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The New Whisky Wonderland】何偉樑.拓威士忌餐飲風尚


Monte Carlo Whisky Club一攝:客人可以隨意找位置坐下,與好友談天。

「威士忌」一詞,近年漸漸成為菁英族群的品味象徵。曾是運動員,後來投身金融界別的何偉樑(Shawn),很早便對威士忌情有獨鍾,直至近年萌生創業念頭,在機緣巧合下,於去年在銅鑼灣The Sharp頂層(38樓)連天台的地方開設具格調的Monte Carlo Whisky Club。「Monte Carlo」(蒙地卡羅)一名,比喻與「歐洲的澳門」看齊,集合大眾喜愛的娛樂元素,那裡除有靚景美酒和撲克桌,Shawn更注入獨特的企業理念,開創品味威士忌的新天地。
Text / 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C:Capital CEO
S:何偉樑(Shawn)(Monte Carlo Whisky Club老闆)

威士忌愛好者的幸福感
C:為何會有Monte Carlo Whisky Club的出現?
S:我畢業後做過職業運動員,之後又曾任職大學講師等,後來才當上基金經理。大學開始懷有創業夢,我一直相信獲得幸福感就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透過不斷研磨,將之昇華為事業,再把其中所累積的資源和人脈繼續投資在這興趣上,形成令幸福感不斷提升的循環。開店契機是誤打誤撞的,以往因有親人開辦飲食生意,由小到大我對餐飲業很有興趣,而又特別鍾情於喝酒,之前曾投資過其他餐飲生意,但正式參與營運及預備開店的只有這一家。平日正職是基金經理,工餘時間就用來找地方、申請牌照、構思室內設計、與裝修師傅協調等,於去年年尾正式開業,讓愛酒之人能有個聚腳點。

C:何時喜歡上威士忌?
S:由小到大都愛好玩樂,第一次接觸威士忌大約在十多歲時,那時在一位朋友家偷喝她爸爸的威士忌,那些都是價值不菲的好東西。由2000年開始認識威士忌,那時全球還未吹起威士忌風。威士忌除了帶有品嚐價值,在現今世代還有種文化涵義,比如是紳士的代名詞,象徵白領的優雅感,代表懂享受的族群。

C:Whisky Club的定位是?
S:這裡的定位是中高檔的餐飲之地,都會要求大家的dress code 是較好的。撲克桌會預留給VIP,當然這是合法且不鼓勵賭博。除了旨在凝聚一班金融業菁英,於這地在工餘時間把酒談天,或提供地方予金融界及其他界別的朋友洽談生意,再進一步想做到的是用作貿易試點。我的好拍擋Kelvin也有涉獵日本貿易生意,現在正專注於酒類的貿易,代理了幾個清酒品牌,比較特別的是最近開始流行的有氣清酒,這家店剛好作為試酒以及推廣的集中點,既可作showroom,又能成為event and marketing的地方,舉辦試酒會,推廣代理酒品。
 

Shawn的合作伙伴鍾亦琛 (Kelvin)(左),是名符其實的日本通,工作當中涉獵日本貿易生意;而他也有在日本投資農地,用那地種植的稻米製作自家品牌的清酒。

供特色別注酒品
C:可以介紹一下這兒的特色酒品?
S:與一些老店的威士忌吧相比,我們或許不是最強;但與正常酒吧比較,我們則較優勝,款式更齊。除了基本酒品,特別在於每期均約有10支70、80年代、甚至年份更久遠的威士忌會在這兒售賣,並會不定期更換,售價較普通的高,舉例如有60年代的Hennessy干邑、70年代的Black Label、Glenfiddich 威士忌的古舊版本,還有3至4款小眾清酒,包括我們代理的有汽清酒黃櫻Piano等。此外,也有屬OEM(原始設備製造商)的自家製城陽蒙地卡羅清酒,這個還在試驗階段,暫提供酒板供客人淺嚐。

C:自家品牌清酒由原材料到製作都由你們一手包辦,概念是如何達成?
S:我的合作伙伴兼好拍檔Kelvin,較在行於中日貿易和日本房地產生意,他在日本投資了一塊稻米農地,購買農地後會租借給農夫,他們會交租金予我們,我們再購買他們的米,用稻米製作自家品牌的清酒,那是一條很美的產業鏈。

C:未來的發展遠景是?
S:其實開這家whisky bar只是一個小的起步點,下一步準備在不久將來再於中環開設另一家cocktail bar,進而建立一個精品的餐飲品牌。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