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全球爆發貨幣戰 香港難獨善其身


人民銀行不再堅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於七以下水平。

自美國聯儲局於七月尾減息四分之一厘後,中國人民銀行容許人民幣匯價破七,多個國家更相繼加入減息行列,當中包括巴西、新西蘭、印度及泰國的央行,都相繼宣布減息。遠在南美的阿根廷則因政局變動,導致其貨幣單日狂貶三成六,反映全球貨幣戰爭已經開始,香港今年上半年的貿易業務已進入下降軌,再加上中美貿易戰沒完沒了,貨幣戰又開打,近月還有一系列社會運動,經濟前景堪憂。

遠在地球另一邊的南美洲國家阿根廷,於本月十一日結束總統大選初選,結果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落後反對派候選人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十五個百分點,讓馬克里在十月正式大選中謀求連任的困難再次增加,有礙國家的政治穩定性,拖累阿根廷比索匯價急跌,兌美元一度跌近三成六,最低見六十一點九九,創歷史新低,連帶股市都閃崩三成。

上述事件,難免叫人回想到去年由土耳其及阿根廷引發的新興市場貨幣匯價急跌事件,當時二十四種新興市場貨幣,有二十種下跌,情況叫人憂慮,阿根廷比索兌美元累跌五成,土耳其里接兌美元累跌逾四成,而印度盧比兌美元則跌一成二,成為當時亞洲表現最差貨幣之一;印尼盾則低見一九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低點,南非蘭特跌至兩年低位。

引發當天新興市場貨幣大跌的原因,與美國當時經濟表現強勁及利率向上有關,因市場對美元需求大,自然推低其他貨幣匯率,加上多個新興國家享受了多年的低息環境,累積了不少負債,當美元匯價向上,即引發債務危機憂慮。

美掀起減息潮

時移勢逆,今天多個新興市場貨幣受壓,除了阿根廷自爆外,其他新興市場都是主動降息以貶低貨幣,增強競爭力,因為美國在七月最後一天宣布減息四分之一厘,為十一年來首次減息。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這次減息後仍未滿意,聲言聯儲局要減息一厘。有分析認為特朗普希望盡快刺激美國經濟,同時增加與中國在貿易談判上的籌碼,以提升其連任總統的機會。

在美國減息後,巴西即加入減息行列,該國央行大幅減息半厘,指標利率Selic下調至六厘,更暗示會有進一步寬鬆政策的可能。巴西央行在聲明中稱,委員會認為未來通脹的良性環境得到鞏固,使進一步調整刺激力度成為可能,下一步貨幣政策舉措將繼續取決於經濟活動的發展,風險的平衡以及通脹預測和預期。

在美國及巴西減息不足一個星期,八月五日,人民銀行當天開出人民幣中間價破七為二○○八年以來首次,更隨即被美國財政部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即使中方其實未完全符合所謂匯率操縱國的條件。

根據美國《二○一五年貿易便利化及貿易執法法案》,被列為匯率操縱國有三項標準,分別是一∕對美國雙邊貨物貿易順差不低於二百億美元;二∕經常帳盈餘不低於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百分之二;以及三∕在十二個月內最少六個月反覆淨買入外匯,且在十二個月內淨買入外匯總額最少佔其GDP百分之二。在三項條件中,中國只能滿足第一項。

新興國紛跟隨

而在人民幣一直在七算徘徊後,新西蘭、印度及泰國的央行同時於八月七日宣布減息,且幅度都大於預期,推低貨幣匯價增強競爭力之心昭然若揭。新西蘭減息半厘至一厘水平,上任央行總裁僅年半的奧爾(Adrian Orr)解釋,減息有助降低未來實施負利率的機率,並指全球利率都在下降,今次減息只是減息週期的一部分。

泰國央行減息四分之一厘至一點五厘,為二○一五年以來首次減息。該國央行此前一直擔心債務水平及金融穩定風險而不願減息,可見此次行動是要回應全球貨幣及息率變化。印度央行宣布減息零點三五厘至五點四厘,為年內第四次減息,並把利率推至二○一○年以來最低。

施羅德投資新興市場經濟師Craig Botham認為,印度及巴西的減息幅度大於預期,新興市場或會出現一輪減息潮。與巴西一樣,印度央行實施大於預期的減息(下調政策利率三十五點子至五點四厘)亦令市場感到意外。會後聲明的言論取態亦相當溫和,意味着今後或會實施更多減息。

上一次會議(新任行長的首次會議)亦宣布減息,而央行當時已暗示將於本月繼續減息。毫無疑問,雖然當局擁有放寬政策的政治動機,但目前印度的宏觀經濟環境亦需要當局採取較溫和的取態。除了通脹放緩之外,央行亦可指出環球及國內需求減弱等理由。

印度通帳續減弱

印度整體通脹仍低於百分之四的目標,而核心通脹持續減弱。核心通脹不包括具波動性的食品及能源。央行承認食品價格存在上升風險,特別是由於季風降雨低於常年將對農作物收成產生不利影響。但通脹似乎不太可能高於目標水平。至於聯儲局啟動寬鬆政策似乎將促使各新興市場採取更大規模的寬鬆政策。只要聯儲局維持溫和取態,施羅德投資預期區內各國將會實施更多減息,特別是鑒於新興市場央行擁有較大的政策空間。

其中一項風險是貿易衝突升級以及隨之而來的風險資產(包括新興市場貨幣)疲弱。這或會促使央行暫緩行動,但預期聯儲局及其他地區持續放寬政策,最終將會促使新興市場央行繼續跟進。

事實上,市場人士都相信人行突然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七,正是面對美國掀起貿易戰及減息的一個應對方法。大和資本市場發表的報告認為,人行過去兩年一直撐着人幣匯率不破七,限制了其貨幣政策的運用,這次突然破七,明顯是看到與美國的貿易會談前景不樂觀,該行就相信兩國九月的會談都難有進展,並預計中國年底前會最少減息一次,同時降低存款準備金率,明年會有更多動作。

人幣貶值效益大

摩根大通認為人幣貶值的效益遠大於損失,因為這是最有效應對美國加徵中國貨關稅的方法,同時可減低內部政策的負擔,例如目前中國正面對本地結構性問題,如債務、地區政府財政問題,以及房產市場憂慮等。

各國掀起貨幣戰,加上中美貿易戰不斷升溫,香港作為背靠中國,貨幣聯繫美元的地區,自然大受影響。前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早前發表的聲明更暗示,香港可能成為中美角力的理想戰場,一個「自由、有流動性、富中國概念的金融市場,可能成為理想的戰場。」但他同時認為:「香港貨幣金融體系結構健全,可以應付市場波動,但要保持高度警惕,防範風險。」

然而,當全球貨幣匯率充斥着變數,香港的貿易業務無可避免大受影響,回看今年首五個月,總出口二千四百二十八億美元,按年倒退百分之三點六;進口二千七百四十一億美元,下跌百分之四點五;貿易總額五千一百六十八億美元,跌百分之四點一。而數據還是在香港因修訂《逃犯條例》而引發大型社會運動之前數字,相信計上六、七甚至八月的數據可能會更差。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