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跨國移民與日俱增,全球大融合時代來臨



美國是接受移民最多的國家之一。

全球化趨勢下,各國國民流動越來越頻繁,出於生活、教育、工作等多方面的需要,國際間移民的數字近年持續上升。與過去相比,人們如今可以更自由地選擇居留地甚至國籍,而這也帶動了移民行業的風生水起。有統計顯示,目前全球設有投資移民項目的國家超過一半,並且移民服務業已成為成長最快的行業之一,產值每年高達250億美元。

撰文 蘇梓

根據2018年世界移民報告,2000年全球跨境移民的總數約1.55億,佔世界人口的2.8%;到2017年,全球國際移民人數約為2.58億,相當於全球人口的3.4%。國際移民中屬於外來就業人員的比例約為三分之二,在很多國家已成主要的低階勞動力來源。而移民的來源,也由過去從發展中國家流向發達國家,漸漸變成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流動,例如從印度與孟加拉到東南亞與中東打工的移民,或從中國到非洲與拉美的投資移民。

歐美接收最多移民

月前聯合國公布的一項報告顯示,全球移民人口達2.72億人,較2010年增加23%,移民在世界各個地區都呈現增長趨勢,但歐洲和北美是接收最多移民的地區。截至今年9月,歐洲和北美分別有8,200萬和5,900萬移民人口,其次是北非和西亞,各4,900萬人。報告指出,移民人數佔全球總人口的3.5%,高於2000年的2.8%。

來自10個國家的移民佔據了全球國際移民總數的三分之一,其中印度有1,800萬國民居住在海外高居榜首,墨西哥有1,200萬,中國有1,100萬,俄羅斯則有1,000萬。而十大移入國則集中了全球國際移民的近半數,其中約19%,即5,100萬人居住在美國,德國和沙特阿拉伯各有1,300萬國際移民,俄羅斯有1,200萬,英國1,000萬,阿聯酋900萬,法國、加拿大和澳洲各約800萬,意大利則有600萬。

報告還指出,移民中有四分之三處於就業年齡。據估算,約有3,800萬國際移民的年齡在20歲以下,佔移民人口總數的14%。這一群體中有27%分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北非和西亞地區各佔22%。而處於20歲至64歲就業年齡段的國際移民將近2.02億,佔移民總數的74%,這一群體主要集中在東亞和東南亞,以及歐洲和北美地區。

推動社會積極轉變

儘管近年來歐洲飽受難民潮問題困擾,導致歐美等發達國家出現反移民潮,但這並未能減退跨國移民/移工流動的趨勢,相反,跨國移民已成為文化、技術、資金等全球融合的重要力量;他們帶來的社會網絡、商業聯繫、財富與資訊流動,以及文化的交流,成為全球化的重要推手。

究其主要原因,是移民對於接收國的經濟往往有著獨特的貢獻。有不少資料都顯示,平均而言移民往往比本土居民更容易獲得成功。因為能夠背井離鄉,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落地生根,不是每個人都有這份勇氣和智慧,只有意志堅強、不畏困難和具有才華的人才能成功,所以能夠安頓下來的移民,往往都是較為優秀的人。以美國為例,這個國家堪稱國際移民大熔爐,她的強大顯然來自各國移民的貢獻。在美國,25%的諾貝爾獎獲得者以及50%的專利持有者都是外國的一代移民,美國從中獲得了大量的頂尖人才。

誠然,對移入國而言,移民可能影響國內勞工的就業,並且增加社會福利等公共財政的負擔。不過有研究顯示,移民確實會在上述幾方面產生些許影響,但對國內勞工的影響更大,對職業替代性高的工種帶來的衝擊相對更大。資料表明,移民對低技能產業的薪資水準影響較大,因其多屬勞力密集型產業,進入門檻較低,勞動力供給增加,就會造成薪資水準下降。本地勞工可能因為外來移民的壓力而被迫更新自己的技能,以增加競爭力。
此外,由於移民多為移出國家的經濟中堅力量,可提高移入國家的勞動參與率和人力資本,帶動技術進步,並可減緩老齡少子化的壓力。就像美國於二次世界大戰後,幾乎一半的勞動力都是來自外來移民。


外來移民如果教育水平不高,容易成為移民國家的負擔。

佔用資源問題輕微

當今對外來移民的抱怨,多是指責他們佔用本地福利資源。這的確是客觀存在的現象,比如外來移民之前並沒對目的國作出稅收貢獻,卻和本國人民平起平坐,同享社會福利,的確會顯得不公平,也造成了社會保障體系的負擔。不過經濟數據顯示,事實可能和人們想象的有出入。英國一項研究顯示,1995年到2011年間,外來移民對英國的稅收和社會福利的貢獻整體大於英國本地人。也就是說,外來移民對英國社會來說是一種資產而並不是負擔;另一項針對經合組織(OECD)其他成員國的研究也顯示,外來移民並未構成移入國的財政負擔。過去50年來,外來移民對接收國財政的影響並不顯著,通常不會超過本國GDP的0.5%。換言之,儘管富國的國民普遍擔心低教育水平的外來移民會拖累本國的社會保障和財政體系,經濟數據卻毫不支持這種憂慮。

世界儼然越來越像一個「地球村」,與過去相比,各個社會的包容性也越來越大,即對外來文化的接納程度也就愈高。遠的不說,以香港為例,由於其國際都市的地位,香港多年來從未停止吸納世界各地的居民,這所城市因而具有兼容並蓄的獨特魅力。不同文化和宗教在此交匯,各個族群相處和諧。在香港街頭,時常能見到東南亞、歐美及其他各國人士的身影。外來移民對香港的總體評價是,香港很親切,不會讓人產生疏離感。

但另一方面,一個國家的移出人數太多,會面臨人才與資金的流失。首先反映在高技能勞動人才的外流,這對該國國內的人力資本積累及政府稅收帶來負面影響,也可能對經濟造成阻礙;同時移民從自己國家帶走了資金,使國的財政收入有所損失。

投資項目炙手可熱

目前的移民方式,仍然以技術移民和投資移民為主,但隨著人們的財富積累增加,投資移民受歡迎程度日增。一份網絡調查的結果顯示,儘管當前各國移民政策多變,仍不減投資移民的熱情,對優質教育資源的追尋持續成為移民及海外配資的最大動力;移民者選擇的海外配置資產方式,更傾向於投資和購買物業。

據早前《紐約時報》和移民服務機構Henley & Partners的調查,目前全球至少14個國家有為購買房產的外國人提供簽證或護照的項目,而且將有更多國家加入該行列。而美國和歐盟28個成員國中的20個國家,也正在向願意投資非房地產業務的外國人提供居留簽證,這往往可以讓他們最終獲得護照。這些國家認為這些投資將促進國內經濟。有分析認為,提供護照和居留權已成為一門大生意,每年估計吸引200億美元的投資。

近年許多國家的投資移民,一般都是以購房或融資的形式,比如希臘、西班牙、馬耳他、土耳其等。有一些國家的政策是移民申請人置業之後便可以獲得當地身份,有一些國家則沒有。而且,購房移民的費用一般相當於來說高一些,就傳統購房投資移民而言,希臘的門檻是25萬歐元,西班牙是50萬歐元,馬耳他則是以融資形式,購買價值30萬歐元的國債。

政策收緊難阻移動

美國總統特朗普自上任,就收緊了美國的移民政策,其中包括在邊境築牆、取消「落地生」(即孩子在美國出生便自動擁有美國國籍)、提高技術類簽證H-1B門檻、投資簽證EB-5排期延長至15年等。與美國毗鄰的加拿大,也採取諸如關停移民項目、延期簽發和減少配額等措施,增高外來移民的門檻。;另一熱門移民目的國澳洲,不僅大量取消了移民配額,新移民更會面臨被安排前往偏遠地區居住等。

儘管如此,仍難以打消移民對這些國家的熱情。就中國的投資者而言,大多數家庭移民是以孩子的教育為主,同時追求優質的投資環境、優厚的社會福利以及先進的醫療體系。而隨著投資者的需求越來越多元化,人們對移民行業的了解越來越深入,很多家庭都將海外資產配置及家族財富傳承作為移民的主要目的。


多國推出以購置房產為主的投資移民項目。

另有預測指,未來移民的人群趨於年輕化,「90後」數量增多。隨著一些新型移民國的崛起,年輕一代沒有太多的移民顧慮,很多企二代、富二代都開始紛紛辦理移民。申請門檻低、不需要移民監、沒有長期居住要求,通行便利又非常國際化的歐洲移民項目越來越受到青睞。這些項目極大程度上滿足了年輕一代對國際化生活模式的追求。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英國「脫歐」之後的移民走向。據稱,英國脫歐,歐盟護照項目將大受歡迎,護照申請人以歐盟公民身份獲得英國居住權,將不受脫歐影響,可以繼續在英國居住、生活、工作、學習等。其中歐盟成員國之一的小國塞浦路斯,申請移民者只要在當地購買物業,即可獲得歐盟護照,並且只要滿足英國的居留要求,即可申請定居英國,滿足一定的條件後更可申請入籍英國。可以說,得益於英國脫歐,塞浦路斯的歐盟護照項目將大受歡迎。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