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創業家專訪】Yoan Kamalski | 共居新世代.The age of co-living


Yoan Kamalski
Yoan Kamalski

時代的改變,需要新經濟模式配合,而「共享經濟」正是新時代的產品。由「共享」理念開始,從汽車出行、單車、共享辦公室,以至共居(co-living)等,無孔不入地走進多個生活層面,目的都是為了方便生活,令城市更具宜居性,亦更合乎今日在建基於完善網絡科技下,時間、空間不再受限制的生活模式,同時成為初創公司的搖籃,商機處處。於亞太區專營「共居」業務的Hmlet,自2016年成立至今,已成為區內發展最迅速的共居空間公司,在新加坡、澳洲及日本均有據點,並於2018年7月進軍香港,經過短短兩年多發展,目前已是香港的業界龍頭。
Text /Jerry Hui

剛過去的2019年,Hmlet於香港的業務踏入新里程,其位於旺角朗豪坊商場附近,亦是目前為止全港最大的共居空間,以及Hmlet在香港的第50個共居空間、全球第93個據點——Hmlet Zion Apartments,已於11月初正式開業,標誌著 Hmlet 成為香港擁有最多據點的共居空間公司。 Hmlet 在香港的據點,已分布九龍新界,從旺角、南昌、銅鑼灣、中環、西營盤,以至中半山等,而租賃形式包括單人房、住宅及單棟物業不等,租金亦較傳統房屋便宜。

位於旺角砵蘭街的 Hmlet Zion Apartments ,便設有57間不同房型的客房,月租由11,000 港元起,每間客房均配備精心設計的家具和設備,另外亦有公共空間部分,有助為住戶建立緊密連繫的社區。Hmlet乃特意於Hmlet Zion Apartments 的頂層, 即27樓設立共享空間及天台燒烤區,而為促進住戶間的交流,住戶亦定期受邀參加各種社區活動,如有為外籍人士特設的 Hong Kong Language School 廣東話課程、由 Red Bull 及 Aperol 等合作夥伴協辦的派對及聚會均一應俱全。在講求生活流動性的今日,「共居」正好就是新時代的產品,而一個擁有緊密社區文化的「共居」空間,正正就是「共居」的重要價值所在,因此其租戶多為年青人,特別是年青專業人士。
C:Capital CEO
Y:Yoan Kamalski(Hmlet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為小村落建立社區
C:「共居」之所以成為發展契機,自然是基於土地供應問題,這問題在寸金呎土的香港尤其嚴重。根據調查,香港已經連續9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之一,於是才引來多個「共居」的經營者競逐市場,亦促成了Hmlet在近三年間的迅速發展。可以說說最初是如何成立的?
N:Hmlet是由我和Zenos Schmickrath一同在2016年創立的,我們既是好朋友,亦是長久的合作夥伴。至於創立原因,最初是因為我們將我們的半獨立屋租予了別人,從中我們發現到「共居」原來有市場需要,亦合乎新世代的工作模式,於是就開始去著手開拓這方面的生意。但我們不是一開始就做「共居」生意的,而是先成立一間物業管理公司,名叫Opscotch,負責管理在新加坡及東京的物業,其後慢慢將焦點轉移至「共居」業務,那就是Hmlet。由於物業售價持續上升,我們便不斷去找新的市場、新的物業,希望可以緊貼市場發展。

C:Hmlet出品的「共居」空間,有何特色?
Y :Hmlet是小村落的意思,在這個名為 “Hmlet”的小村落內,它所身處的地點除了易找,亦是一個社區。而這個「社區」,就是Hmlet的心贓地帶,其名下的所有物業據點,均有個共通點,就是無論是起居室或屋頂地方,住客間均可自由進行各種社交及聯誼活動,這在傳統的居住空間中是難以找到的。Hmlet的「共居」房價是可付擔得起,又具彈性,我們亦會提供各種生活設施,藉此為住客帶來一種歸屬感。

為物業市場提供更多選擇
C:但凡新公司在成立之初都是不容易的,可以透露初創期間在業務發展上遇到甚麼困難嗎?
Y:在Hmlet發展之初,「共居」的概念在亞太區內仍是很新的,然而我們都很清楚市場的需求,尤其是一些年青的專業人士。我們便以此信念,不斷去接觸一些投資者及業主,令他們相信投資「共居」是不錯的投資選擇,回報亦非常吸引。在集資方面,我們先在2017年獲得150萬美元的資金,之後是2018年11月在A輪融資所獲得的650萬美元資金;最近是在
去年7月,透過由 Burda Principal Investments 領導的 B 輪融資,籌得4,000萬美元。由於新資金不斷投入,於是Hmlet便可以作更大規模的發展。Hmlet自2016年創立以來,已成為亞太區內發展得最快的「共居」經營者,目前在新加坡、香港、澳洲及日本均有經營「共居」業務。我們將資金注入共居空間發展中,在各大樓價高企的城市提供實惠、靈活、可靠的居住方案。以香港為例,資金用作制定各種居住方案,讓本港的專業人士和年輕人有更多的居住上之選擇,同時建立緊密社區。

C:在「共居」概念上,投資者的想法是怎樣的?他們認為這是一門充滿前景的生意?
Y:Hmlet目前營運多種「共居」物業,包括共享房間及共享公寓等,而我們與多間國際房地產機構及業主均已建立了牢固的關係,令我們獲得很多優質的物業。而通過這種關係,Hmlet得以根據自己的需要,可以為物業進行各種設計及翻新,令物業的市場潛力被充份發揮。藉著Hmlet的努力,無論是投資者或發展商,他們都明白到,當他們將投資焦點,由傳統的房地產轉移至「共居」空間時,他們所得的利益,是將會更多的。

未來發展機遇處處
C:有市場需要,自然引來各方競爭。香港出現的「共居」市場,其實只是近一兩年的事,但目前市場上已湧現了不少經營者,你怎看目前的競爭情況?
Y:自 Hmlet 進入香港市場以來,便一直印證着我們的理念和營運模式,以切合市場的需求。有見不論是本地或外籍人士,我們的客人均鍾情於富彈性的共居生活概念,亦熱衷於社交活動,因此我們仍會繼續擴張。至於競爭情況,的確自去年開始已愈來愈多的競爭者出現市場,他們既有大型的發展商,亦有小型公司,全部都想在「共居」市場上佔一席位。但我們沒有視對方為競爭者,我認為大家反而有協力角色,在市場上互相補足。隨著城市化的發展,到2025年,全球會再增加多10億人口,而當中大部分新增人口乃來自亞太區,因此將為我們帶來更加多機遇。人口增長,但房屋供應量卻沒有合比例地增加,於是正正為Hmlet及市場上的其他發展商帶來更多發展機會,可以為市場提供一些更有長遠計劃,可以持續發展的房屋解決方案。

C:香港近來發生了很多事,經濟亦開始衰退,而香港作為Hmlet在亞太區內重要的發展城市之一,未來亦依然看好這個市場,仍會繼續投資下去?
Y:香港仍是全球生活指數最高的城市之一,平均每個物業的價值大約是120萬美元,而每位年青的專業人士,不論是本地或來自外地,皆在尋找一些以建立社區為主導,既價錢合理又富彈性的居住環境,因此我會認為Hmlet在香港的發展,是跟市場的需要互相呼應的。目前我們在香港管理250間房,出租率達95%,並希望於半年內增長至400間,至2020年增加至超過1,000間,這是我們對城市發展的承諾來的。明年初,我們會將Hmlet的服務帶到天后地區。


認識「共居」

根據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於網頁上解釋,「共居」 主要是由個人和共享空間組成的居住模式,住客透過共享空間和資源,例如共用廚房、客飯廳、餐具等,以減低租金和日常開支。同時,住客也可透過「共居」的居住模式增進彼此溝通交流,互相學習,從而建立人際網絡。中心亦表示,「共居」最早出現於1970年代丹麥哥本哈根的共同住宅計劃,其後逐步推廣至荷蘭、英國等地,近年已普遍見於歐美,甚至是日本、台灣和韓國等亞洲地方。這些地方的青年未必視「共居」為住屋問題的長遠解決方案,但他們可能因為不同的原因,例如負擔能力、生活方式的選擇或者希望拓展人脈,而去嘗試「共居」的居住模式。

Hmlet的創立

Hmlet 的起源是由創辦人 Yoan Kamalski 和 Zenos Schmickrath 出租其半獨立式住宅的房間開始。他們於短短一年內數度將房間出租,令二人發現住所不僅是共同居住的地方,更是一個建立友誼的空間。自2016年成立以來,Hmlet 成為了亞太地區發展最迅速的共居空間公司,目前已在新加坡、香港、澳洲及日本開設逾 90 個共居空間,目標於 2019 年底提供 2,400 間客房。Hmlet 的會員可享彈性租約、服務式客房和社區福利,如每月社區活動和其他生活福利。

Hmlet 於 2018 年 7 月擴展至香港,為業內目前規模最大的共居空間公司。在未來,Hmlet 表示會利用資金在全球 4 個國家、10 個城市,進一步實踐其獨特的共居概念,為年輕人打造更好的生活。至今,Hmlet 已在香港、新加坡、悉尼、東京開設業務,並計劃擴展至墨爾本和布里斯本等城市。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