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迎戰16度:名牌時裝走上環保路


二○二○春夏四大時裝週上,不少品牌對環保的關注程度大幅上升。

剛落幕的二○二○春夏四大時裝週上,不少品牌在環保議題上有所著墨,除了從服裝面料下手,場地的布置、邀請函材質、以及整體傳達的訊息等,都可以看到一眾設計師和品牌對環保的關注程度大幅提升。品牌更著重環保,除了因為自身的覺悟,相信更因為時裝業為全球第二大污染行業,以致近年成為環保團體的狙擊對象,加上新一代消費更重視品牌的社會責任和形象。因此,不得不跟隨市場洪流作出轉變。

在今次四大時裝週中,最受矚目的米蘭及巴黎時間週裏,各個品牌都加入了環保氣息。當中Gucci以全球森林驗證系統的紙張製成簡約的邀請卡,「騷」場採用了低能源消耗的LED燈,還為每一位出席的賓客種下一棵樹,來補償出席者的交通運輸、飲食、住宿等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至於Dior,則會把本次時裝騷場地中的一百六十四棵樹木全數捐出,移往各地進行長期培育。至於Vivienne Westwood的春夏系列與廢棄時裝面料認證機構Wastemark合作,從意大利工廠週圍搜集四散的織布,同時使用來自西非自然有機泥漿染布為主要布料。MIU MIU就把騷場裏用到的OSB木材(Oriented Strand Board)及其他原料、裝飾廢料回收,提供給設計系相關專業人員與學生們再次使用。

四大時裝週一般在每年九月舉行,世界頂級時裝設計師雲集於紐約、倫敦、米蘭和巴黎。由於時裝界一向被視為是破壞環境的其中一名「黑手」,故近年的時裝騷經常受到環保團狙擊。關注全球環境變遷的組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其示威者早前就趁倫敦時裝週開幕時到場抗議。另外,三大時裝週亦有環保人士趁聯合國氣候峰會舉行之際到場抗議,反對時裝業造成的浪費。

第二大污染產業

成為眾矢之的,原因是時裝業是世界上第二大污染產業,僅次於石油業。由於很多衣服的面料都對物種有害,對人類健康和野生動物造成了破壞性影響。以羊絨(cashmere wool)衫為例,山羊絨質軟輕柔,是羊絨衫的生產原料,但其需求正破壞蒙古大草原。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起,當地牧群總量增加了三倍,過度放牧使草場嚴重退化。研究顯示,當地草場的退化面積達七成,其中八成正是由過度放牧引起,並嚴重危害草原上居住的牧民、雪豹、沙狐和土撥鼠等的生命。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起,蒙古草原的牧群總量增加了三倍,過度放牧使草場嚴重退化。

同時,服裝製作過程亦會產生各種污染,如紡織品染整工業是世界上使用化學物質最多的產業,對於水源的污染僅次於農業。世界銀行曾估計,全球百分之十七至二十的工業廢水就是來自紡織品染整產業。

而單是染布的水,就包含大約七十二種有毒化學物質,而且有三十種無法去除。同時,全球排放的染料有四成含有致癌的有機氯。這些化學物質揮發到空氣裡被人們吸入或者是透過皮膚被吸收,會導致過敏的反應,對於兒童甚至未出生的胎兒產生傷害。

根據聯合國的研究,時裝業排放的溫室氣體佔全部的一成,排放的污水佔全部的兩成,並且比起航空業和航運業合計使用的能源還要多。以英國為例,樂施會(Oxfam)指英國人是歐洲最大的時裝買家。製造一件棉質襯衣的碳排放量,相等於駕車五十六公里。而按英國人購買時裝的習慣計算,每月碳足印比起用汽車駕駛環繞地球九百次還要多。

其中快速時裝如H&M、Zara等由於每週上架的款式多,價錢相對便宜,易做成浪費,故經常被詬病。不過,高檔品牌由於並非必需品,故同樣經常遭到指責。而且,奢侈品或高檔時裝的賣點為品味,所以比一般品牌更需要顧及形象及價值觀,因此,打造出環保形象更是刻不容緩。

PETA抗爭有效

就像過去不少的奢侈品牌都有其皮草系列,但隨美國善待動物組織(PETA)多年來的持續抗議鬥爭,以及愈來愈多的動物皮草獲取時的殘忍過程被曝光,消費群體對皮草產品的胃納程度大大減低。再者,年輕人已崛起為時尚圈消費主力,他們常混跡的社交媒體也成為主要的媒體管道。根據德勤(Deloitte)在二○一八年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百分之二十點五的受訪者通過社交媒體接收到新的奢侈品和趨勢。而皮毛在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上並不受歡迎,故各名牌亦紛紛轉軚。

當中,Gucci承諾從一八年春夏系列起,不再使用任何動物皮草。去年十二月,法國時裝品牌Chanel亦宣布將停止在設計中使用珍異皮革,禁用名單包括:鱷魚、蜥蜴、蛇和黃貂魚。

除了摒棄使用皮草,七國集團峰會(G7)舉行期間,在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推動下,共有三十二間時裝公司簽署《時裝條約》(Fashion Pact),強調行業的可持續發展。當中包括奢侈品牌龍頭Chanel、Ralph Lauren、Prada,以及速食時裝(fast fashion)的代表如H&M和Zara均有參與。

世界銀行曾估計,百分之十七至二十的工業廢水污染來自紡織品染整產業。

發布環鏡損益表

不少品牌自身亦有很多改革,例如旗下擁有巴黎世家(Balenciaga)、Gucci、Alexander McQueen和聖羅蘭(Saint Laurent)的開雲集團(Kering)。自一五年起發布環境損益表,讓人了解業務對環境的影響。之後部分時裝公司亦有跟隨,發表有關可持續發展的報告。Chanel早前更決定注資綠色化學企業,以求用環保科技來製作時裝。其投資的波士頓初創公司 Evolved by Nature 開發了一種天然的絲質,可以取代以有毒化學物製成的紡織品,其技術能夠液化絲蛋白,減少羊絨的起毛球,或提升尼龍和聚酯纖維的品質。

品牌設計師亦開始朝環保方向作出新嘗試,包括採用創新物料、推出回收計畫等。當中時裝界新星Ancuta Sarca就把舊有Nike波鞋重新設計成復古高跟鞋,成為另一種時尚之餘,更是舊物回收循環再用的成功例子。至於便裝鞋品牌Converse就與老牌古著店合作,回收舊牛仔褲後,把材料製作牛仔布鞋,鞋底部分則採用回收橡膠製成。

多家企業抵制巴西

部分品牌除了在業界進行綠色行動,亦關注到業界外的情況,今年夏天巴西亞馬遜發生嚴重山林大火。八月下旬,LVMH就宣布將捐出一千萬美元援助救災,其行政總裁Bernard Arnault提到:「亞馬遜是一個世界寶藏並需要被保護的,這是一個需要眾人一起努力的事情。」集團揚言保護環境不僅只是發表言論、簽署契約而已,還需要在危急關頭採取具體行動,為當地專家提供資源。

與此同時,擁有Timberland、Vans和The North Face等品牌的VF Corporation亦宣布,短期內不再向巴西購買皮革,以保護遭到人為肆虐的亞馬遜森林,直到品牌有信心且確保產品使用的材料,不會對環境造成影響,才恢復購買。這些轉變,能拯救自己的品牌形象,亦能拯救地球環境。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