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武漢肺炎+社會動盪 財爺派錢 宜拓新路


武漢肺炎於內地確診宗數已增至四百宗以上。

踏入新的一年,香港似乎未能迎來好開始,內患未平,外憂又至。一方面再遭評級機構下調主權評級,另一方面,疫症又有機會再殺到,進一步打擊已經非常疲弱的旅遊及零售業。

經濟衰退,財爺勢必派錢,以致財赤乍現。不過,如果用得其所,用以開拓新出路,不再單靠旅遊及零售業,重新發力大搞高端教育及醫療產業,則是香港之福。

反修例運動經過半年有多,動盪仍然未能平息,經濟活動受阻、訪港旅客大跌、零售及旅遊業受到嚴重衝擊,香港經濟出現負增長,主權評級亦再被下調。

評級機構穆迪於週一(二十日)公布,將香港長期信貸評級由Aa2降至Aa3,屬一七年五月以來,穆迪第二次將香港的評級下調,現時的評級僅較中國高出一級。穆迪指出,港府自治權受到的制約比想像中大,且管治能力亦遜於預期,為降級的主要原因。

穆迪表示,是次降級反映特區政府的自治權所受到的限制或較想像中更加嚴重,認為實際的自主權或預期變化將帶來風險,並影響外國政府對港的政策,例如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或進一步削弱港貿易政策的效力,減低香港的競爭力和經濟實力。穆迪又指,如果中港之間的體制再度融合,並令香港在立法、司法或行政上的自治權進一步受到限制,將有可能再次下調香港評級。

管治能力差過預期

該機構稱,在過去九個月內,港府缺乏針對港人在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上的實際計劃,認為港府的體制及管治實力偏弱,遠低於該機構先前估計。此外,港府對於部分港人的政治訴求,以及生活水平、住屋成本和財富再分配不平等問題,反應明顯地遲緩,相信港府推出的數項財政刺激方案,未能有效地解決社會的深層次問題。穆迪又指,去年十一月,民主派於區議會選舉中大勝,創下有紀錄以來的最高投票結果,然而港府卻沒有明確的回應。

就穆迪的降級行動,政府發言人回應稱非常不認同,並對穆迪的決定感到失望。港府指,穆迪對香港的信用評級與香港良好的信用基礎不符,認為目前港府的財政狀及資本市場表現良好,銀行體系穩健及資本充足等,能為港提供強大的緩衝以應對挑戰。至於持續的社會動盪反映香港存在深層次問題,港府即將就此獨立研究及檢討,又指香港面對的部分社會問題包括財富不均、人口高齡化等並非香港獨有,更沒有影響香港的制度優勢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貿易中心等的核心競爭力。

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亦指,穆迪再下調本港主權評級的決定屬「是不公平做法」,認為穆迪從政治角度看香港,作出針對性批評並不恰當,對此感到遺憾,指穆迪忽略了香港的制度優勢。他續指,獨立檢討委員會在短期內將投入運作,全面檢視深層次矛盾。

三居其二 已降評級

其實三大信貸評級機構中,已有兩間先後下調香港的評級。惠譽於去年九月,反修例運動最激烈的時候率先出招,將香港評級由「AA+」下調至「AA」,展望評級負面,為二十四年來首次下調香港評級。

惠譽當時指,持續數月的衝突及暴力事件,正測試一國兩制框架的韌性,雖然預計框架將保持不變,但香港在經濟、金融及社會政治方面,與中國的聯繫逐步提升,反映香港持續融入國家治理體系,將帶來更大的體制及監管挑戰,令到香港與中國的主權評級差距收窄。惠譽認為,近期的事件令國際對香港管治制度、法治質素及效率的看法,造成長期損害,並質疑營商環境的穩定性。即使對示威者要求作出讓步,香港仍存在一定程度的公眾不滿情緒,社會動盪可能再度爆發,或進一步削弱對公營機構的信心、損害對香港管治、制度、政治穩定及營商環境的看法。

反修例運動持續半年以上,對經濟造成明顯衝擊。

渣打銀行(香港)大中華區高級經濟師劉健恆表示,穆迪調低香港評級對中小企營商信心影響不大,當多間評級機構均同步進行降級行動,才會對本地中小企借貸成本有較大的負面影響。不過,三間評級機構已有兩間有動作,只剩標普仍然按兵不動,但近期發表的報告,亦不看好前景。標普預計,今年亞太地區經濟增長將會放緩,香港和印度下調趨勢將較明顯。該行認為,亞太地區經濟增長減慢,可能會影響部分銀行的資產質量,而市場仍有經濟增長放緩對資產質量產生的潛在溢出效應、企業盈利前景變弱和低利率水平等風險。

失業率進一步上升

香港政府管治出現嚴重問題之際,又被另一個極壞的消息夾擊,曾為香港人造成極大傷害的疫症有機會重臨。於湖北武漢市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擴散至多個省市,更確定可以人傳人,現時全國確診病例增至超過一千三百宗,死亡人數亦升至四十一人。

除了在源頭武漢有大量新增病例之外,其他地區的確診病例亦正不斷增加,甚至已擴散至海外。香港方面成為第二個最大的懷疑個案地區,週三更已錄得首宗確診個案,暫時有超過一百一十八宗懷疑個案,其他海外國家包括日本、泰國、越南、新加坡、澳洲甚至美國,亦已錄得懷疑及確診個案 。

張建宗出席行會前見記者時表示,政府會嚴陣以待武漢肺炎,目前已達至最高級別戒備,已按會出現人傳人的情況作最壞打算,並絕對不會掉以輕心,絕對不能忽視病毒傳入香港的可能性。與香港只有一岸之隔的澳門,週三已有首宗確診個案。○三年的沙士對香港造成極大的傷害,除了近三百人死亡,近一千八百人受到感染,經濟亦經過一段長時間才能復甦。

反修例運動令香港的經濟受到嚴重打擊,早前公布的數據顯示第三季GDP錄得百分之二點九的跌幅,創十年最差表現。不過,分析擔心,若疫症來臨,造成的傷害將會更加嚴重。香港去年十至十二月失業率報百分之三點三,零售等行業失業率維持在百分之五點二,雖然數字為三年來最差,但整體失業率其實只較上一季度微升零點一個百分點。

相比之下,○三年沙士爆發之時,失業率遠高於現在。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字,○三年三至五月的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八點三,四月至六月再進一步升至百分之八點六;期間,就業不足率亦由百分之三點八升至百分之四點三。

○三年第二季度,本港GDP錄得百分之零點五的跌幅,當年香港零售業連續數月跌幅一成多,樓市在○二年底至○三年八月,最多跌兩成;恒指在沙士期間,最高的跌幅達百分之十七,政府最後投入一百二十億元去救市。

幸好中央政府在沙士疫症全面退卻後,宣布開放「港澳個人遊」,自由行令香港經濟急速復甦,○三第三、四季度的GDP更錄得百分之四及五的大反彈,全年增幅達到百分之三點三,比○二年更高。

考慮三大服務範疇

不過,同一招已不能如此有效,自由行推出十多年,內地遊客對香港的旅遊熱情亦已逐漸冷卻,隨著內地人的收入不斷上升,出外旅遊的首選再不是香港,即使反修例運動完全遏止,武漢肺炎疫情亦可控,香港未來亦不能再單靠內地遊客去支撐零售業。

內地旅遊預定平台同程旅遊早前發表「二○二○春節黃金週居民旅遊消費趨勢報告」,預計內地農曆新年七日長假期將有四億五千萬人出外旅遊,國外短線遊十大目的地當中,已不見香港的身影,首位為泰國曼谷,日本的大阪及東京分別佔第二、三位,十大當中就有六個日本城市。

香港理應趁現時反思未來的經濟出路,不少學者均認為,香港未來應該朝高增值產業發展。其實經歷○八年金融海嘯後,香港政府亦曾思考過產業單一化的問題,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提出發展六大優勢產業的計畫,包括文化及創意、教育、醫療、環保、檢測認證,以及創新科技,可惜只聞樓梯響,其後的特首亦未有特別去跟進,十年後,六大產業在GDP中佔比依然處於單位數。

反修例風波之下,香港的旅客量已錄得大跌。

 

 

 

 

 

 

 

 

 

 

 

香港中文大學房地產及金融助理教授胡榮認為,香港在服務業具相對優勢,可以延伸到教育、醫療產業,發揮產業優勢,再加上緊鄰粵港澳大灣區的潛力市場,若能實現轉型,將有機會慢慢紓解香港的經濟困局。

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院長蔡洪濱上月出席經濟高峰論壇時亦指,本港經濟著重金融貿易業,惟全球貿易正出現去全球化、去中介化兩大趨勢,對香港經濟結構帶來巨大挑戰,未來必須提倡創新轉型,以減低對金融業的依賴。

他解釋,從中美貿易戰開始,已出現去全球化的趨勢,過去全球貿易額及對外投資額佔全國GDP的比例一直上升,惟近期該比例已見增長放慢,將對依賴金融業的香港帶來很大挑戰,即使新加坡並無香港近月面對的政治問題,但其經濟增長亦已出現問題。另外,在面對數據管理技術的衝擊下,不少領域出現去中介化的現象,早前他與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討論時,對方提到從今年開始通過自家平台,期望做到二百億美元貿易額。他認為,阿里自建貿易平台,就去中介化的過程,隨著科技發展不斷推動去中介化,會對香港部分強調「中介」角色的傳統產業帶來打擊。

他認為,在數字革命的去中介化下,香港難以為繼,而在科技創新領域,數據、市場和人才方面香港都沒有優勢,因此,香港未來應轉型發展以醫療、教育、文創為主的高端服務業,並要釋放這些產業的供給能力,導入國際需求,需要政府大力進行制度創新。

起步太遲 專攻高端

曾蔭權於○九年的《施政報告》宣布要推動的教育產業,但其後被特首梁振英「叫停」,目前可研究能否重新上馬。

大學學位競爭非常激烈,而香港幾間大學在國際上的排名亦非常之高,一向吸納不少內地學生到港。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於二○二○《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的整體排名為三十五位,而科技大學及中大的排名亦在全球第一百名之內。

根據教資會的數字,近年就讀本地八所資助院校學位課程的非本地學生人數持續增加,差不多每六名學生,就有一名非本地生。在一七∕一八年的非本地學生人數為一萬七千人,較一○∕一一年的一萬人大幅增加,佔學生總數的比例亦由百分之十四升至百分之十七。香港的非本地生中,大多來自內地,佔比超過七成。

智經研究中心的報告指,香港在高等教育市場具發展潛力,實際上可從兩方面著手,包括為港「輸入」內地及海外生,以及向內地及海外「輸出」香港教育服務。「輸出」高等教育服務部分, 是本地大學北上開辦分校,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大學已於深圳設立分校,其他院校亦有計畫。

此外,要鞏固香港作為區域教育樞紐的地位,吸引國際著名學府來港辦學,亦是一個可行模式,不單可以讓本地學生有更多升學選擇,亦可進一步開拓非本地生市場,讓香港的教育產業發展更多元而全面。

此外,香港於多年前已揚言想發展醫療產業, 近年不斷有內地人湧到香港打防疫針,亦已引證需求龐大。不過,醫療產業化一直未見大進展,反而被週邊國家追上,泰國最為進取。泰國衛生部一五年已吸納到三百萬人次到當地進行醫療旅遊,一七年收入達六十億美元。泰國亦將推出「醫療簽證」,允許持有人在泰國居留一年時間,用於接受治療;簽證適合六個阿拉伯國家和東盟國家柬埔寨、老撾、馬來西亞、越南以及中國。香港一直存在醫護人手不足的問題,除了可輸入海外醫護人員,亦可透過發展極高端醫療服務與泰國競爭,只求質不重量。養和醫院分別於一六年及一七年完成兩宗活體肝臟移植,手術價格分別為一百六十萬元至一百八十萬元,雖然現時的案例較少,但亦引證香港有發展高端醫療旅遊的優勢。

因此,財政司司長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與其派錢利民紓困,不如花錢為經濟開拓新出路,這樣即使出現財政赤字,也是值得。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