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全力抗疫後 救經濟五招


武漢肺炎已在全國擴散。

武漢肺炎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成為二○年第一隻,隨時是最大一隻黑天鵝。市場預期,疫情一定會對中國今年首季GDP增長造成打擊。

不過,參考○三年「沙士」的經驗,影響只屬短暫,當疫情一過,經濟便會回復正常。加上今次內地政府早於中美貿易戰未休戰前已準備好救經濟的措施,如今遇上逆風,自然會加大力度,因此,風雨過後,相信經濟仍可迎來反彈之喜。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繼續擴散,目前未有跡象顯示疫情受到控制,分析更認為,疫情高峰期未到,可能要捱到春天過後,天氣回暖時才有轉機。

世界衛生組織近日決定上調新型肺炎的疫情風險,但仍不屬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世衛承認,日前在報告稱,病毒的全球危險性是「中等」屬評估錯誤,因此作出調整,將病毒在全球範圍的危險程度上調至「高」、在中國的危險程度為「極高」。世衛發言人亞沙雷維奇(Tarik Jasarevic)上週才表示,估計中國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人數將會增加。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與該組織西太平洋區域主任葛西健於一月二十七日飛抵北京,以了解疫情的最新進展,並與中國政府當局及衛生專家討論,藉此繼續為疫情提供支持和防護。

德國格廷根大學教授於曉華應用經典的傳染病SIR(Susceptible Infected Recovered)模型來預測本次疫情的演化,病毒爆發後大概在九十日就會到達高峰。以沙士為例,首位患者於○二年十一月中旬發現,疫情在翌年的三至五月加速擴散,到六月基本得以遏制,持續時間超過六個月。今次新型冠狀病毒第一個病例於去年十二月八日發現,五十日左右開始集中爆發,若九十日達到高峰的話,四月上旬左右接近尾聲,五月上旬疫情結束。

雖然港大微生物學系聲言已研製新型冠狀病毒疫苗,但疫苗先要在多類動物身上均證實有效且安全,後再進入人體臨測試階段,難以在短期內推出,故談控制疫情屬言之尚早。市場已預期,中國今年的經濟將會受到明顯打擊,在中美貿易大傷元氣之後,再踩多一腳。

「保五」隨時失敗

去年底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目標是要實現「六穩」,即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不過,武漢肺炎爆發後,「六穩」要達到恐怕有難度。

瑞穗銀行駐新加坡戰略主管瓦拉坦(Vishnu Varathan)表示,疫情的擴散會帶來市場的不確定性及恐懼,有可能讓中國的經濟活動冷卻,甚至「騎劫」經濟復甦。瑞銀亞洲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亦認為,若疫情短期內無法受到控制,零售、旅遊、酒店和餐飲、運輸等行業,勢必受到明顯衝擊,今年第一季及第二季的情況會最為嚴重。

李克強早前親自到武漢視察抗疫情況。

法國興業銀行表示,若到三月份疫情仍不能穩定,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速可能降至百分之六以下,而今年百分之六的經濟增長率為一個重要心理關口,此經濟增速將能夠確保中國領導人實現一個具有重要政治意義的目標,即GDP總量較一○年水平增長一倍。

Oanda資深市場分析師Edward Moya指出,愈來愈多人意識到,實施旅行禁令將對經濟產生重大影響,有人預期今年首季中國經濟增長可能被拖累一個百分點,甚至更高,即今年首季經濟增長不僅不能「保六」,有可能「保五」亦會失敗。

嚴重打擊消費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黃益平指出,武漢肺炎對經濟最直接的影響是出門減少,很多地方已經實施「隔離」措施,不少疫情嚴重的城市甚至直接「封城」,甚至有報道稱,部分地方把公路掘斷。不出門會影響消費,特別是服務品的消費,包括旅遊、交通、娛樂、零售、餐飲等,加上現在適逢春節假期,影響就更大。

北京、上海、江蘇等地已經宣布春節假期後推遲開學時間,而工廠、私人企業相信亦要推遲開工,黃益平認為,中國兩億多的農民工,絕大部分現在都在放農曆新年假,估計大部分無法按原計畫回到就業的城市。

此外,香港已經宣布,二月底之前暫停所有來往武漢的高鐵與航班,相信來華的外國旅客數量亦會急劇減少,當中包括不少商務旅客,勢將影響出口與直接投資,企業收入受到衝擊,再影響到就業。他估計,按一八年全國服務業的就業人數三億六千萬人計,即便只有百分之五就業人失去工作,也有將近二千萬人。

最慘是,疫症爆發的時間正好碰上中美貿易戰之後,中國的GDP增長正在下滑,去年一季度的增長有百分之六點四,到第四季已跌至百分之六。雖然第四季度已見喘定,消費、投資與生產的按月增速出現小幅度回升,但受疫情影響,二○年首季經濟增長的下行壓力再次增大。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初步評估,新型肺炎可能令中國的GDP增速減少一點二個百分點。

雖然現時疫情未過,但市場已開始討論其後的經濟補救措施,憧憬政府會推出較以前更強的刺激方案,疫情受控之後經濟有機會出現較明顯的反彈。大摩便認為,如果疫情在未來兩個月出現高峰,中國第一季經濟增長可能被拖低零點五至一個百分點。不過,在市場重建庫存及逆週期措施之下,之後的經濟可能會復甦。

摩通亦指,在沙士爆發期間,當確診個案出現急升,對經濟影響才較顯著,即是說未來一至兩季,經濟有明顯下滑風險,但之後會出現反彈。摩通認為,今次官方較快速採取措施控制疫情,預期武漢肺炎對全年經濟影響未必會太大。

人行放水是其中一招可行的刺激經濟方案。

瑞銀汪濤指出,新型冠狀病毒與○三年沙士疫情有諸多相似之處,但今次疫情政府介入時點較早、態度更加積極主動,而且防疫能力也有大幅提升,因此本次疫情是否也會像沙士一樣持續六個月以上,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他指出,當年沙士疫情嚴重影響相關季度的中國經濟,但○三年第二季房地產銷售按年勁升百分之三十四、新開工升百分之二十八、投資更升百分之三十三,部分可能是由於沙士期間政府保持較為寬鬆的宏觀政策。此外,當年政府為受沙士影響的相關行業提供了定向財政支持,如免除旅遊、交通、飯店和餐飲行業的部分政府收費;貨幣信貸政策則更為寬鬆,M2年增從○三年三月的百分之十八點五,升至五月的百分之二十以上,到○八年再升至百分之二十一點七。

汪濤認為,若政府加碼政策寬鬆力度來支撐疫情帶來的經濟下行壓力,以及疫情直接影響的相關行業,相信有利於零售、旅遊、酒店和餐飲、運輸等行業之後的反彈。

憧憬降準降息

分析認為,內地政府其實有不少招數可以推出。黃益平就指出,經合組織為財政健康劃過兩道邊界線,一是財政赤字不超過GDP的百分之三,二是公共債務低於GDP的六成,兩條線的關鍵是政府整體資產負債表,但僵硬地死守百分之三的赤字率,其實是沒有必要。其次是,中央、地方的財政要算總賬,過去幾年中央財政擴大赤字,但地方平台融資收縮。宏觀政策要穩增長,但今次更關鍵的是要穩民生、穩社會。參照美國在全球危機期間的做法,國務院或許可以經全國人大授權,建立一個專項的緊急「救助基金」。

他亦提出多項建議以穩住經濟,首先,人民銀行可以適度放鬆貨幣政策,包括增加注入流動性與引導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下行。財政與監管部門亦應該支持金融機構加快處置不良資產,補充資本金,才能讓金融機構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若有需要,財政部門可以考慮為困難企業的貸款提供臨時性的貼息。

中信里昂就指出,當年沙士爆發時,中央以寬鬆貨幣政策作回應,以外匯儲備刺激本土流動性。該行相信,為了降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人行將提前推行貨幣寬鬆政策,二月有機會透過降低LPR即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以及MLF即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利率,如果情況轉差,第一季有可能降準五十個基點。

人行於一月二日已宣布,一月六日起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零點五個百分點,性質屬全面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八千多億人民幣(下同),從而有效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穩定資金來源,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直接支持實體經濟。人民銀行於去年先後三次降準,市場憧憬仍有利息下調的空間。汪濤便預計,今年央行會再降準五十個基點、降低MLF利率十至十五個基點,從而保持銀行間流動性寬鬆,引導市場利率下行。

香港政府仍拒絕全面封關,有機會令香港出現更多確診個案。

第二個可行的措施,就是為新經濟渠道提供各種政策支持,增加網絡消費。黃益平認為,老百姓不出門,可以叫外賣,可以在京東、淘寶上購物,甚至到網上看電影,相關服務仍然需要人來提供,包括加工及投遞,所以若政府可以為這類新經濟渠道提供防護、消毒器材,甚至經濟補貼,就能幫助降低疫情對消費的衝擊。

統計局的數字顯示,一九年全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四十一萬一千六百億元,按年升百分之八。當中,全國網上零售額就佔去十萬億元,佔比高達百分之二十五,而增幅較整體高,全年升百分之十六點五。其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八萬五千二百億元,增長近兩成,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達百分之二十點七。

積極財政政策

第三招是可為中小企業提供稅收等優惠,幫助他們度過難關。不少小企業的經營狀況本來已經非常困難,今次疫情令相當一部分餐飲、交通、旅遊、零售、製造等領域的中小企業更加難過,甚至一些大型企業也可能遭遇很大的財務困難。不過,由於影響都屬暫時性,政府可考慮採取一些措施緩解所有這些企業的困境,例如大規模地減免它們的稅收,甚至為部分企業提供一次性的補貼。

財政部的資料顯示,去年中國累計新增減稅降費超過兩萬億元,佔GDP比重超過百分之二,成功拉動全年GDP增長達零點八個百分點。國家稅務總局指,所有行業稅負均不同程度下降,有效激發了市場主體活力,增強經濟發展信心,特別是深化增值稅改革後,月均淨增一般納稅人八萬八千八百戶,相當於改革前的近兩倍。

中國財政預算績效專委會副主任委員張依群表示,明年繼續實施積極財政政策依然有一定的減稅降費空間,只是整體空間不會與去年般大。

救經濟的第四招是幫助受疫情衝擊而失去工作的人員,特別是缺乏良好社會保障的農民工。過去農村是農民工的蓄水池,城市經濟形勢好,農村的人都出外打工,但經濟形勢逆轉,很多農民工就會暫時返鄉。政府可以提供不同形式的幫助,包括就地尋找再就業的機會,甚至提供臨時性的生活補助。

第五招就是經常使用的增加基建,但分析認為,需要針對性地增加公共服務設施建設,而不應盲目建設,可建的項目包括醫院、學校和城市交通。其實今次疫情亦暴露出問題,大部分中部地區城市包括武漢,人均醫療設施偏少,所以要趁這個機會進行改善,增建醫院。最近全國開始推開戶口制度改革,特別是在地級市層面,將來大量的農村人口進城,對於醫療、教育、交通和住房能力都可能構成挑戰,政府可以未雨綢繆,降低未來公共衛生風險事件的概率。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