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匯控變相盈警 傳統銀行路難行


匯控第三季業績未達預期,股價跌穿六十元大關。

曾經在香港叱吒一時的匯豐控股(00005),早已不復當年勇,而股王之位亦已退予騰訊 (00700),股價更是不如前。不過,原來低處未算低,匯控近日發表的季度業績,令人大跌眼鏡之餘,更預期下季將出現重大撥備,變相發出「盈警」。

匯控週一(二十八日)公布第三季季績,截至今年九月底止,第三季列賬基準除稅前利潤下跌百分之十八至四十八億美元,當中已計及額外的客戶賠償準備的六億億美元及遣散支出約一億二千萬億美元;經調整除稅前利潤下跌百分之十二至五十三億美元,兩個數字均遜市場預期。

期內普通股股東應佔利潤大跌百分之二十四至三十億美元,反映市場環境嚴峻。有形股本回報(RoTE)只有百分之六點四,與市場原先預期的百分之九點五有極大段距離,而與去年同期的百分之十點九相比,亦大跌四個百分之點,而匯控全年目標是RoTE達百分之十一,現在看來,要達到目標可能成為艱巨任務。

期內列帳基準收入跌百分之三至一百三十四億美元,主要是因為環球資本市場業務繼去年第三季錄得強勁表現後,客戶交易活動減少;經調整收入跌百分之二至一百三十三億美元。列帳基準營業支出增加百分之二,經調整營業支出微升百分之零點八,反映控在控制成本上力度甚足。

加強成本控制

匯控指出,在繼續投資之餘,會積極加強成本控制。截至九月底,首三季經調整收入增長率與支出增長率之差(JAWS)為百分之二點二,但若單計第三季,則為負百分之二點四。首三季淨息差為一點五九厘,按年收窄八點子,較去年全年亦收窄七點子,主要是資金成本增加。

列帳基準預期信貸損失變動增加四億美元,主要來自零售銀行及財富管理業務的無抵押貸款,以及英國和香港工商金融業務的準備增加。資本水平方面,普通股權一級(CET1)比率達百分之十四點三,當中包括經已完成的十億美元股份回購。

祈耀年拒絕評論裁員一萬人的傳聞。

按地區分析,亞洲區仍然是匯控最大盈利來源,第三季度稅前盈利按年增長百分之四點三至四十六億五千萬美元。除亞洲區外,匯控第三季在中東、北非、北美洲及拉丁美洲盈利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拉丁美洲急跌百分之八十五,盈利僅得六百萬美元;北美洲亦跌百分之三十六至三億美元。一向最能賺錢的香港區,表現已算是不俗,匯控香港第三季收入為百分之四十八億八千萬美元,按年升百分之三點三,但按季跌百分之零點九;經調整稅前盈利為三十億二千萬美元,按年升百分之一,但按季跌百分之五點三。以環球業務分部計算,來自零售銀行及財富管理的經調整除稅前利潤亦大跌百分之十八,至十七億美元;工商金融經調整除稅前利潤跌一成至十六億三千萬美元;俗稱「炒房」的環球銀行及資本市場部就更傷,經調整除稅前利潤急源三成至十二億四千萬美元。

增長前景轉弱

不過,最差的似乎仍未到來,匯控展望明年,收入環境將較今年上半年更具挑戰性,收入增長前景轉弱的程度尤甚於年中時的預測,因此不再預期能於明年會達到有形股本回報超過百分之十一的目標。

集團表明會採取調配行動,將資本調離回報偏低的業務,並因應所採取的行動調整成本基礎。上述行動,或如果收入環境持續惡化,可能導致今年第四季以至後續期間出現重大撥備,包括可能作出商譽減值及額外重組準備。整頓回報偏低的業務以及減少風險加權資產,可讓資本及資源轉投至增長較高和回報機會較大的市場。

前任行政總裁范寧(John Flint)於二○一八年上任時曾公布三年策略,包括在二○年前達致百分之十一的有形股本回報,而一八至二○年每個財政年度都有正數的JAWS(即經調整收入增長高於支出增長),及維持現時的派息水平。集團指明年不能達有關目標,被市場解讀為變相發「盈警」,雖然匯控今次仍然保證,會維持派息,以現時匯控息率近六點五厘計,成為該股僅有的吸引力。匯控會否再次大規模裁員節流,亦成為市場焦點所在。匯控於今年八月初突然出現大地震,前行政總裁范寧上任年半後突然離職,集團並同時宣布裁員四千人。近期《彭博》引述消息人士報道,匯控在八月已制訂節省開支計畫,最快十一開始,在中東、北非和土耳其,裁減數百名員工;俗稱「炒房」的環球銀行及資本市場,以及商業銀行部門較受影響。報道又引述內部文件稱,匯控主席杜嘉祺與經理級員工在開會時,強調要減省更多成本。英國《金融時報》引述消息指出,匯控計畫再於全球裁減最多一萬人,估計可節省五億八千萬美元開支。

香港市場一直為匯控貢獻最多利潤。

拒評裁員萬人

臨時行政總裁祈耀年(Noel Quinn)主持傳媒電話會議時表示,市傳裁員一萬人的消息只屬市場揣測,但他拒絕承認亦不作否認,令事件更呼之欲出。他坦言,集團計畫重整全球業務,將資本調配至較具增長潛力地區,過程中難免需要削減成本,惟現時仍未量化相關影響,將於明年公布全年業績時公布最新戰略目標。祈耀年亦承認,已向匯控董事局表明有意留任行政總裁,而自己亦身處候選人名單之內,但強調新人選由董事局決定,當前自己僅專注於協助匯控改善業務表現。

雖然匯控聲稱會開源節流,有重整全球業務的計畫,但管理層始終未能交出大方向,令投資者很難不看淡公司前景。各大行對匯控的對其前景普遍審慎,瑞銀算是看得較好的一間,指第三季盈利稍勝該行預期,維持「中性」評級:摩根大通則指,控業績表現差過該行預測,加上匯控對前景顯得審慎,維持「中性」評級,給予目標價六十九元。

大摩則認為,既然匯控已表明經營前景艱難,故給予「減持」評級,目標價僅五十一元。匯控在公布業績後已連跌兩日,失守六十元大關,週二(二十九日)收市報五十九點四五元,大摩的目標價距離現價尚有百分之十四的下跌空間。高盛指出,匯控季內的信貸成本大致持平,惟英國脫歐仍欠明朗,香港經濟又放緩,均對匯控港英兩大市場的撥備造成影響,而其管理層維持信貸成本逐步向上正常化的指引。

港業務難依仗

分析亦指,香港一向作為匯控的主要盈利貢獻地區,過去四個多月來受到反修例風險影響正常經濟活動,勢打擊匯控的財富管理業務的收入,而中小企方面,尤其是餐飲業,亦將出現一輪結業潮,銀行方面為了不「落雨收遮」,會對中小企貸款採取較為寬鬆的處理手法,對匯控的收入亦將造成一定影響,而匯豐香港第三季的減值撥備亦按年擴大一點二五倍,主要反映應香港經濟前景預期惡化。匯控財務總監邵偉信表示,香港區最大挑戰是港元拆息回落對淨利息收益影響、中美貿易等變化,但就如英國脫歐一樣,社會環境轉變可能打擊消費者信心,市場要需時消化。匯豐銀行淨息差與上季持平,維持二點零五厘。對於今季首個月表現,邵偉信指在港存款龐大,對利率較敏感,一個月港元拆息平均比去季低零點三厘,是目前香港業務面對的最大影響。

零售業在反修例風波中受到的衝擊極為嚴重。

作為「現金牛」的香港出事,成為匯控的「黑天鵝」,加上外圍環境整全球銀行業都不利,匯控未來的路的確更為難行。現時全球央行紛紛減息,低息環境將直接壓縮銀行收入,令經營壓力更大,加上「FinTech」殺到,虛擬銀行的威脅日潮增加,對傳統銀行進入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諮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近期發表的報告顯示,全球銀行業當中,有六成未能產生股本回報,若再遭危機衝擊,情況可能會加劇,而伴隨低利率甚至負利率的長期經濟不振,可能會造成更大的破壞力。

IT開支偏低

報告亦指出,銀行還面臨金融科技企業及諸如蘋果公司之類科技公司的威脅,銀行僅將百分之三十五的IT預算用於創新和重塑戰略,而金融科技企業這方面的支出則超過七成,明顯較傳統銀行優勝。

麥肯錫的報告將全球各地銀行分成四個類別,第一個被稱為「市場領導者」,其中包括排名前百分之二十的企業,相關企業在全球幾乎吸收產業百分之一百的經濟附加價值;第二個是「韌性十足」,涵蓋在許多歐洲等具挑戰性市場中保持領先地位的百分之二十五的銀行;第三類是所謂「跟隨者」,包括儘管市場動態良好,兩成尚未達到規模並且體質比同行弱的銀行。

最後是「受挑戰的銀行」,相關類別包括全球其他百分之三十五表現欠佳以及在不利市場中營運的銀行。麥肯錫警告,最後一個類別的銀行,其商業模式存在缺陷,為了避免經濟衰退,如果重塑不可行,與類似的銀行合併或出售給具有互補足利的更強買家,可能是唯一選擇。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