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中美貿戰 燒至石油


示威活動近日已殺入香港機場。

中美貿易戰打足一年多,兩國近期已漸露疲態,而一向姿態強硬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本週終於肯讓一小步,宣布推遲加徵部分中國貨品關稅。不過,好消息只怕屬短暫,根本問題難以解決,華為的禁止豁免期將在下週屆滿,市場擔心戰線會再移至石油產業,中國隨時拒買美方石油,甚至加報仇關稅,更多不明朗因素排隊出現。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週二(十三日)突然公布,決定延遲對中國進口的手提電腦、手機等貨品加徵一成關稅的期限。好消息刺激美股回升,道指週二大升三百七十一點。中方斡旋在今次應記一功,在USTR聲明發出前,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應約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通電話,就加徵關稅問題進行嚴正交涉。

是次獲暫緩加關稅的產品包括手機、手提電腦、電子遊戲機、電腦螢幕、玩具、一些鞋類與服飾等,全屬普通消費品,相信此舉會暫緩對美國普通家庭的影響。《紐約時報》形容特朗普此着正好反影華府面對大量來自商界與社會團體的壓力。

《彭博》亦認為,特朗普是向經濟低頭,以免打擊美國聖誕旺季消費,同時亦揭露了特朗普在講大話,因為他經常強調美國民眾不會受關稅影響,而今次就自打嘴巴,一改往日的口風,承認新關稅可能影響美國消費者,並衝擊聖誕旺季,因此,關稅不會與聖誕購物季節有關連。

減對消費者影響

除了普通民眾的消費層面,若強行加關稅,美國企業亦會受到嚴重衝擊,包括A&F、AMD、輝達(NVIDIA)及力拓(Rio Tinto)等。市場普遍認為零售業將受到最大的衝擊,因為九月一日要加的關稅涉及大量消費品。維德布什證券(Wedbush)認為,包括美國服務品牌A&F在內,多間服飾零售業者將暴露於較大的風險中,許多零售業仰賴中國市場,亦會有被中國針對的可能性。

瑞穗指,加關稅的時間太傖促,對於AMD、輝達等科技企業來說根本難以適從,將產品裝箱,再從中國到美國海運時間大概要兩至四個星期,除非美國政府願意豁免九月以前的出貨,不然所有準備出貨的產品基本上都要加新關稅,影響將非常巨大。

貿易戰稍為降溫,中美雙方在未來兩週會再一次通電商討,但市場亦不敢太過樂觀,憂慮隨時有再升級的可能性,因為中國的「皇牌」華為即將要受罰,目前尚未談妥條件。美國政府於今年五月十六日向華為下「封殺令」,禁企所有美國企業向華為出售產品,包括硬件及軟件,很大機會令華為的生產陷入「休克」。其後美國商務部亦正式將華為及其六十八間子公司列入被視為黑名單的「實體名單」,雖然之後發出九十日的「臨時通用許可」,但豁免期下星期一(十九)便會屆滿。

高盛首席美股策略師David Kostin警告,八月十九日將是一另一個關鍵日子,或者會對股市造成衝擊,而中美貿易爭拗下週可能會惡化,中美貿易爭端不斷升溫,或會加碼至全面的經濟衝突。David Kostin認為,美國政府不大可能延長有關寬限期,而中方很有可能會推出報復措施。

短期難達成協議

分析認為,對於特朗普來說,華為可能是一個比關稅更重要的籌碼。今次美國突然轉軚,推遲加關稅日期,但對華為的禁令就完全未有着墨,華為的情況實在令人擔心。瑞銀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在最新報告中指,近期摩擦升級或令中方立場更趨於強硬,現在的基準預測情形是短期內中美無法達成貿易協議。

除了貿易問題,美方近期亦有意開打貨幣戰,陷中國於不義,市場擔心中方會以強招反擊。美國上週突然在毫無理據之下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令市場震驚。 有傳特朗普出招之前根本未獲得白宮官員支持,但仍舊一意孤行,惹自己人反感之餘更未見任何成效。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立即與美國「割席」,指中國沒有明顯操控人民幣的證據,其後七國集團(G7)歐洲官員亦加入陣形,指美國政府將中國入列入匯率操縱國前,未與成員國協商,讓成員國感到不滿,因此至今未表態支持美國,預料中國被美國列「匯率操縱國」影響有限。

美國連番陰招,有機會迫使中方的行動升級,分析指,下一個戰場隨時會燒到石油身上。原油經紀商PVM Oil Associates 分析員指出,隨着中美緊張關係升級,中國未來數週可能大幅削減美國原油進口。

或轉向伊朗購買

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上週公布的原油庫存數據存有不確定性,油價走勢持平,因市場憂慮中國會轉向買伊朗石油,加劇中美的緊張關係。九月交割的WTI原油期貨價格上週跌達百分之二點一;十月交割的布蘭特原油期貨價格上週更跌百分之五點四。Tradition Energy 週一分析報告指出,原油價格在過去一個月跌約百分之十五,上週觸及約七個月的低位後,雖然近日看似回穩,但可能只是暫時,市場對需求增長放緩感到憂慮。

美國的原油庫存數字亦令業界擔心,截至八月二日的一個星期,美國原油庫存增加二百四十萬,而原來的預期是庫存會跌二百九十萬桶,反映原油的需求正在下降。美國能源部發布「短期能源展望」,把今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預測下調七萬桶/日,至一百萬桶/日;同時下調今年美國原油產量增長幅度至一百二十八萬桶/日,低於此前預期的一百四十萬桶/日。另有更多數據顯示,今年美國原油產量預期為一千二百二十七萬桶/日,低於此前預測的一千二百三十六萬桶/日。

國際能源組織(IEA)亦已調低今、明兩年原油需求,料今年需求降至每日一百一十萬桶,明年需求降至每日一百三十萬桶,分別減少十萬桶及五萬,並形容前景為「脆弱」。IEA警告印度和美國都存在「弱點」,而發達國家的石油需求已連續四季下降,屬二○一四年以來首次。

在全球石油需求增長放緩的勢頭下,若中國大削美國的原油進口,對美方的衝擊亦實屬不少。雖然美國不是中國的主要石油供應國,但去年計亦有高達五十四億美元的進口量,絕對不是細數目。再者,即使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中國的石油需求仍然強勁,IEA調低全球需求的同時,唯獨調高中國的石油消費量,部分原因是煉油廠活動增加。中國需求正在增加,不向美國買貨,只會轉頭中東地區,美國的生意隨時流失到「敵人」手上。

中國需求仍強大

近年中國加大向中東購買石油,S&P Global Platts指,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從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進口的石油創出新高,而OPEC亦很樂意將銷售轉移到中國和其他正在急速成長的亞洲經濟體。OPEC六月份公布的報告顯示,中國的石油需求在去年增長百分之三,令全球石油需求翻倍。

現時中國的原油進口量為全球第一,超過七成原油依賴進口。中國海關資料顯示,中國去年首十一個月的原油進口量為四億六千二百萬噸,同比增長高達一成以上,相當於每日進口九百二十四萬桶,而加拿大及伊拉克合計,每日的原油產量亦只是九百萬桶左右,即是單單一個中國就可以買起兩國的產量。除了原油,成品油去年的進口量亦大升百分之十三至三千三百五十萬桶。中國的原油對外依存度達到百分之七十點九,同比上升百分之二點五。

有指在美方的打壓下,中國的反擊招數除了是減少向美國買油,更會轉投伊朗懷抱,此舉對油價會造成極大影響。美銀美林指,若中國決定購買伊朗原油以報復美國關稅,原油價格有可能每桶跌三十美元,對產油國美國來說亦不是好事。美銀美林的報告指出,現時仍預測布蘭特原油每桶會維持在六十美元,但若中國決定再向伊朗採購原油,原油價格將大跌二十至三十美元,此舉將會破壞美國的外交政策,並減緩美國關稅增加對中國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

伊朗或成受惠者

美國自五月起全面禁止任何國家購買伊朗石油,但有數據顯示,中國國營石油公司雖然停止購買伊朗原油,但伊朗原油仍繼續運往中國的港口。外電報道,根據路孚特(Refinitiv)石油研究所的分析,今年六月,中國的天津港和錦州港,一共卸下六十七萬噸伊朗原油,日均進口量約十六萬三千桶;今年七月,錦州港和惠州港,亦一共卸下四十三萬噸伊朗原油。

根據S&P Global Platts資料,伊朗原油輸出量六月份每日只有五十五萬桶,五月每日輸出量為八十七萬五千桶,伊朗於今年五、六月的原油輸出大部分都是輸往中國。伊朗亦趁此時向中方示好,希望可以拉到更多生意。當地傳媒報道,伊朗副總統賈漢吉里(Eshaq Jahangiri)七月底時會見過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並稱即使受到外部限制,仍希望中國和其他友好國家能購買更多的伊朗石油和天然氣,因為德黑蘭擁有世界上這些原材料的最大儲備。賈漢吉里補充稱,伊朗準備通過巴基斯坦的中轉管道向中國出售天然氣,而兩國切實需要「建立德黑蘭與北京之間的貿易結算金融機制」。

雖然中方與伊朗走近對美方打擊大,但分析認為,中國若繼續不理會美國對伊朗制裁,向伊朗進口原油,此招亦是一把「雙刃刀」。Emirates NBD商品研究部主管Edward Bell表示,伊朗當然願意增加輸出,但中國這樣做等於是與一個無法控制的夥伴結盟,而且沙特阿拉伯及伊拉克也不會坐視他們在中國原油市場的份額被伊朗奪走。

除了轉買伊朗油之外,亦有另一條路行得通,就是學美國加徵關稅。《彭博》報道,美國原油貿易出口商與牛津能源研究所預計,中國將開始避免進口美國原油,亦可能對包括「美國原油」在內等美國進口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報道引述向中國出口美國原油的貿易出口商表示,自中美關係近期進一步升溫後,部分中國買家可能開始減少從美國採購原油,因預計北京方面將對美國原油加徵關稅。

或向美油品加稅

能源資訊服務商ICIS分析員李莉表示,若局勢升級,中國對來自美進口的原油加徵關稅將是不可避免的。此外,有兩名定期向中國出售美國原油的貿易商表示,即使不加徵關稅,也預期中國的煉油廠商會實施限制採購,以顯示對北京政府的支持。

中美關係風高浪急,對全球影響巨大,而作為中國窗口的香港已不能獨善其身。美國駐香港農業貿易處農業參贊賀雅詩(Alicia Hernandez)指出,去年美國農產品出口香港,按年跌百分之六,因經香港轉口到中國的美國農產品下跌。

另市場人士亦擔心,香港的局勢會成為全球金融市場的「黑天鵝」。對沖基金Neuberger Berman董事總經理Steve Eisman表示,香港的示威活動有機會演變成為全球的「黑天鵝」,若事態進一步升級,會危及中美貿易協議,以及損害環球經濟。他很關注香港示威活動,因為北京如何處理事件,對全球投資市場有重大啟示,若天安門事件出現在香港,將會撼動全球市場。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