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迎戰16度:巴西開發亞馬遜 長線不利經濟發展


巴西是全球最大的大豆出口國。

自巴西的極右派、有「巴西特朗普」之稱的總統博爾索納羅 (Jair Bolsonaro) 於今年一月上任以來,巴西亞馬遜熱帶雨林被砍伐的範圍大幅增加,今年已有逾三點五個香港的土地面積被開發,令這個「地球之肺」走入被消失的危機。今次危機源於該國經濟發展面臨艱難境地,令博爾索納羅聲稱要「以合理的方式」開發雨林,雖然現時未有法例落實,但足以令不法分子或商人肆無忌憚地砍伐雨林。

分析認為,此舉除了嚴重影響到全球生態和氣候,長線對經濟亦不利,包括引起歐盟的關注,或導致歐盟與巴西的貿易關係生變,長遠更會使南美洲大部分農業生產地受到強烈乾旱和炎熱的威脅。

根據巴西國家太空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Space Research,INPE)公布衛星監察資料,截至今年七月中,年內巴西的亞馬遜熱雨林已有逾三千七百平方公里被砍伐,面積相當於三點五個香港;流失量比歷史高位二○一六年全年的三千一百八十三平方公里上增加百分之十六。另單計今年六月份森林砍伐速度,亦比去年同期上升百分之六十,多達七百六十九點一平方公里的雨林被砍伐,相當於每分鐘有一點五個足球場面積的雨林被催毀。

對於有關的數據,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卻形容為「謊言」,他在與外國記者的早餐會上強調,巴西是全球最保護環境的國家,原始森林覆蓋率達百分之五十八,並質疑INPE的數據真確性:「如果過去十年所有森林砍伐數據都是真的,亞馬遜早就沒了。」

他並懷疑INPE院長加爾望是否暗中在為某個非政府組織服務。加爾望於二十日回應說:「這些由INPE製作的亞馬遜地區的砍伐數據,從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就開始了……巴西是全球第三個使用陸地衛星圖像的國家,這是均由INPE開發的方法。」

各界亦認為近年巴西在環保工作上的確有開倒車的情況,尤其博爾索納羅上台後,情況更為明顯,首先他削弱了環境部的權力,放寬了對亞馬遜雨林進行經濟利用的限制。同時又委任了企業家Tereza Cristina帶領農業部,而Cristina上任不久,便提倡撤除限制使用殺蟲劑的法案。

擬減少保護區

博爾索納羅的參議員長子弗拉維奧在今年五月,更提出對森林法實施改革,要求取消亞馬遜地區農民在自己土地上維持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八十森林覆蓋率的規定。這一動議如能通過,巴西採掘業將迎來一片面積比伊朗還大的開發地。博爾索納羅更明言要「以合理的方式」開發亞馬遜雨林,又威脅要整合原住民領地,並試圖減少保護區的數量。雖然現時未有相關法例落實,但足以令不法分子或商人更肆無忌憚地砍伐雨林。

亞馬遜雨林位於南美洲的亞馬遜盆地,佔地七百萬平方公里。面積橫越了八個國家,包括巴西、哥倫比亞、秘魯、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等國,佔了世界雨林面積的一半,並佔全球森林面積的百分之二十,被稱為「地球之肺」。而其六成的面積位於巴西,故生物學家形容,巴西是全球生物最多元的國家,因為亞馬遜雨林擁有全球百分之二十點八植物種類、百分之十七點六的鳥類、百分之十三點六的兩棲類和百分之十一點八的哺乳類動物,故雨林若被摧毀,大量的地球物種將會消失。

此外,亞馬遜雨林對全球有平衡氣候的作用,一旦被破壞,將進一步加劇全球氣候異變。一直以來,亞馬遜雨林繁茂的植物成為一個「鎖着二氧化碳」的地方。據測算,被「鎖」於亞馬遜雨林的碳排放總量高達九百億至一千二百億噸,相當於全球近十年來自汽車、發電等工業碳排放量之和。此外,雨林每年可以吸收高達六億噸的二氧化碳,其強大的碳吸收能力對於維持毗鄰各國的氣候穩定有重要作用,甚至可減弱全球溫室效應。一旦雨林面積大幅減少,勢必影響其吸收碳排放功能,地球將無可避免氣溫大升,極地的冰更有可能融化。

失業率逾一成二

亞馬遜雨林遭遇今日的危機,主要跟巴西近年經濟不景有關。巴西是拉丁美洲最大國家及全球人口第五大國,二○○三年初左翼勞工黨的盧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就任總統後,被視為擺脫了獨裁政權黑暗時代和成功擁抱民主的國家。二○一一年底,巴西國內生產總值超越英國,成為全球第六大經濟體。二○一四年舉辦世界盃足球賽與二○一六年奧運會,更讓巴西人有躋身世界強國的幻覺,然而,盧拉的得意門生羅塞夫(Dilma Rousseff)接任總統後,卻遇上原物料退潮,加上鄰國巴拉圭改革成功,吸引了不少巴西製造商把工廠遷至,以尋求較低的稅率與更少的法規束縛,結果今年五月,巴西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十二點三,而世界銀行年初時亦將巴西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測由百分之二點五下調至百分之二點二。

因此,博爾索納羅甫上台就公布了挽救經濟的百日目標,還承諾在未來一年消滅財赤,並在明年實現財政盈餘。而開發資源豐富的亞馬遜雨林無疑是刺激經濟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因為雨林蘊藏着豐富的金、鐵、銅和錳等礦物。此外,單是「倫卡」保護區的面積便有四百六十萬公頃,接近香港的四十二倍,故一旦開發展,潛力可觀。

目前,不少大型基礎建設項目正在籌備中,例如在熱帶雨林中心城市Santarém的亞馬遜河上建造一座近一英里長的橋樑。另外,政府正擴建一條高速公路,該公路可把農產品輸送到北部的港口。其他項目還有運輸大豆的鐵路,以及距離伊泰圖巴不遠的塔帕若斯河上一系列巨大的水電大壩。

瘋狂的開發並非沒有代價的,不少分析都提出,長線只會令巴西經濟一沉不起,有學者指假設整個亞馬遜雨林消失的話,南美洲大部分農業生產會受到強烈乾旱和炎熱的威脅。而農業現時佔巴西百分之五的GDP,該國亦是全球最大的大豆出口國。

或違反歐盟協定

此外,今年六月巴西才與歐盟國家簽訂了貿易協定,協定中,巴西承諾要遵守歐盟訂下的環境保護規則,如今巴西卻開始大規模在雨林進行開發,估計會引發歐盟不滿。

再加上協議中還允許巴西相對強勢的農牧產品進入歐盟,將面臨擔心競爭力不足的歐盟農牧業者反彈。據知,愛爾蘭國會和意大利農業部長已經呼籲自己國家的政府,拒絕批准該項協議。

另外,這還會威脅到國際社會在保護雨林上的合作,自一九九二年在里約熱內盧舉行的地球峰會(Earth Summit)後,工業化國家一直與巴西緊密合作。由前總統盧拉成立的亞馬遜基金多年來收到數十億美元的捐款,當中主要來自挪威和德國。若失去資金援助,巴西將難以承擔拯救亞馬遜雨林的開支,國家經濟負擔更沉重。

巴西經濟面臨內憂外患,不得不令博爾索納羅採取更為務實的政策。不過,目前巴西經濟的癥結繫於財政改革、刺激消費、提振投資和養老金問題之上,開發雨林雖然有機會提振投資,卻絕非唯一的途徑。畢竟,開發的利益或許永遠無法抵銷破壞雨林所帶來的沉痛代價。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