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籌碼耗盡 特朗普末路


中美貿易戰於九月份開始全面升級。

中美貿易戰於上月下旬突然升溫至全面開打局面,而九月一日已進入新階段,雙方新一輪加徵關稅措施正式實施,對中美的經濟將造成更深的打擊。貿易戰已歷時一年多,遠超市場估計,而負面影響亦已開始逐漸浮現,美國國內反彈聲音愈來愈大,經濟增長放緩,而特朗普手上的籌碼亦愈來愈少,更正走入末路,或能迫使美方與中方重返談判桌作理性討論。

中方除了在上月主動作出報復性行動,向美國七百五十億美元產品徵收關稅之外,亦開始新一輪行動,將爭拗斥諸法律。中國商務部週一(三日)表示,由於美方的徵稅措施嚴重違背中美兩國元首大阪會晤共識,中方會在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下提起訴訟。中方將根據世貿組織相關規則,堅定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堅決捍衛多邊貿易體系和國際貿易秩序。

美方出爾反爾的行為,的確是令貿易戰升級的主因。在六月底大阪舉行二十國集團(G20)的首腦會談中,特朗普曾承諾「當前不啟動額外關稅」,惟轉頭便在七月底上海磋商失敗後,突然宣布啟動第四輪關稅,涉及三千億美元中國產品。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美方有六十日時間設法解決最新爭議,之後中國可以要求WTO裁決,雖然過程或將需時數年,但若判定美國違規,中國最後可能獲WTO允許採取貿易制裁措施,相信能為美方添加壓力。

其實中國早前已經提告美國,WTO裁定美國對一系列中國入口貨物徵收關稅的行動屬於不當,及後美國提出上訴,上月WTO上訴機構作出終極裁決,決定維持原判,所以中國可對美國入口貨物實施報復措施。

特朗普手上能的籌碼已愈來愈少。

對苯酚徵反傾銷稅
除了鬧上法庭,中國亦繼續在其他方面入手,中國商務部週二日(三日)發出公告,認定原產自美國、歐盟、南韓、日本和泰國的進口苯酚存在傾銷,將自本月六日起徵收反傾銷稅,課徵稅率將介於百分之十點六至二百八十七點二之間,徵收期限為五年。措施針對原產在美國、歐盟、南韓、日本和泰國的進口苯酚存在傾銷。

特朗普為了贏這場貿易戰,已將美國拖入一個絕地,而不少數據已反映,美國手上的籌碼愈來愈少。自去年開始,美國向中國的電子零件加徵關稅,對當地的科技界造成巨大衝擊,市場估計成本增加高達一百億美元,且尚未計九月一日之後的影響。外媒報道,在新一輪關稅生效之前,美國電子業已經被打「五十大板」,代表蘋果、沃爾瑪、百思買等二千家業者的美國消費者科技協會(CTA)表示,去年七月以來主要針對零件的關稅,業界已增加一百億美元的成本,新一輪關稅開始覆蓋成品,五百二十億美元產品將受到衝擊,預期十一月和黑色星期五將出現加價潮,亦將直接影響到消息者。

蘋果被視為在這次大戰中最典型的受害者,因為蘋果供應鏈命脈都在中國,亦極為依賴當地的需求。摩根大通認為,蘋果有可能會「硬食」關稅成本,而不提高零售價,可能令蘋果增加高達五億美元成本。截至目前為止,蘋果已有十九項商品面臨關稅,大部分產品仍未加價,蘋果只是提高其他週邊配件,如滑鼠、手機殼等配的價格。

蘋果已連續四年成為全球最賺錢公司,惟自中美貿易關係轉差之後,蘋果的主打產品iPhone銷情亦大不如前。蘋果早前公布第三財季業績,雖然收入重回升軌,但亦只是按年微升百分之一至五百三十八億美元;每股淨利潤下跌百分之七至二點一八美元;來自iPhone的收入只有二百六十億美元,按年跌百分之十二,iPhone佔公司收入比重,亦由去年平均的六成降至四成八。蘋果氣勢已大不如前,新一輪關稅啟動後更要硬食新增成本,對公司或美股都不會是好消息。

美國於九月起向總值一千二百五十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百分之十五關稅。

美消費者蒙受損失
華府在國內承受的壓力亦愈來愈大,由於時值假期及消費旺季前夕,超過一百六十個美國商界組織,包括全國零售聯合會、消費者技術協會、設備製造商協會、玩具協會等組成的「美國自由貿易聯盟」,致信要求特朗普推遲上調關稅。信中指出,「聯盟代表美國經濟的每一個部分,我們共同通過龐大的供應鏈,為數千萬美國人提供就業機,稱最新一輪關稅將對消費者產生影響,而九月及十月的關稅上調將對很大一部分假日商品造成衝擊,增幅甚至高於最初的預期。

由於一些產品面臨高達三成的關稅,許多企業將別無選擇,只能將這些成本轉嫁給消費者。美國鞋商稱,加徵關稅將使美國消費者與家庭受害,而美國鞋類零售與分銷商會估計,徵稅將導致美國消費者每年額外支付四十億美元。美國消費科技協會亦反對特朗普「以本傷人」,透過關稅強迫中國達成協議,到頭來會令美國企業花更多資源應對持續改變的貿易規則。

特朗普一向堅稱打貿易戰不會影響到尋常百姓的生活,但近日亦終於承認,關稅會對美國消費者產生影響,只是仍解釋不算過份。他在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引述經濟學家Peter Morici的論述,指「關稅不會對美國消費者造成太大影響,因為中國貨幣已經下跌,給予進口商一個折扣。」

美國民眾的不滿情緒亦正在升溫當中,無謂的貿易戰令民眾的消費信心大受打擊。美國八月份消費者信心指數創六年來最大降幅,並跌至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的最低水平。上週五公布的數據顯示,密西根大學八月消費者信心指數終值降至八十九點八,創一六年十月以來的最低點,亦較七月份的九十八點四大幅下跌。八月份密西根大學現況分項指數跌至一百零五點三,同樣創一六年十月以來的最低點。

企業信心七年低位
美國企業對前景的信心亦愈來愈低,據《華爾街日報》對美國六百七十多間小型企業進行的月度調查顯示,八月份美國小企業對經濟的信心降至一二年十一月以來最低水平,預期未來十二個月經濟將惡化的受訪者比例升至四成。報道指,關稅正在給跨國公司的經營成本上升帶來壓力,不得不設法抵消影響。此外,中美談判前景的不確定性也給企業制訂經營計畫帶來困難。

即使美國已落實將所有中國進口貨加稅,但中國政府的態度仍然強硬,而特朗普可用的招數亦愈來愈少。他之前呼籲美國企業將生產搬回美國,但美企的舉動剛好背道而馳,反而加碼在中國投資,正正向特朗普打臉。 美國榮鼎諮詢近期公布數據顯示,儘管貿易緊張局勢加劇,美國公司在中國的投資仍在增長,今年上半年,美國企業在華投資六十八億美元,比過去兩年同期均值高出百分之一點五。

企業巨頭在過去一年,反而不斷增加在中國的投資。美國電動車巨頭特斯拉(Tesla)於上海的廠房近期已接近完工,並開始試組裝汽車以供應內地市場。特斯拉此舉明顯是想避過關稅,進入大得不能抗拒的中國市場。特斯拉在上海的廠房被稱為超級工廠,從最初期的鈑件沖壓,到後續的成車組裝,全部由機械手臂操作。
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上月底更不避嫌出席在上海舉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並介紹這個大計晝。他指,其上海工廠是目前所有Gigafactory中,生產速度最快的一座。其實Tesla於今年一月才正式落實在上海建設佔地逾八十六萬平方米的超級廠房項目,並得到當地政府大力支持,今年十一月便可正式投入運作,料明年就有中國製的Tesla Model 3推出市面,上海廠房最終年產五十萬輛電動汽車,超過Tesla在美唯一一間工廠目前的總產量。

人民幣近期不斷走低,能抵銷到部分加稅影響。

Tesla重注中國市場
分析認為,Tesla此舉正正是為了避開中美貿易戰風險,又可以減省成本,實現盈虧平衡,因為Tesla本身正面對巨大的財務壓力,若只留美國生產只有「死路一條」,唯有中國市場才能救回一命。Tesla上海廠簽下五十年租賃期,Tesla將會在五年內投資一百四十一億人民幣。

至於另一大品牌蘋果,在貿易氣氛轉差之下,反而對中國的製造業有增無減。據蘋果供應鏈資料顯示,就算蘋果已在巴西和印度增加供應商,仍無法減輕對中國的依賴,組裝蘋果產品中國工廠數目,已由一五年的三十間,大幅增至目前的五十二間,但在美國本土的廠房數字一直只維持兩間。蘋果近年產品線增加智能手表、智能音箱和無線耳機產品,而代工生產商鴻海在中國的工廠數因而從一五年的十九間增至今年的二十九間。

除了組裝工廠,蘋果的芯片、玻璃、鋁殼、電線、電路板等產品零件供應商,亦愈來愈集中在中國大陸,蘋果中國供應商比率,已由一五年的百分之四十四點九增至目前的百分之四十七點六。數據正好反映出,蘋果與中國的關係是牢不可破,特朗普的撤回行動注定要失敗。特朗普技窮,在近期的消息令市場更看得清楚。《彭博商業周刊》上週報道,原來清朝債券亦有可能成為特朗普在貿易戰的籌碼,並指特朗普政府對此「有研究」,更曾見過相關代表。雖然美國政府內部認為,再要求中國政府償還的做法在法律上不見得可行,但特朗普連此招亦不想放過,就看得出已經沒有再新的招數可以出。

翻舊帳顯黔驢技窮
報道指,特朗普、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以及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曾會見部分在美國的清朝債券持有人及代表,而持有人代表聲持有清朝債券。田納西州牧場主人比安科(Jonna Bianco)已經研究清朝債券數年,她提出可以將清朝債券作為中美貿易戰的籌碼,並聲稱考慮到通貨膨脹、利息和賠償費用,中國應該支付超過一萬億美元。

美國財政部與商務部發言人均拒絕就事件置評,分析認為,要先將清朝債券所有權轉移至美國政府,再要求中國政府償還的做法,在法律上並不可行。杜克大學法學教授Mitu Gulati亦指出,從法律上,相關債券具有合法性,但是需要絕頂聰明的律師才能做到,個人認為所有特朗普政府的官員、以及財政部,都會覺得這是件是愚蠢的事。即使是極為愚蠢,但特朗普政府亦居然曾經考慮過,其實可以看出美國政府現時有多急,手上的籌碼亦已耗盡。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