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著名品牌

Technology creates new reality「黃宏達.走進超現實」


A.I. Gemini 繪畫的《月球背面》系列中的其中一幅作品。

黃宏達(Victor)過去的創作跨越廣告、數碼藝術、電影特效和多媒體數個界別。今年,更獲馬爹利選為成為年度藝術家,並獲邀於中環都爹利會館及中環 3812 畫廊舉辦展覽,在6月份至8月30日期間為大家帶來全球首創的人工智能藝術家「A.I. Gemini」所創作的科技水墨山水畫作。Victor不諱言:「我覺得任何東西的出現,都會有一個原因。」
Text /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為電影特效導演、跨媒體創作人的他,差不多有二十多年時間利用數碼特效把平面影像變得不平凡。他非讀廣告或電影系出身,入行後參與多個日本廣告,以至香港和荷里活的電影特效製作也有涉獵,佳作有《鋼鐵俠》、《不能說的秘密》、《頭文字D》、《新警察故事》、《長江7號》等。雖曾屢獲金像獎及台灣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殊榮,但仍不斷探索新事,至近年更跨界研發了人工智能藝術家「A.I. Gemini」,在水墨流派開創人工智能的科技先河,其畫作首現於半年多前的台灣「水墨現場」藝術展。有趣的是,不管是在哪一個創作板塊,都可悄悄看到屬於「黃宏達」的影子。
 

被馬爹利選為年度藝術家的他,認為這是對其能力的一種肯定;他十分贊同馬爹利推動發展原創性藝術的理念。

將世界化成數字
「回看歷史,很多藝術家都因某些原因而做創作,或基於社會環境,比如是戰亂、精神問題等,種種因素下造就一件事物出來。這是一門數學,這個加那個,等於最後那一個。」水墨畫好像離他的本業甚至是讀書的本科有點風馬牛不相及,但正如他所言,事出必有因。
小時在紙紥舖長大的他,從小會幫助家人紥作燈籠,自言被訓練出一身好的手作工藝。「我有個舅父是聾啞的,他苦學原子粒製作,孩童時代已見他動手製成搖控車,我就在那時開始接觸科技。讀書時讀理科,直至去到美國讀大學,才發展多點自我。」於美國時主修電子工程,在學頭一兩年必定要選配人文學科如心理學、社會學、語言學等,反倒發現自己對於人文學科的興趣較大。

「我對人性與我接觸的世界甚感興趣,甚至是你將它變成數字也很有趣。比如心理學的來源是要做許多實驗、收集數據,然後分析數據再得出結論,繼而重覆驗證,這就是數字的化成。由此發現,原來可以將這個世界化成數字!再去讀電子工程科目時,同樣是數字,不過再死板一點。但當讀到data processing時,又會發現數字可串連成好玩的事。直到畢業,覺得掌握到這些知識,但又突然跑去做廣告了。」

不斷探索:跨界別創作
從美國讀畢回流返港,初時對找工作沒概念,卻剛巧遇上一連五天的電腦展,那時私人電腦還未盛行,展品中有一台超級電腦,連軟件大約價值70萬。當他站在電腦前,看到有隻海豚的動畫,瞬間頓覺「一見鍾情」,連續數天都跑去看這部電腦,看到連檔攤經理也認得他,邀約上該公司的辦公室試玩電腦。

「那時25歲左右,去到試玩了一個鐘頭,我因為大學學過,都可以整到少少東西出來。攤位經理看到我便說:『香港沒多少人能懂得用有關graphics的電腦!』他當然一定要這樣讚我,想氹我買電腦嘛。但我說我沒錢,他便提議有份工作介紹,是傳呼機的老闆想做一個廣告推廣傳呼筆,他希望用科技去做(廣告),但香港無人識。他更說其表妹做銀行按揭,著我可以用按揭買下這部電腦及接下這份工作!」聽上去很像騙案,但Victor回家跟爸爸商量後,又膽大大的答應了。在沒有廣告專職的訓練之下,一切由自己摸索,由自己畫storyboard開始,再找中學同學幫忙配旁白和製作配樂。終於,用上了六星期的時間趕及死線。香港第一個電腦動畫製作的廣告,就是出自Victor手筆,那一年,是1991年。「做電腦動畫就好像我們做紙紥般,你貼紙時我就貼『面』,這樣好像延續我爸爸的生意去到一個虛擬環境。」

自學做廣告,還將自己的廣告作品寄到外國的雜誌社及製作公司,後來有日本的producer看到他的作品,更特地來港邀請他參與廣告製作,這樣便無心插柳的闖進日本市場。在90年代做了接近200個日本廣告,其中一個成名作包括第10集的Final Fantasy,就是當年王菲唱主題曲的那集。「日本的經驗做得好好,直到1998成龍大哥要開拍電影《玻璃樽》,想加入一些動畫,例如是海豚跳水、舒淇跟雞泡魚傾計。他問有誰會做動畫,大家便提議我了。」當年是谷德昭找他跟成龍見面,一談便成事,往後順理成章開展了電影特效這條路,運用電腦科技改造電影中的人物和角色。
 

作為從事電影視覺藝術界別的創作人,Victor的作品系列多次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及台灣金馬獎殊榮。

真水墨畫虛擬山水
「無得變的東西,是否有得變呢?」2014年,他又靈機一觸創作了一個3D動畫廣告,事前透過研發一套電腦程式,將大師徐悲鴻筆下的駿馬化成3D水墨動畫。廣面上先見水墨畫出現,後有馬兒生動地在宣紙上一躍而起。這個廣告不止拿下數個獎項,也同時令他深思水墨畫的可能性。
「原來水墨與電腦發生關係時可以是特別的,那加上3D又會怎樣?這幾年,我開始研究利用水墨的精神,加上電腦科技創作屬於我的3D水墨作品。我會不斷想到如何在3D的空間裡可以畫出水墨的感覺。然而,這幾年大家不斷提起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加上這個的話似乎是挺好玩。」去年10月尾,佳士得拍賣了一幅由A. I.(人工智能)創作的畫作,製作時先掃描1,500張名畫再轉送到A.I.閱讀,最後印製出品。這個構思雖好,但怎樣說也是前人之作,他心中不禁會想到:「如果我用A.I. 加上水墨又如何?若果要做,該做甚麽題材?」

一幅好的畫作,事前要做很多資料搜集,當他有了畫水墨畫的想法時,隨之而來想到要有個人風格。「資訊容易影響到人,也容易造成抄襲。如何在資訊發達中尋到自己的去路?我有一個朋友專門畫地鐵的磚,畫一張畫要三個月。我問他為何不看別人的創作,他說為免影響自己!」
如是者,經過兩年多的研發,「A.I. Gemini」終於誕生。「我會視Gemini為一名小孩,當初想到徐悲鴻的山水畫是個好好的題材,山水都可以化成數字,你知我讀書時可將任何事化成數字的。我便將世界法則變成數字,例如造山運動。世界是創造出來的,一方面是以數字為基礎,同時間亦可建基於混沌數據,此數據就如,一小時後的濕度你可以估計到,但你未必真正知道。將兩者數據結合後,每次出來的造山運動也有所不同。」 A.I. Gemini由執筆、蘸墨、壓筆、用墨濃淡等都能一氣呵成地作畫,既可仿如人手繪畫,又能畫出人手無法仿傚的斷續點線,這個創新水墨畫畫風,連內行人也給讚。

「我早年做一些科技水墨,也有跟香港現代水墨畫會會長陳成球談過,並帶畫作給他及會員觀看,發覺畫水墨的老師雖然作畫多年,其實是也會接受一些新事物的。」在一月台灣的「水墨現場」,被譽為「現代水墨畫之父」的知名藝術家劉國松老師也有前來觀賞他那全球首次出展的A.I.繪畫畫作。老師即場對他說:「風格已經定立!」這句話無擬為他的水墨創作帶來一大肯定。「水墨畫走到今天,已不止是紙和墨,甚至不只有人手繪畫。創作本應該不會停留在某個點,今天當你以為complete了,其實不然,A.I.就是如此。」 


黃宏達的藝術創作既多元且不受限制,種類繁多跨越繪畫、雕塑、數碼藝術、電影特效及多媒體裝置,更融入中國傳統哲學及當代數碼元素。自小被傳統手作工藝薰陶的他於大學時期修讀電子工程,多年來醉心拓展香港的數碼影像藝術,一直以來希望將所學所想融會貫通,利用科技結合藝術,從事電影視覺藝術,其作品系列多次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及台灣金馬獎殊榮。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