重大財務衝擊,後續須看需要關閉多少家分店以及時間有多長。

夠力挽狂瀾

今次於中國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將令全球經濟受到重挫。雖然今次的疫情比沙士較為嚴重,確診個案遠遠高於當年的五千多宗,但有了上次的抗疫經驗,加上中國的國力亦大大增強,市場有信心,中國有能力應對問題。

瑞銀汪濤預計,中國政府會進一步採取寬鬆政策來穩住經濟成長,例如祭出財政政策,為受影響企業減稅降費,特別是小微企業,對受疫情影響的居民和地區提供定向支援,並進一步加碼基礎建設投資,央行也會增加流動性投放,今年至少再降準一百個基點,下調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十五至二十個基點,對影子信貸的管控也可能會小幅放鬆。汪濤認為,有鑒於本次疫情衝擊應是一次性的,隨經濟活動恢復常態,預計明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反彈至百分之六。

百達資產管理首席經濟師Patrick Zweifel預計,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看來很可能比沙士嚴重,但內地有足夠餘地減輕衝擊。他認為,中國掌握減輕經濟衝擊的工具,估計人民銀行過去兩年的貨幣政策明顯較為緊縮,有餘力推出大量貨幣刺激措施,若央行降低中國銀行業存款準備金率二百個基點,如同釋出四千六百億美元(相當於逾三萬二千一百七十億人民幣)的流動資金,相當於中國GDP的百分之三。再者,參考○三年的做法,內地當年降低了營業稅和公司稅,如今內地財政上亦有採取刺激措施的空間。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