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善用自然餽贈,替代能源取之不竭


美國在開發頁岩油之後一躍成為世界頭號產油大國。

在全世界都將地球變暖歸咎於能源過度開發的今天,尋求可替代、可再生和少污染的新式能源變得迫在眉睫。對於資源貧瘠的國家,談能源開發似乎是奢侈,其實不然。而且許多事實表明,其中很多都是富裕的現代化國家,它們真正實踐了中國的一句老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突破有限條件,變不利為有利,在人類開發新能源方面作出典範。

撰文  蘇梓

近期世界銀行的一項研究顯示,未來10年,世界燃煤的使用量會大幅下降;再過30年,更會脫離整個能源結構;前文亦提及,石油或許在將來退出歷史舞台。與此相反,地熱、水、風能等新能源正當紅。事實上,在一些國家,這些能源早於多年前就已被開發利用。人們有理由相信,這些國家的做法推廣至世界,或許只是時間問題。

冰島:地熱資源多元運用

冰島給人的印象就是一個字「冷」,然而,正是這樣一個北極圈附近的孤獨島國,由於火山活動旺盛,地熱資源非常豐富,是完全以再生能源發電的國家。2018年的數據顯示,冰島的地熱發電佔比超過26.6%,除了提供冰島連價且穩定的電力,更與農業〈例如漁場、溫室等〉及居民生活〈例如游泳池〉結合,推動冰島的經濟發展。2016年起,冰島開始「深層地熱鑽井計劃」,希望在深層地層中〈深度超過3公里〉找到高溫熱源,使水能夠達到超臨界態〈超過攝氏374度〉,用以發電來提高發電量、降低發電成本。

冰島現行的地熱發電裝置容量排名世界第八,年發電量約為50億度,此外,冰島的地熱電廠還能將發電後的溫水送入家庭,代替煤氣提供溫暖來滿足民生使用,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近年來,除了提供電力和溫暖,地熱發電廠也投入了觀光產業的一環之中,位於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東南方的Svartsengi地熱電廠便因此創造出巨大商機。該電廠建於1976年,1999擴建後,擁有約76兆瓦的地熱發電裝置容量,電廠將發電後排出的地下熱水匯聚成露天人造地熱溫泉「藍湖」,成為當地一大名勝。藍湖顏色美麗,湖中的火山礦物具養顏和放鬆身心的特殊療效,加上鄰近機場,每年可以吸引近百萬遊客流連,為冰島帶來不菲的觀光收益。

目前冰島有5座地熱發電廠,其中的史瓦森吉與尼斯賈維里爾發電廠生產用於取暖的電力與熱水。冰島政府表示,冰島全國各地還有許多地熱資源有待開發,每年平均可生產逾 200 億度的電力。如果加上尚未開發的水力資源,每年可增加 500 億度。

冰島地熱資源豐富,人造地熱溫泉藍湖成為著名旅遊景點。

杜拜:靠水資源致富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之一的杜拜,留給人們的印象似乎與「土豪」分不開,由於地處波斯灣,人們也許以為杜拜和沙特一樣,是以石油致富。事實卻讓人大跌眼鏡,杜拜的GDP收入中,油氣的收入僅佔2%左右。雖然杜拜的「第一桶金」確實來自石油出口,但真正讓這個國家富裕起來的,是水,確切說,是其周邊的海水。

作為中東國家,杜拜地處乾旱沙漠地帶,雖然被海洋包圍,但這意味著杜拜的淡水資源極為匱乏,以至於在當地,水甚至比油還貴。不過,杜拜投入了大量資金發展海水淡化工程,所過濾轉化的淡水不僅滿足了國內的需求,還供應周邊其他國家,令杜拜迅速富裕起來。

依靠當年石油的開採和出口,杜拜將收入投入基建,創下多個世界第一,包括全球最大人工港傑貝阿里港、世界第一高樓哈利法塔,以及全球最大的航空樞紐之一杜拜機場。這是這些基礎設施,將杜拜變成通向西方國家的重要海上貿易港口和運輸港口。喜愛旅行的港人,對杜拜國際機場一定不陌生,因為如果要乘飛機去歐洲和非洲,杜拜機場是最常用的中轉樞紐。

與此同時,杜拜很聰明地大力發展旅遊業。旅遊業已經成為了杜拜的支柱產業,杜拜已經成為阿聯酋旅遊業最發達的成員國之一,也是全球十大旅遊目的地之一。短短幾十年間,杜拜由一個落後的中東國家快速發展為人均收入將近8萬美元的現代化發達國家。值得一提的是,杜拜政府預計 2050 年新能源的使用比例將達到 44%,還計劃讓此比例日後提高至 75%,成為全球最低碳足跡城市。

新加坡:「再生水」理念領先亞洲

新加坡作為一個小小島國,卻躋身世界級發達國家之列,與政府的高瞻遠矚分不開。該國缺乏自然資源,水資源尤其嚴重缺乏。為避免出現供水危機,政府堅持開源與節流並舉的方針,開發了一項獨特的「四大水喉」計劃,分別是通過其他渠道進口水、儲存雨水、新生水和淡化海水。

其中,新加坡的再生水工程堪稱亞洲典範。恐怕很難有人相信,經由該項工程轉化的污水,成為「新水」到達居民手中時居然完全具備飲用水的標準。據新加坡公用事業局供水署工作人員介紹,這些新水主要提供給工業用戶,而這些工業用水有時比飲用水還要干淨。

新加坡的海水淡化技術舉世聞名。

新加坡NEWater水廠是再生水工程領域內的亞洲典范,滿足了新加坡全國30%的用水需求。到2060年,新加坡計劃NEWater項目將滿足全國55%的用水需求。

2005 年,新加坡首座海水化淡廠正式投入運作。目前,新加坡運作中的海水淡化廠共有3家,每日淡化海水總量達 1.3 億加侖,滿足新加坡三成的用水量。2020 年,政府將再建兩座海水化淡廠。展望到 2060 年,海水化淡將繼續滿足新加坡另外三成用水量。

此外到目前為止,新加坡一半的國土已成為集水區。由於新加坡國土面積太少,沒有條件將水源地集中在森林地區或未開發的地區,因此小小的新加坡,竟然建有17個蓄水池。

杜拜依靠海洋資源致富,大興土木。圖為位於杜拜的世界第一高樓哈利法塔。

丹麥:離岸風電闖零碳目標

不說不知,歐洲小國丹麥在開發利用風電能源方面是先行者,從曾經依賴石化能源到現在風力發電超過四成,丹麥花了近40年。預計到2050年,丹麥政府將揚棄所有傳統石化能源,轉變為百分之百的再生能源大國。

早在1970年代,丹麥就開始思考如何擺脫依賴石化能源,1991年全球最大的離岸風電開發商沃旭能源〈Orsted〉的首座離岸風場在丹麥誕生。該公司發言人表示,丹麥缺乏石化能源,以前長期依賴從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進口,從70年代開始,政府意識到需要「做一些改變」,開始嘗試發展再生能源。

1980年代,丹麥政府集結一批風電專家,避開生態保護區、漁場、航道後,規劃出風場潛在開發地區。現在沃旭最早一批開發的離岸風場已退役,第三批在2000後開發的風場仍在營運中,每年可創造2.1萬戶家庭用電。而位於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近郊的Middelgrunden離岸風場,就是沃旭第三批建造的風場。它坐落在哥本哈根工業區旁,從2001年開始營運至今,規模不大,只有10支功率為2.5百萬瓦的風機。至於當時選擇在工業區外海2公里處建造風場的原因,帶有點「示範性質」,且建在工業區外海也無須擔心破壞景觀。

萬事開頭難,想當年為了讓丹麥居民接受離岸風電,風電開發商也是用盡巧思。據悉,當時的Middelgrunden風場提供居民免費的風場導覽,例如帶著居民坐船去看風場、認識風場,總計免費提供了7,000張船票。不只開發商努力讓民眾認識離岸風電,政府也在後面扮演推手,除了用保證價格收購綠電外,政府當時還給予風場營運收益10%的租稅減免。現在丹麥逾四成電力來自風電,丹麥政府目標2050年全面排除石化能源,哥本哈根市政府更宣示目標2025年成為零碳城市。

荷蘭:世界風車之國

除了丹麥,她的鄰居荷蘭也是歐洲乃至世界風能利用大國。無論有沒有去過荷蘭,世人都對荷蘭的風車留下深刻的印象。事實上,荷蘭的綠色電力正是以風能為主,高達60%。根據荷蘭中央統計局〈CBS〉公布的數字,荷蘭各種綠色電力生產在2017年總共增加了10%,2017年產出綠電共170億度電〈kWh〉;在2016年則是150億度。在提倡再生能源的政策下,綠色電力在荷蘭總電力生產中的佔比持續增加,2016年比率為12.5%,2017年增長至13.8%。其中風電是最重要的綠電來源,高佔60%;生物能源排在其後,佔30%;太陽能發電則佔到13%;水力發電最少,僅有0.5%。

荷蘭的新能源以風能為主,圖為荷蘭海上風力發電場。

而荷蘭在風能發電方面的增長更為顯著,從2016年的84億度電增加到2017年的96億度電,年成長率達16%。中央統計局分析師認為,這是因為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荷蘭有許多新的風力發電場啟用的關係。現時荷蘭仍以陸地上的風力發電較多,總發電容量超過3,200百萬瓦〈mw〉;海上風能的發電容量則為960百萬瓦左右。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