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貿易戰愈升級 和解機會愈大


特朗普與習近平各不相讓,令貿易戰全面開打。

中美貿易戰未見緩和,近期更急速升溫,並已進入全面開打的狀態,重返談判桌的希望愈來愈渺茫,無論對中美雙方抑或全球,均會造成破壞性的影響。現時市場人士已開始擔心會觸發全球大蕭條。不過,雙方愈強硬,影響範圍愈大,令中美再下一城的籌碼更少,和解壓力愈大,前景未至如太過絕望。

原先美國已宣布延遲加徵部分商品的關稅,並將禁制華為買美國產品的禁令豁免期延長九十日,一來是為了自己,讓美國人在今個聖誕節的消費可以維持正常,二來是向中方釋出善意。不過,由於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言行反覆無常,又突然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激怒中方,迫使中方在毫無先兆之下,突然向美國徵收報復性關稅。

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上週五(二十三日)突然宣布,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約七百五十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徵百分之十及百分之五不等的關稅,分兩批自九月一日及十二月十五日起實施,以報復之前美國的行動。美方於八月十五日宣布向中國進口約三千億美元商品加徵一成關稅,分兩批自九月一日及十二月十五日起實施。

中國計畫對美加稅的商品涉及五千零七十八種產品,包括大豆等農產品、原油和小型飛機。除此之外,之前被剔出加稅名單的汽車與零部件,亦重返關稅清單,於十二月十五日起,對原產於美國的汽車及零部件恢復加徵百分之二十五及百分之五的關稅。

特朗普迅即反擊

一向奉行「以眼還眼」的特朗普當然立即作出反擊,出招快且狠,宣布自九月一日起,對價值三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稅率更從之前的百分之十提升至十五,而之前被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的二千五百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稅率亦將在十月一日加碼至三成,令貿易戰進入全面開打的狀態。

除此之外,特朗普更有意投下重量級炸彈,迫使美國企業撤出中國。特朗普在網上社交媒體發貼,叫那些認為總統無權迫使企業回國的新聞媒體去看看《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IEEPA)。

IEEPA為美國國會於一九七七年通過的聯邦法律,授權總統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後規範商業行為的權力,以便應對「異乎尋常的嚴重威脅」。一旦宣布緊急狀態,總統有權凍結跟敵對國有關的一切商業行為,例如阻止即將進行的交易和凍結外國資產等,甚至包括整間公司關門。

范德比爾特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國際法研究中心主任Tim Meyer指,若特朗普布認定中國盜竊美國企業智慧財產權的行為已構成「國家緊急狀態」,就可以禁止美國企業與中國達成特定交易。時任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簽署IEEPA後,於七九年便首次動用來對付伊朗人質危機,禁止美國金融業者與伊朗政府交易。於二○○一年「九一一」恐襲之後,亦行使過該法案來對付「恐怖組織」的相關實體。到今年五月,華府亦引用此法封殺華為,並用此法威嚇墨西哥,以迫使對方解決非法移民問題。

特朗普不停向聯儲局施壓力,希望可以減息刺激經濟。

全面撤出難度大

不過,要美企撤出中國難度極高,因為多年來美方在中國累計大量投資,要撤出的話可謂前功盡廢。美國研究機構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估計,從一九九○至二○一七年,美國企業在中國累計投資至少二千五百六十億美元,相比之下中國只在美國投資一千四百億美元。再者,雖然美國企業今年起已積極尋找代替中國的生產地,例如越南,但建廠、工人質素及成本,亦需時去整理,總不能話搬就搬。

之前傳過禁買中資股份的辣招亦很大機會出台,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及民主黨參議員沙欣(Jeanne Shaheen)致函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主席Michael Kennedy,促請對方改變採用MSCI指數投資的決定。

信中指MSCI指數包含中國企業,將使五百億美元包括美軍在內的聯邦政府員工的退休資產,暴露於與中國政府有非公開關係的企業之中,指有關企業控制生產,在全球市場競爭,為中國政府軍隊、政治及經濟目標服務。信中被點名企業包括中航科工(02357)、中移動(00941)、海康威視及康美藥業等,並求委員會解釋為何採用MSCI指數作為投資。

雙方回到談判桌的機會亦似乎愈來愈渺茫,更出現「羅生門」事件。特朗普日前突然放風,稱聲中國首席談判代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於週一(二十六日)主動致電美方求和,希望雙方冷靜重返談判。不過,中方則否認有致電美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回應記者問題時強調,關於美方提到的發生在週末的兩次通話,他從來沒有聽說過。中美雙方各有自己的論說,令人猜疑特朗普有否在此事撒謊,以給予外界中方想「跪低」的假象。

重現經濟大蕭條

中美雙方態度強硬,市場擔心貿易戰的將全面升級有機會引發全球經濟衰退,最壞的情況只有機會重複三十年代發生的經濟大蕭條。大蕭條爆發翌年的一九三○年,美國國會通過《斯姆特-霍利關稅法》,大幅調高對各國關稅,隨即引發西班牙、瑞士、法國等國對美國汽車、鐘錶徵收百分之一百的關稅,而其後英國、德國亦效仿美國設置壁壘,終於令國際貿易體系出現跳崖式大跌六成以上,各國經濟情況進一步惡化。

近期愈來愈多報告指出,中美貿易戰除了損害兩國經濟之外,亦會拖垮全球經濟,實行全球「攬炒」。摩根士丹利研究報告警告,若美國最後真的提高對中國口商品關稅,相信北京亦會作出報復,只要相關措施維持四至六個月,最快將在六至九個月後,全球經濟就會步入衰退。

大摩首席經濟學家Chetan Ahya表示,若上述關稅如期實施,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關稅稅率平均接近百分之二十二,全球經濟增長恐怕會在明年首季放緩至百分之二點六,只是略高於全球經濟衰退,即正增長百分之二點五的門檻。Chetan Ahya警告,若平均稅率提高至百分之二十五,全球經濟增速亦一定會跌穿百分之二點五。

美方指中方違反承諾,未有增加採購大豆。

Chetan Ahya認為,美國經濟相對於貿易戰的容忍度已經開始下降,因為之前推出的減稅政策的效益已經逐漸消失,更令人擔憂的是,稅率雖然調低,企業卻仍不願進行投資支出。現時美國就業市場情況已較六個月前差,新增就業人口數的六個月平均值,已從最高峰值二十三萬四千大跌至十四萬一千人。民間企業七月份整體工時增長率亦從百分之二點八跌至百分之○點七,只要輸入成本增加,企業就會放慢聘請新員工,繼而裁員,將打擊到消費市道。

美息倒掛預視衰退

美國十年期債券與兩年期債券息口於本月出現倒掛,已率先響起美國經濟衰退的警號。十年期債券與兩年期債券息倒掛為○七年以來首次出現,而當時正值金融海嘯爆發前。統計顯示,美國過往曾出現過五次十年期與兩年期國債息率倒掛情況,而每次發生之後,美國經濟都有出現不同程度的衰退,命中率甚高。按往績計,上述年期的債息曲線出現倒掛後,經濟會在一至兩年內衰退,命中過的例子包括九七年金融風暴、二千年科網泡沫、○八年金融海嘯等。

雖然過去兩年美國的失業率跌至歷史低位,但近兩個月數字亦已開始回升。美國七月的就業數據大致符合預期,但非農業新增職位十六萬四千個,略低於市場預期的十六萬五千;失業率為百分之三點七,亦較預期高○點一個百分點。消費者亦開始擔心前景,美國八月份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初值跌至九十二點一,數字低於預期,亦是今年一月以來最低水平。期內,消費者預期指數初值為八十二點三,低於預期及七月終值。消費者現況指數初值亦跌至一百零七點四,遜於市場估計的一百一十點四。

美國上季的經濟增長亦已明顯回落,美國商務部早前公布,第二季GDP增幅只有百分之二點一,較第一季跌達一個百分點,而相比去年同期的百分之四點二升幅,更有極大的距離。市場預期第三季GDP亦只會維持約百分之二點一至二點三的低增長水平。

彭博經濟學家原先預估,美國第三、四季GDP增長仍可達百分之二點一及二點二,但經過上週加關稅後,已下調至百分之一點八及一點七,美國經濟增速將正式「破二」。

華存「破六」風險

美國要「破二」,中國亦有「破六」風險。中國今年第二季GDP增速只有百分之六點二,創出二十七年來新低,市場擔心全年「保六」有難度。七月份的經濟數據亦非常疲弱,七月城鎮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五點三;三十一個大城市城鎮調查失業率為百分之五點二,雙雙按月升○點二個百分點。

香港的逆權運動有機會成為全球經濟的黑天鵝。

七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百分之四點八,低於《路透社》調查預測中值的百分之五點八,亦創自二○○二年二月以來的新低;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升百分之七點六,亦低於《路透社》調查預測中值百分之八點六,創今年四月以來的低位。其他數字大部分亦與市場預期有落差,首七個月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百分之五點七;基礎設施投資同比增長只有百分之三點八。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理事會在其對中國經濟政策的年度評估的報告中指出,若美國對尚未徵收關稅的三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提高關稅率至百分之二十五,在未來十一個月會令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約零點八個百分點。IMF早前已下調中國今明年的經濟增長預期,一九及二○年升幅,分別由百分之六點三及六點一,下調至六點二及六,而未來更會「破六」,二四年更會進一步跌至百分之五點五。現時加上特朗普宣布的新一輪百分之十關稅,會讓中國接下來一年的經濟增長下降零點三個百分點。不過,上述預期,已不包括上週戰況升溫,互加關稅的打擊。

市場人士形容,兩國現時就如兩隻大象在打大交,對其他國家以至全球的經濟一定會造成極大打擊。IMF上月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再次下調今、明兩年世界經濟增長的預期,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增長只有百分之三點二,明年回升至百分之三點五。已發展國家今明年的增長分別為百分之一點九及一點七。至於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今年增長百分之四點一,明年為百分之四點七,下調幅度最大,與四月相比,分別下調零點三及零點一個百分點。

全球GDP齊跌

IMF總裁拉加德早前向二十國集團(G20)發出信函,指出中美雙方已實施及計畫實施的關稅措施,將導致明年全球經濟蒸發四千五百五十億美元,相等於全球GDP減少零點五個百分點,甚至超出南非的全國的GDP,所以呼籲消除已實施的貿易壁壘,以免對貿易更多阻礙。該組織的首席經濟學家Gita Gopinath近日再指出,隨時間推進,愈來愈難尋找全球經濟增長亮點,全球增長甚至可以用「脆弱」來形容,其中一個導致環球經濟萎靡不振的風險就是貿易方面問題,近期以至上週五中美雙方的行動,令她非常擔心未來的經濟增長。

衰退警號響起,已是負利率的歐洲及日本,正在評估是否需要啟動新的買債計畫;澳洲自六月起已兩度減息,距離零利厘已不遠爾;印度、泰國、菲律賓等新興亞洲亦隨時加入減息行列,經濟秩序將重新調整。大衰退已經事少,市場已開始討論,會否再重蹈十年代全球大蕭條的覆轍。一九三○年,時任美國總統胡佛曾經簽署法案,對全世界所有進口到美國的產品課徵百分之四十五關稅,結果令經濟蕭條進一步惡化更加嚴重。

強硬姿態難持久

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資深研究員Gary Hufbauer表示,胡佛曾為為應對一九二九年經濟大蕭條而簽署《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認為可以保護美國產業,以應對經濟大蕭條,但結果卻是令大蕭條惡化。他指出,雖然今次加稅的稅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五,與當年的百分之四十五相比低很多,但要記住,當時全球的進口及經濟規模都比現在小得多。兩國硬碰,影響將是全球性,爛攤子更難收拾,所以市場認為,戰事愈升級,和解的壓力亦愈大,樂觀地看,國家的強硬姿態不能維持太久。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