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迎戰16度:氣候峰會聚焦煤炭 商討棄用進程


開採煤炭會釋放出強大的溫室氣體甲烷。

煤炭為全球最污染環境的發電方式,燃燒煤炭為人類活動中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單一來源。近日於美國紐約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上,亦以此為題,呼籲各國承諾於二○五○年前實現將煤炭排放量降至零。

其實氣候變化的影響已危害不少國家的人命及經濟,因此近年各國亦手降低煤炭發電量,引入乾淨能源,是故無論是煤炭的出口量還是價格都已見下行的走勢,由於預期煤炭需求在未來難有增幅,劣勢難逆轉,金融資金亦逐步撤出有關行業。而此走勢除了影響投資者,行業亦面臨失業潮,極需新的轉型動力。

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於週一(九月二十三日)舉行,今次大會聚焦討論煤炭,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與國家領袖的書信及對話談及,要求出席大會的國家停止興建燃煤發電站、削減化石燃料補貼及承諾於二○五○年前實現將排放量降至零。

會上共有六十三個國家領袖輪流上台發表三分鐘講話,被視為展示全球氣候承諾的重要場合。然而,部分繼續興建燃煤發電站的國家包括日本、南韓及南非等國不獲邀上台。二○一七年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的美國,以及批評該協定的巴西和沙特阿拉伯亦排除在外。不過,全球興建最多燃煤發電站的中國及印度,則仍有獲邀在會上發言。

煤炭自二○○三年以來一直是全球電力的主要來源,全球電力業有七成三的碳排來自燃煤發電。當中澳洲、中國、印度、波蘭及南非等許多國家使用煤炭來供給三分之二的電力及暖氣,而南非更有百分之九十二的電力來自於煤炭,且計畫在三○年前再增加一千六百四十萬吉瓦(GW)的裝置容量。

排放兩倍於天然氣

在同樣的發電量下,燃燒煤炭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近乎燃燒天然氣的兩倍,更是再生能源的十七倍以上,而一座標準的五十萬瓩燃煤電廠所產生的暖化氣體,約等於六十萬輛汽車的排放量。

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於週一在美國紐約舉行,根據議程草案大會聚焦討論煤炭。

另外,開採煤炭也會釋放出強大的溫室氣體甲烷,而甲烷產生溫室效應的吸熱程度比同單位的二氧化碳強八十四倍。另外,在煤的開採、儲存及選洗階段中,會消耗驚人的淡水量,同時排放大量煤粉、石油類藥劑、甲醇和重金屬離子等。這些被污染的水。還有大量的固體廢物如煤矸石及粉煤灰,所含重金屬會引發嚴重的土壤污染。中國每年遭到水銀等重金屬污染的糧食,就高達一千二百萬噸,相當於二千萬個家庭的糧食消費。

而目前全球各地正合共興建逾一百座燃煤發電站,尤以亞洲地區為主,若全球各地的燃煤電廠新建計畫都按照預定進行,到三○年,使用煤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繼續衝高,佔全球排放量的百分之六十 。

正由於對氣候影響深重,不少國際機構已明確提出了三○年、五○年能源轉型路線圖。其中一個重要措施,就是逐步淘汰煤炭,包括加快把現有燃煤電廠退役、放棄建設新的燃煤發電廠以及開設新的煤礦。而各國為了實現《巴黎協定》既定目標,亦加快全球能源系統轉型。

增長動力顯著減少

全球煤炭市場自一六年下半年復甦反彈以來,延續近三年都有週期性上升態勢。至踏入一九年,世界煤炭市場仍維持週期性增長的勢頭,但週期性增長的動力明顯減弱,煤炭價格亦連續下滑。

在今年第一季度,全球排名前四位的億噸級煤炭進口國中,中、日、韓三國煤炭進口量全都轉為同比下降,印度的煤炭進口增速也大為放緩,增速由一八年的百分之十四點七下降到今年第一季度的百分之三點五。東歐的烏克蘭、波蘭煤炭進口量減少,而德國、西班牙等國家由於本土硬煤煤礦關閉,煤炭進口由下降轉為上升。只有東南亞的越南、泰國、菲律賓和南亞的巴基斯坦等國的煤炭進口仍保持大幅增長。

煤炭價格亦受到影響,全球最大煤炭出口國印尼的出口動力煤價格(HBA)在去年八月創下每噸一百零七點八三美元階段性新高後,九月起逐月下滑,到今年四月已降到每噸八十八點八五美元,降幅達百分之十七點六。澳洲紐卡斯爾港的動力煤出口平倉價格也是自八月後一路下滑,至今年三月的降幅為百分之三十七點六。國際煉焦煤市場價格相對較為平穩,但也有所下降。

分析認為煤炭價格下跌,一方面是受到世界經濟發展放緩、中美貿易摩擦影響持續的影響力,同時亦因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能源轉型加快推進。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要求出席大會的國家停止興建燃煤發電站、削減化石燃料補貼及承諾於二○五○年前實現將排放量降至淨零。

至四○年維持現狀

展望未來,煤炭需求的走勢亦有放緩的情況。國際能源署(IEA)今年二月在北京發布《全球煤炭市場報告(一八至二三年)》指出,雖然印度、越南和其他亞洲國家的煤炭需求增長可能抵消歐洲和美國的下滑,但二三年前全球煤炭需求年均可能僅增長百分之零點二。而英國石油公司(BP)四月發布的《BP世界能源展望(一九年)》,對到四○年全球能源市場進行了分析預測,認為屆時全球煤炭消費量只可能大體維持現有水平。

全球資本也正在撒離煤炭行業,英國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顯示,由於全球各地推出了限制煤炭投資的措施,不少建設燃煤電廠的規畫被推遲、擱置或取消,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一百家全球主要金融機構撤離動力煤領域。

另外,一直在煤炭市場投資活躍的日本企業和金融機構,如日本第一生命保險、三井住友金融集團、丸紅株式會社、三井物產及三菱商事等去年以來陸續宣布退出煤炭產業。連過去二十年一直是澳洲煤炭市場十大投資者之一的日本大型商社伊藤忠商事,今年二月也發布聲明,承諾將不再參與任何新的燃煤發電或煤礦項目的開發。

行業步入倒閉潮

煤炭業下行,除了投資者需要看清路向,受到最大影響的還有一眾業內人士,因為行內已有結業潮,如在一五至一六年那輪美國煤企破產潮中,前四大煤炭生產商中,就有三家破產。

而位於澳洲東南部的維多利亞州,營運超過四十年的Hazelwood火力發電廠,一六年底,法籍資方宣布在一七年關閉,全廠七百五十位員工有二百五十位可留任至二三年,其餘五百位則須走裁員補償方案。Hazelwood並非單一事件,過去幾年,澳洲許多能源大廠接連關閉多座煤炭電廠。儘管州政府提出了財務補助與職訓方案,但如此大量的解雇案,不僅使當地社區頓失經濟支柱,後續帶來的社會衝擊也引發關注,故在艱難情況下,煤炭出口國政府宜定出週詳的計畫,支持煤炭業工人轉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