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禍延文化產業 美國自斷米路


央視叫停NBA賽事轉播,將為美方帶來重大損失。

中美雙方在本週終於重啟第十三輪最高級別的貿易談判,市場本身已沒有太大期望,而更始料不及的是,香港的反修例風波令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美國NBA火箭隊球隊總經理莫利(Daryl Morey)在其個人的推特(Twitter)的一條貼文,引發軒然大波,竟然令到中國叫停轉播NBA賽事。美國多年透過其文化產業在中國賺大錢,今次中國的反擊,有機會成為貿易戰中,中方最強的武器。

中美在本週四(十日)舉行新一輪貿易談判,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開會之前,已事先張揚會將香港問題放上談判桌上。他揚言,香港局勢有機會影響貿易談判,卻又說雙方的磋商有機會得出實質成果,同時重申不會滿足於局部協議。他希望中國對香港政治示威找出人道的解決方案,並指局勢有機會影響談判。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於本週會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會晤,議題包括強制技術轉移、知識產權、服務業、非關稅壁壘、農業和執行機制等。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則認為,兩國的談判代表將能夠取得進展,華府亦對北京帶來的建議持開放態度。他認為,近期中方釋出較正面的態度,購買美國農產品如大豆、豬肉和小麥。

不過,在談判展開之前,又出現了「黑天鵝」事件,令中美的關係出現新的裂縫。事緣上週五(四日),在香港政府宣布透過《緊急法》推出《反蒙面法》的當日,NBA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莫利在其個人為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上發出一則「爭取自由、支持香港」的貼文,旋即令內地網民大怒,認為莫利涉嫌干預中國內政,並留言洗板大罵。

NBA突成磨心

雖然其後莫利將原文刪除,並連發兩篇貼文,澄清無意冒犯中國球迷,指他一直很感謝中國球迷和贊助商提供的大力支持,希望那些失望的人知道,冒犯或誤解不是他的意圖,並強調貼文是他個人言論,並不代表火箭或NBA。而NBA發言人巴斯(Mike Bass)亦幫手,稱對莫利發表的不當言論感到極其失望,並指其言論不代表火箭隊和NBA的立場;NBA休士頓火箭隊球星James Harden亦加入向中國人道歉,但仍無助熄滅中國民眾的怒火。內地主流電商平台,包括淘寶、京東、蘇寧等立即將火箭隊的相關商品下架,阿里巴巴集團指責莫利在推特上的言論嚴重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和底線。

莫利於推特上的言論最後竟引發軒然大波。

此外,中國籃協、中央電視台、李寧(02331)、騰訊(00700)旗下騰訊體育、運動網站虎撲、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等媒體和贊助商,先後中止與該隊合作;家電生產商長虹美菱下架NBA聯名款雪櫃、暫停相關活動和宣傳;手機廠VIVO及瑞幸咖啡亦加入割席陣營;多名預定出席NBA在中國舉辦季前賽等活動的藝人,亦相繼表態拒絕出席。

NBA立即向中國「跪低」,未能討好中國觀眾的心,更在美國引發軒然大波,因為美國人對NBA向中國「屈服」相當反感,令火箭隊變得兩面不是人。美國的參議員亦借此大肆反擊中國,共和黨籍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批評NBA為了追求金錢利益,「很無恥地退縮了」;同黨的佛州參議員史考特(Rick Scott)亦指批評NBA「向北京叩頭」;民主黨籍眾議員馬里諾夫斯基(Tom Malinowski)亦斥中國正利用經濟實力「監控」美國公民的自由言論。

NBA突然成為了磨心,總裁蕭華(Adam Silver)亦不得不出手;不過,他的言論並非道歉,而是火上加油。他表示,明白莫利言論為何令部分中國人感到憤怒,但他不會代為道歉,因為他支持莫利享有言論自由,不會審查任何一個NBA球員及工作人員的個人言論,認為言論自由會排在金錢利益前面。

損失以十億美元計

蕭華表態後,中方正式與NBA決裂,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體育頻道宣布,立即暫停NBA季前賽(中國賽)的轉播安排,立即排查涉及NBA的一切合作交流,令成功打中國十多年的NBA,之前所付的努力都付諸東流。

火箭隊在中國的受歡迎程度甚高,因為曾有中國球星姚明坐陣,因而為火箭隊帶來大批的中國贊助商。資料顯示,火箭在一九九三的市值僅為八千五百萬美元,但一七年轉手予新班主Tilman Fertitta時,作價已高達二十二億美元。今次除了火箭隊損失慘重,NBA亦估計失去數以十億計的收入。

NBA官方未有公布過在中國的收入情況,但按福布斯報道,NBA自十年前進軍中國,成立NBA中國後,估計去年市值已經超過四十億美元,中國觀眾高達八億人。市場估計,NBA每年的純利約在十八億美元左右,而中國為NBA最大的海外市場,每年貢獻約兩億美元的淨利潤,佔比高達一成。轉播權一向是NBA官方最大的收入來源之一,今年七月,騰訊體育已與NBA完成續約五年,市傳金額為十五億美元,而騰訊亦會將NBA遊戲和其他內容帶到騰訊平台,亦會有額外收入。

美國的文化產業早已在中國落地開花。

NBA中國賽是「金蛋」之一,門票的最高價格已突破兩萬人民幣一張,若叫停的話,亦將令NBA損失慘重。除此之外,其他週邊產品的銷售發行,例如運動服裝、廣告、旅遊、餐飲、汽車,再加上訓練營、慈善賽等等,數目亦以億元計。

增長潛力遠勝美

美國為體育大國,體育產業為十大產業之一,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高達百分之三。羅兵咸永道的報告估計,今年美國的體育產業總收入將達七百三十五億美元,而當中的媒體轉播權收入,便佔去二百零六億美元,最大的收入來源,亦是增速最快的類別,並較門票收入二百零二億美元更高。

相比之下,中國的體育產業有更好的風光,艾媒的報告指出,中國體育消費規模於一七年已升至七千一百一十四億人民幣,到二○年更會進一步升至一萬五千億人民幣,規模及增長空間較美國更強勁。消費市場亦受體育風帶領,一八年阿里巴巴「雙十一」的體育消費總額達六十億人民幣,按年同比升百分之十八,意味美國不單少收體育賽事轉播費,連零售消費上亦將失去一個大好機會。

事件亦引伸到另一個問題,正是美國的文化產業有機會面對重大的威脅。美國為文化產業輸出大國,除了體育賽事文化輸出,電影亦是賺中國錢的主要渠道,去年就在中國獲得二百億人民幣的票房。中美貿易戰線上,中國其實掌握很大的籌碼,若中國叫停進口美國文化產品,將對當地相關企業造成極大的衝擊。中國去年的電影票房升破六百億人民幣的水平,雖然增速有所放緩,但取代美國成為最大市場將是無可改變的趨勢。羅兵咸永道的報告指出,中國票房會在明年增至一百二十三億美元的規模,而美國目前的票房價值為則為一百一十九億美元。

電影產業規模大

外語片進入中國有配額制度,但近年獲准進入的數目不斷上升,令中國成為荷里活的「大水喉」。去年國產片在內地合共上映三百九十三部,票房佔比約為百分之六十二,而外語片雖然只有一百二十二部,但票房佔比就達百分之三十八,約佔二百四十億人民幣。

中國歷年的票房紀錄計,頭十大電影當中,就有兩部為美國製作,今年上映的《復仇者聯盟4》,在中國收超過四十二億人民幣,成為歷來第四大賣座電影。去年十部在內地最賣座的外語電影,來自美國的就佔去九部,票房合共達一百四十億人民幣。過去十年,迪士尼成為在中國最賺錢的電影商,單計漫威的《復仇者聯盟》系列二十三部電影,在內地的票房就超過二百億元,尚未計其後被視頻供應商買下的播放權,週邊商品銷售,以及其他版權費用。迪士尼本身亦是最懂得在中國掘金的公司之一,在中國已有兩個迪士尼樂園,旗下電影不斷為樂園注入新元素,成為吸客的主要動力。

美國電影在中國票房中佔重要席位。

中方早已看到中國市場對美國文化產業的重要性,早前已有聲音指,中方有意收緊荷里活電影在中國的發行。之前有報道提到,中國電影局已對發行商表示,除非電影部分在中國製作,否則美國電影將來或無法得到確定的發行日期。早前美國大熱劇集《權力遊戲》的大結局,未能如期在五月在中國如期播放,便有消息指源於中美貿易戰升級而被波及,分析亦相信,此舉反映中國已開始向美國的娛樂節目反擊。

市場人士認為,雖然荷里活電影被禁將違返中國當年加入世貿時的承諾,但中美貿易戰升溫,雙方都會無所不用其極,而現時美國電影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性甚強,許多美國演員甚至到了中國工作,其生計將會受到影響。

或蔓延電競市場

美國對中國市場又愛又恨,雖然有掘金機會,但又不想其創作被中國指指點點,要於自由與金錢之間作出取捨,而問題亦早已升上政治層面,爆發只是遲早的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早前於美國電影協會發表演說時,便呼籲製作公司不要再屈服於北京對美國電影的審查。他指出,近年有兩個例子顯示美國製片公司要更改劇本以迎合北京的審查,其中一個是《壯志凌雲2》,男主角湯告魯斯穿的飛行員皮褸,原本有美國、中華民國、日本及聯合國國旗,但續集當中,中華民國和日本國旗都被拿掉,顯然是要迎合中國市場。

至於改編自八十年代經典動作片《赤色黎明》的《追擊赤色風暴》(Red Dawn),原著中蘇聯及古巴軍事入侵美國的情節,被改成中國入侵美國,但在北京壓力下,電影公司只好將入侵的中國軍隊識別改成北韓軍隊,但這部電影最後仍未能在中國上映。蓬佩奧呼籲荷里活要做好言論自由代言人的角色,並指國務院計畫提高公眾對中國影響美國電影和電視節目的意識,會與電影業合作應對與中國相關的挑戰。電影及電視劇的週邊收入,亦是美國的水源之一,但未來將更添變數。近日香港反修例風暴引發的蝴蝶效應,亦已蔓延至電競市場,騰訊去年取得《權力遊戲》正版手遊開發授權,未來會否在反美聲中被下架?美國亦要冒錯失全球最大遊戲市場的風險。騰訊聯同伽馬數據發布的《一九遊戲產業趨勢報告》,現時內地的遊戲用戶人數已達六億四千萬人,預計今年全年中國遊戲市場收入超二千三百億人民幣,當中移動遊戲市場將超一千五百億人民幣。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