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中美休戰 人民幣反彈 A股大勇


人民幣匯率近日立即回升。

打足一年半的中美貿易戰終於有好消息,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飛到華盛頓與美國代表簽署首階段協議,令集中在關稅戰的上半場貿易戰結束,雙方暫時停火。美國亦率先釋出善意,將中國剔出匯率操縱國之列,令人民幣立即反彈。人民幣今年勢保持高位,加速A股及債市資金流入,中國金融市場將迎來一個大好之年。

外媒消息指,首階段中方將同意向美國購買二千億美元美國商品,包括八百億美元的製成品、五百億美元的能源產品、四百億美元的農業產品,以及三百五十億至四百億美元的服務業產品。

雖然首階段協議順利簽署,但市場焦點已轉移至第二階段的談判何時才開始。特朗普亦預告了,起碼要等到十一月美國總統大選完結後,才可達成協議。分析認為,第二階段的談判,難度會較首階段更高,中美雙方經過一年半的角力後,才可以落實首階段協議,意味第二階段需要更長的時間,貿易戰可能成為中美關係的新常態。

美國《外交政策》指出,即使中國履行了其在該協議下的承諾,亦不等於兩國之間更廣泛競爭的結束,地緣政治對抗的力量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發展模式與美國經濟體系之間的差異都太大。相反,該協議將標誌轉向經濟競爭的第二階段,這一階段將以進出口控制、投資限制和制裁來對抗,而非關稅。

文章指,華府過去兩年一直在秘密地為第二階段的角力建立法律和監管架構,一八年美國國會通過立法,加強對先進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的出口控制,並加強對外國在美投資的審查;去年十一月,特朗普政府和國會採取措施,阻止美國公司在美國使用中國電信網絡設備;愈來愈多討論應對中美之間的商業和投資關係施加更多限制,例如限制聯邦僱員退休基金在中國的投資等。

剔出匯率操縱國名單

儘管不明朗因素仍多,但至少雙方可以休戰,而美國亦已釋出善意,將中國剔出匯率操縱國的名單。距離中美兩國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足四十八小時,美國財政部發表報告,撤銷對中國操縱匯率的指控,不再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仍然與其他九國同列觀察名單。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在新聞稿表示,中美達成重要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將為美國勞工與企業帶來更大的經濟成長與機會,中國作出可落實的承諾,提高透明度與問責制的同時,避免貨幣競爭性貶值。

報告指出,人民幣在去年九月初貶值至一美元兌七點一八人民幣後,在十月升值,目前匯率約為一美元兌六點九三人民幣,在這種情況下,財政部決定不應再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儘管有十個國家匯率政策需要密切關注,但目前沒有任何美國重要貿易伙伴符合九八年及一五年認定的貨幣操縱國標準。

劉鶴(左)與特朗普簽署首階段的貿易協議。

美國財政部於去年八月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為美國二十五年來首次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美國亦打破每半年更新一次的規定,於五月提交報告時未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但三個月之後卻突然反口,明顯是在貿易戰上故意打擊中國的手段。事件引發中方強烈不滿,而國際市場對美國此舉亦不太認同,因為美國欠缺充分理據證明中國在操縱匯率。對於美方的「知錯能改」,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回應指,美方的最新結論符合事實及國際社會共識。他稱,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曾多次重申不會搞競爭性貨幣貶值,沒有亦不會將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

分析認為,由於事實上,中國根本沒有操縱匯率,所以美方的舉動不會有實質影響,但在市場對中國及人民幣的前景信心提升下,人民幣立即大升。受消息刺激,人民幣兌每美元匯價造好,週二(十四日)開市中間價上調三百零九點子,至六點八九五四,離岸及在岸價均升穿六點八七的半年高位。到週三,中間價進一步升至六點八八四五,較前一交易日升值一點零九點子。

經濟增長「保六」撐人幣

德國商業銀行認為,取消匯率操縱國一事喜出望外,預期人民幣有望上破六點八。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亦認為,人民幣可能將衝上六點八的水平。她預期,今年中國經濟增長料將能「保六」,通脹於一月見頂。短期內,隨著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簽訂,市場的預期肯定是比較好的,不過,今年有美國大選及其他因素左右,匯率可能在窄幅的波動,會處於六點八至七之間。

去年人民幣一直處於弱勢,截至去年底,人民幣兌每美元中間價報六點九七六二,全年貶值一千一百三十個基點,相等百分之一點六四六。在去年十二月初,人民幣匯率走勢已開始見轉機,因為第一階段協議基本達成,而到本週已收回失地。

除了貿易戰因素,經濟增長能「保六」亦對人民幣有支撐作用。去年下半年開始,逆週期調控力度加大,PMI指數已連續兩個月為五十點二,升回榮枯線之上,顯示逆週期調控有效,宏觀經濟回穩。從近期進出口等經濟數據表現看,去年十二月進出口數據表現亮眼,進出口、進口和出口規模均創出歷史峰值,經濟回暖和市場信心回升令進出口升幅增速,有利於保障今年經常賬戶順差的穩定,因而令人民幣保持強勢。

中國將在未來兩年加購三百二十億美元美國農產品。

中國海關公布,按人民幣計,中國去年十二月出口按年增長百分之九;期內進口大增百分之十七點七,兩者均遠勝市場預期。全年計,進口、出口、進出口均創新高。去年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三十一萬五千四百億元人民幣(下同),按年增長百分之三點四,其中,出口達十七萬二千三百億元,增長百分之五。雖然中美貿易額大降,但中國的出口仍然強勁。中國去年對美國進出口為三萬七千三百億元,按年跌一成,而全年對第一大貿易夥伴歐盟進出口增長百分八;東盟成為第二大貿易夥伴,進出口增長百分之十四點一。

四大受惠行業逐個數

人民幣向好,對A股及內地的債市來說,就自然屬好消息。過去一年,外資已在不斷加碼掃中國資產,而在人民幣轉強之下,勢頭將有增無減。A股在好消息刺激下已立即反彈,而四大受惠人民幣上升的產業,更加被看高一線。

當中,航空業一向最受惠人民幣上升,因為購買飛機及進行相關貸款主要採用美元計價,佔總成本約三成的燃料成本亦是美元付款,人民幣升值將可減輕航空業負債端的負擔。此外,人民幣回升有利刺激內地居民出國旅遊的意慾,對航空需求自然有大增長。

除此之外,礦產亦同樣持較高的美元借款比重,對原材料進口需求大,人民幣升值可形成一次性的匯兌收益,及降低原物料進口成本。中國為全球最大的紙漿進口國,造紙產業因而成為內地第三大用匯產業,人民幣升值亦會令進口原料成本下降。

金融業方面也有好處,人民幣升值將增加商業銀行資產財富效應,使銀行的債權價值提升,而外資基於人民幣升值的預期,亦會傾向於透過購買銀行股的方式間接買進人民幣資產。

市場正正憧憬,外資今年會加碼購入人民幣資產。瑞銀指出,今年是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的大年,但由於宏觀政策仍存在不確定性,故對今年A股表現審慎樂觀。瑞銀中國全球金融市場部主管、瑞銀QFII義務負責人房東明表示,目前海外投資者透過北向通路(如滬股通、深股通)持有A股的總金額是二千億美元,加上QFII有一千億美元,總體海外資金持有A股的規模是三千億美元,約佔A股市場總市值的百分之三點五。瑞銀投資研究部中國策略主管劉鳴鏑則預估,若今年MSCI不上調納入權重,年內流進A股的境外主動資金規模可達到三千億元。野村東方國際研究部主管高挺更指出,今年機構投資者具有較高的A股配置需求,預計今年A股會有約四千六百億元的資金流入。

受惠貿易戰的進展,投資者看好A股表現。

在人民幣匯率趨穩預期下,北上資金對A股繼續保持強力姿態。統計顯示,自去年十月初以來,北上資金已連續十四個星期淨流入A股,創互聯互通機制開通以來的紀錄。在六十六個交易日內,僅有六個交易日出現淨賣出,期內交易日累計淨買入額超過二千億元。

境外機構狂增持中債

除了股市,人民幣勢頭好,債市亦將吸納大量資金湧入。市場人士認為,息差吸引、市場穩步開放再加匯率優勢,成為三大吸引外資連續增持人民幣債券的因素。去年在人民幣處較弱勢的情況下,內地債券的吸金能力就已經非常強勁。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本月公布,去年境外機構投資者淨買入中國債券突破萬億人民幣大關。截至目前,境外機構投資者持有的中國債券已超過兩萬億元。去年境外機構投資者買入債券三萬二千億元,賣出債券二萬一千億元,淨買入一萬一千億元,全年交易量增加百分之六十六。截至去年底,共有二千六百零八間境外機構投資者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投資類型以政策性銀行金融債佔最大部分,達百分之四十三,其次為國債及同業存單,分別佔百分之三十三及二十。

Wind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底,境外機構持有的人民幣債券規模已達二萬一千八百七十七億元,全年增加四千五百七十八億元。分析認為,外資大舉湧入中國債券的主要原因,是全球多個國家目前正處於負利率的狀況,去年全球負收益債券規模一度超過十七萬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歐洲正處負利率狀態,而美債收益率亦在下跌,相比之下,內地的債市就更為吸引,在主要經濟體中鶴立雞群。去年全年計,中美十年期國債的息差處於歷史高位,超過一百二十個基點。

流入債市規模達萬億

中國的債市加速與國際市場的接軌,亦是吸引投資者進場的原因之一。去年四月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正式納入在岸人民幣債券;摩根大通亦於九月宣布,今年二月開始在全球新興市場多元化政府債券指數中納入在岸人民幣債券。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表示,聯儲局減息預示世界正在進入一個低通脹、低利率、低增長的時代,且可能會延續相當長時間。中國債券市場、中國利率水平變得非常有吸引力,今年仍會是外資進入中國資本市場的「大年」。

中金公司研報指出,中國債券是全球估值窪地,境外機構看好中國債券的配置價值。中金近期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絕大多數接受調查的債券投資人士認為,今年境外機構配置中國債券的力度會明顯上升,規模可能達到七千億至一萬億元以上。

歷史數據顯示,中美國債息差與債券市場國際資本流入存在關係,去年第一季,中美十年國債收益率之間的息差平均為四十八個基點,第二季度上升到九十六個基點。同期境外機構增持人民幣債券的規模由一千零七十二億元升至一千九百五十二億元,升幅超過八成。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