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林筱魯:世界還能是平的嗎?


Thomas Friedman在2005年出版了《世界是平的》一書,隨即風靡全球。他擁抱資訊科技,認為繼運輸成本降低,資訊成本下降,知識與技術可更自由流通,隨意打破國界與文化屏障,抹平了世界,讓跨國企業蓬勃發展。利用資金與供應鏈崛起的跨國企業,迅速征服了自由市場的各個角落。

零售巨擘如沃爾瑪,餐飲巨擘如麥當奴,無不受惠於這股浪潮。然而,互通有無渠道中的中介角色,以往依憑資訊不對等而產生的利潤,都難逃被這越益洶湧的浪潮不斷擠壓的命運。成功滑上浪頭的企業,進一步轉變了世界運作的方式。亞馬遜、阿里巴巴、優步、美團、京東、臉書這些企業,既改變了市場,也改變了一般人的生活。

5G誕生 革新社會運作
若然互聯網從第二代(2G)到第四代流動通訊技術(4G),在三十年間革新了現代社會的運作模式,那麼當物聯網和第五代流動通訊技術(5G)已敲響了日常生活的大門時,大家是否還如既往一般擁抱新科技的蒞臨?

Thomas Friedman在書中明言人類的傳統知識和技能,遠遠追不上科技發展的速度,所以人類必須盡力適應和求變,必須強調溝通和協作,否則不論是個人、企業,以至國家,都難免被淘汰。他預期科技帶來的全球化可以抹平高牆;揚言只有懼怕開發中國家人民被剝削的人才會反對全球化。可能令他意外的是,抹平了的世界加速了一些開發中國家的發展,中國明顯是其一;而被「剝削」的卻是發達國家中那些努力、技術和知識都欠競爭力的勞動人口。加上科技和金融巨擘利用資訊科技的特性,騎劫了資訊的流向,反而令社會資源和財富分配更加不對等。

2011年「佔領華爾街」運動中,人們高叫「我們是那99%」。雖然由世界上最富裕的一群人喊出這樣的口號實在極為諷刺,但卻真實反映了抹平了的世界不一定公平的情況。一如大多勇於想象和塑造美好未來的思想家一樣,Thomas Friedman忘了將恐懼納入方程式中;而恐懼,往往是窒礙發展的最大阻力。

中美科技角力 中國後來趕上
讓他更意想不到的是,2017年特朗普當選上任,竟然高舉興建圍牆、割破已簽訂的多項國際協議等保護主義行為,理由是全世界都在拿美國的便宜。全球最具影響力的領袖,每天掛在口邊的說話是以往的開放市場和協作,長期令美國吃虧,所以不論是盟友、敵人,還是競爭對手,不論處於美國的南、北、東、西,一概需要推倒,並按美國的利益重新談判。

縱然西方社會在綜合科技力量的層面仍然具備絕對優勢,但5G技術的領先地位,卻竟讓中國公司後來居上拿了桂冠,也是首次在某項具全球影響力的技術上明顯失勢。不少國家或陣營,遂以國家安全為名,陸續豎起技術以及人才流通的屏障。加上人們對人工智能的界限、個人私隱的保障和政府無處不在的監控的憂慮,西方社會正處於抗拒與擁抱以智能科技連繫個人與世界的十字路口。面對這樣的挑戰,Thomas Friedman竟也發狠話了:「中國活該碰上特朗普!」

以往封閉的,習慣了集體管控的,跟一直相對開放的,習慣享有個人自由的,對於世界是否應讓科技抹平,似乎浮起不一樣的取態。在作者理念中的平坦世界,現在已突起了由恐懼築成的丘陵和路障,看來在進一步借助科技抹平世界之前,我們必須先平伏波動不安的人心。

林筱魯「資深規劃師」
林筱魯「資深規劃師」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