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挑起貨幣戰 美國黔驢技窮


大鷹派納瓦羅批評中國犯下的「七宗罪」。

中美兩國重啟貿易談判後,未有重大進展,且掀起更多紛爭。華府宣布加徵中國餘下三千億美元商品百分之十關稅後,再發功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美方指控罪名嚴重,但實際的影響卻未必如想像般大,全屬象徵式性姿態,亦反映特朗普已陷入技窮的局面。

中美上週再度舉行貿易談判,但結果出人意表,雖然市場早預期難有成果,卻預想不到不歡而散。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八月一日宣布,將對餘下三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百分之十的關稅,會於九月一日起生效。

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及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上週飛到上海與中方進行談判,氣氛尚算良好,但想不到特朗普卻突然作出如此決定,令市場錯愕。分析估計,特朗普的決定,是想表達對中方不斷使出拖延政策的不滿。

《金融時報》表示,若以去年中國出口美國的產值計算,二千五百億美元加三千億美元的加稅項目範圍,基本上已是向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加稅,將對美國的消費市道帶來無可避免地的衝擊。中美下回合的談判將回到華盛頓舉行,估計突如其來的加稅是想增加「主場壓力」,望可以迫使中方代表劉鶴及其團隊加快談判速度,甚至可以落實計畫。這個時候亦是最好的時機,因為十月一日將是中共建國七十週年,中方承受不起談判失敗的影響。

美國亦似乎嫌這一招不夠震撼,週一(五日)再突然宣布,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之列,令中國在二十五年後,再被美國「定性」為匯率操縱國的國家,雙方的貿易戰正式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控華違返G20承諾

匯率操縱國為美國投下最大炸彈,美國財政部確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後,姆努欽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進行討論,消弭中國最新(反制)行動帶來的不公平競爭優勢。努姆欽在聲明中指出,中方的行動違反對G20作出不進行競爭性貨幣貶值的承諾,美國會持續敦促中國,在匯率和儲備管理操作及目標等方面,加強透明度。

根據美國的《貿易便利及貿易執法法》,美國財政部以三個標準來要判定貿易夥伴是否在操縱匯率,當中包括該經濟體與美國貿易順差超過二百億美元;該經濟體經常帳戶順差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至少為百分之三;以及該經濟體持續干預外匯市場,推動其貨幣價格往一個方向發展,在過去十二個月內,外幣淨購買量至少達GDP的百分之二。美國亦曾將日本、台灣及南韓列入匯率操縱國,但自一九九四年之後,美國就再沒有把任何國家或地區列入名單之內。

中國現時只符合上述第一個條件,美國財政部上一份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半年報告,亦只是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觀察名單,所以今次突而其來的舉動,市場猜測是特朗普的倉促決定,見到人民幣跌穿「七算」就立即出手,根本沒有充夠的證據去支持其論點。人民幣近期的確明顯走弱,但幅度仍在正常波動範圍之內,人民幣在岸及離岸價今年來兌美元分別跌百分之二點六及三點一,跌幅反而不及新台幣的百分之三點三及韓圜的百分之八點五,而上述兩個地區亦只被美國列入觀察名單。

人幣破七成藉口

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後,若未能在一年內採取適當政策糾正狀況,美國財政部將建議總統採取進一步的措施,包括拒絕該國取得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融資、拒絕該國參與美國政府採購標案、要求IMF加強監督、把匯率操縱納入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評估貿易協定或談判時的考量。

美國之前已不斷批評中國匯縱匯率,圖令貨品賣得更平,增加競爭力。不過,美國一直都只得一個「講」字,未有實際行動,到週二才出手,是因為終於找到了出手的「藉口」。美元兌人民幣匯價於週一終於「破七」,跌至七點一一,創金融風暴以來最低水位。

對於被指操縱匯率,人民銀行對此嚴詞否認干預匯市。中國人行行長易剛表示:「人民幣的波動,是市場驅動與決定的,是處於合適水平」。人行指,受到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及美國對中國加徵關稅預期等影響,並表示人民幣匯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其實早前市場人士已有些預告,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認為,對某些人而言,「七」這個整數位心理感受更強烈,但不必過分關注,將「七算」當作底線可能反應過敏。

美方突然反面不認人,中國自然要作出反擊。中國商務部於週二宣布,由於日前美方宣稱擬對三千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一成關稅,嚴重違背中美兩國元首大阪會晤共識,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對八月三日後新成交的美國農產品採購暫不排除進口加徵關稅,中國相關企業已暫停採購美國農產品。中國此招將對美國農業造成極大打擊,令當地農民農成為貿易戰的犧牲品。

損害美國農民收入

商務部稱此舉是由於「美方嚴重違背中美兩國元首大阪會晤共識」所致。《人民日報》發表題為《不能沒有的公平》的署名文章稱,美方在做出「不再對中國產品加徵新的關稅」的承諾後,仍然聲稱擬對價值三千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這除了產生舉世驚詫且吸引眼球的收穫外,只能落得下「失去」二字,即失去信譽顏面同時,也蒙受了經濟損失,而中國是美國農產品的買家,因此是客戶,只有待客有道,才能有買賣,並且之前所做的採購行動對於美國農業來說是場「及時雨」,但如今美國有一些人用關稅大棒瞬間打碎了美國農民的機遇之窗。

文章更指出,在如今貿易談判遭遇嚴重困難的情況下,雙方已經失去了農產品交易這個可依託的條件,因此,美方不必再對此抱有幻想,而這是背信棄義者必須付出的代價,未來只有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解決問題,才是唯一正確出路。

人民幣並非中方想用到的招數,因為人民幣貶值屬雙刃刀,對自身的傷害亦非常之大。人民幣貶值,短期內對出口導向的紡織、家電、以美元計價的海外工程承建等,海外業務佔比較多的企業屬利好,以紡織為例,人民幣每貶值百分之一,紡織服裝行業銷售利率便會升百分之二至六,所以「破七」消息一出,A股市場上紡織服裝股立即造好。

評級機構惠譽則指出,人民幣更大程度自由浮動,可能對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產生積極影響,因為有助維護外匯儲備,亦可紓緩美國貿易關稅帶來的負面影響。惠譽指出,人民幣兌美元跌穿「七算」水平,從主權信用角度看,並無意義。有序波動而不會破壞匯率預期穩定,或加快資本外流的情況下,匯率靈活度更大,甚至可以視為積極因素。

新興市場或受累

不過,人民幣匯價跌穿「七算」心理關口,或會引發信心問題,加大貶值預期,令人民幣拋售壓力大增,引起全球的匯率及金融市場動盪,資金或由內地撤出,出現新一輪「走資潮」,並降低外地資金流入的意欲。假如人民幣貶值勢頭持續,其他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或以競爭性貶值捍衛本國出口。多個貨幣貶值可能導致資產價格重估及加劇市場波動,並進一步驅使資金流走至美元資產避險。由於部分中國企業債務以外幣計價,若人民幣貶值,將變相加大企業債務負擔,並增加違約風險。

美國知名對沖基金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創辦人巴斯 (Kyle Bass) 預期,人民幣「破七」後,中國政府若不推出支持人民幣匯率政策,放任匯率的話,人民幣有機會在此匯價上再跌三至四成。巴斯表示,過去中國一直以「賣出美元、買入人民幣」方式,在支持匯價,若中國放手讓人民幣自由隨市場浮動,預期將會急速貶值。

其實美國指控中國操縱匯率已不是新鮮事,自中國加入WTO後,美方便開始指責北京操縱匯率,到二○○七年,人民幣匯率更成為中美關係核心問題,美國政府在國會施壓下曾多次考慮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只是最後都未有下手,因為未達財政部的預設條件。

納瓦羅鷹派首領

今次美國狠心出手,亦要多得大鷹派美國白宮貿易與經濟事務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背後推一把。納瓦羅仇視中國已是公開的秘密,未加入白宮前,曾寫下《致命中國》一書,指控中國透過補貼向美國傾銷,好比發動一場對美國造成致命影響的經濟戰爭。《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報道,特朗普上週突然反口加關稅,白宮大部份幕僚均大力反對,只有納瓦羅一個撐場。報道指,萊特希澤、姆努欽、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和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均反對加徵關稅,只得納瓦羅一個唱反調。

納瓦羅對中國的態度亦更為囂張,接受訪問時更用了源自於天主教教義中的「七原罪」來形容中國對美貿易中的不公平做法,他指中國「必須停止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停止強迫技術轉讓、停止入侵我們的電腦、停止對我們的市場進行傾銷並使美國公司破產、停止大力補貼國營企業、停止進口毒品芬太尼、並且停止操縱貨幣」,他指出,上述都是美國過去要中國做出的「結構性改變」。

納瓦羅指出,中國透過壓低價格和貨幣貶值等戰略操作來因應關稅戰,自從一八年美國對華關稅實施以來,人民幣匯率跌近一成,幾乎抵消所有關稅。「新華社」其後作出反駁,發表署名「辛識平」的評論文章,反批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煽動大國間的仇恨,才是真正的罪惡。文章指出,其實問題的根源是美方主動挑起的經貿摩擦,給兩國人民利益帶來傷害,美方部分人言而無信、出爾反爾導致中美經貿磋商波折不斷。

事情的後續,將是中國可以如何應對這個匯率操縱的指控。事實上,匯率操縱國的說法,從來只是美國單方面的判定,而並不是國際上的一致認可。美國將中國為標標籤匯率操縱國,外界認為美國很可能採取措施施壓人民幣升值,讓貿易戰延伸至金融戰之上。

投行料影響不大

不少投行亦認為,美國的行動只是「象徵性」的制裁。渣打銀行認為,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對中國經濟損害有限,原因是美國差不多已經向所有進口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彭博經濟研究首席經濟學家Tom Orlik亦指,中國根本不在乎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因為不會有什麼實際後果,且中國也算不上「操縱匯率」。

康乃爾大學經濟學家Eswar Prasad指出,美國對匯率操縱國的認定十分武斷,因為中國並沒有符合所有指標。他指出,美國此舉讓中國更確信,與美國之間談判只是徒勞無功,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只是替貿易戰火上加油,人民幣可能在市場推動下續貶,而中國的外匯政策,既然沒有了最後一道政治防線,亦不用需要再費心死守。耶魯大學資深研究員羅奇(Stephen Roach)亦認為,華府此舉是「空洞威脅」,他認為中美兩國對陣,北京手中尚有很多籌碼。根據美國的法律,除了對國家經濟及匯率政策施壓之外,中國可能會受到禁止對外援助相關資金援助、禁止政府簽署採購合同、IMF進行追加監督等制裁措施。不過,中美之間在援助和政府採購等領域本的關連性則不大。

不排除引發貨幣戰

按規定,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一年後情況仍未有改善的話,華府可對中國推出單方面制裁,例如禁止中國參與美國政府招標項目,或從華府推動海外發展機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取得融資等。惟此舉的殺傷力輕微,因為中國早被美國政府推於門外,由二○一一至一五年期間,中國只有三十一間企業合共投得華府九百二十萬美元合約。美國的電訊設備、無人航拍機及自動駕駛技術等,就一早不歡迎中國的介入,所以難有進一步的打擊。

美國可以做的,就是用此為借口,干預美元的匯率,特朗普一直抱怨美元太強,損害美國出口競爭力,更不斷向聯儲局施壓,但始終未達成效。特朗普今後就可以「名正言順」出手,甚至命令財政部拋售美元,直接干預外匯市場。美銀美林預期,若特朗普宣布放棄強美元政策,可令美元貶值百分之五至十。不過,此舉將引發火燒連環船的效應,其他國家亦會將自己的貨幣貶值迎戰,將造成全球性的影響,殘局更難以收拾。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