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理財專家】關志敏:重新定位大時代 ─ 香港何去何從?


一直以繁榮穩定見稱的香港近來局勢動盪不安,連月的示威運動加上中美貿易戰,頗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作為金融業的一份子,當然不希望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動搖;但大環境氣氛晦暗不明,就連筆者兒子就讀國際學校的外籍同學家長,也改變計劃將原本在香港升讀的兒子送返外國留學。外國人怕局勢不穩選擇回國發展,外資企業撤資之說也不難理解。

在社會運動的大氣氛下,眾人「定位」清晰,走到連商店食肆也能以「顏色」定位的大時代,香港也不妨藉此時機 「重新定位」創造價值!過往,香港作為中國對外經貿交流的重要門戶,經濟因而迅速起飛。不過隨著中國大陸市場逐漸開放,香港的優勢已漸漸消失。近年中國經濟發展迅速,平均每星期就有兩位億萬富豪誕生。預計2020年,中國的可投資金融資產將增至26萬億美元,與3年前相比增長率為30%,資產增長規模可謂相當驚人。亞洲可謂是世界財富管理業的增長引擎,而中國亦是當中最大的貢獻者。既然香港在中國對外經貿優勢「定位」上式微,不如藉此時機「重新定位」為財富管理中心,成為中國及亞洲連接世界的主要平台。

從事財富管理行業,過往東方之珠地位超然,財富管理行業模式偏向把資產集中於本地的金融產品。但經歷多次經濟風暴,大家都學懂了雞蛋不能放於同一籃子的道理。財富管理模式也由把資產集中於本地的金融產品變得更全球化,把資產分散到世界金融產品上,以創造更多價值!坐擁地利優勢及自由經濟體系的香港也逐漸成為亞洲及中國資產配置到世界的跳板,這也是近年「家族辦公室」在亞洲興起的原因。

根據Campden Research報告,全球現有7300間家族辦公室,42%位於北美,32%位於歐洲;而位於亞洲及新興市場的家族辦公室只有18%及8%。據統計,目前全球單一家族辦公室的總資產管理規模達5.9萬億美元,而中國可投資金融資產將達26萬億美元,可見潛力之大。同為亞洲金融之都的新加坡政府似乎早已預見財富管理行業在亞洲的龐大發展潛力。早在2000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已開始規劃將新加坡塑造成財富管理中心,推行措施吸納來自歐美的財富管理專才,同時亦不斷改良相關政策。時至今日,新加坡與財富管理相關的政策法規已發展至第三版本。相比之下香港只是剛剛起步,即使能成功定位也要努力追趕。不過港人以效率和靈活思維聞名,即使面對困境也能迎難而上。經過多個風浪,「毋懼低潮,香港一定得」這個信念早已烙印心中,這也是筆者當初成立家族辦公室時選擇以香港為總部的原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