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日韓相爭 中國得利


中日韓自貿區談判可能會遇上阻滯。(右起:李克強、安倍晉三、文在寅)

全球各國近期興起打貿易戰,繼中美之後,日本及南韓亦有開打貿易戰的憂累。事緣本月初,日本決定管制向南韓出口三種重要的原材料,將重創韓國的半導體業。「鷸蚌相爭,漁人得利」,中國最有機會成為這次漁人,在戰火之下得利,找尋新機會。

自特朗普坐上美國總統寶座之後,最令全世界都震驚的「封功偉績」就是四出開打貿易戰。中美貿易戰打了一年多仍在進行,而美國與歐盟及日本等的貿易關係亦如履薄冰,隨時令全球經濟陷入衰退。這股貿易戰風潮最近更蔓延至其他國家,日本突然決定限制部分原材料出口至南韓,而相關產品正是南韓用作生產電子產品及半導體的主要原材料,絕對是「斷米路」的一招,令兩國貿易關係急轉直下,全球的貿易格局亦將造成極大影響。

日本於七月初宣布,限制光阻劑、氟化聚醯亞胺、氟化氫等電子業關鍵耗材出口到南韓。上述原料,對以電子業為核心工業的南韓來說,可謂較黃金更為重要,氟化聚醯亞胺主要用來生產電視機和智能手機顯示屏;生產半導體則必需使用光阻劑及俗稱「蝕刻氣體」的高純度氟化氫。南韓一直以來依賴日本供貨,由於日本為相關原料最大輸出國,南韓霎時之間根本沒有可能找到替代品。

現時全球的氟化聚醯亞胺與氟化氫,日本的產量佔比高達九成;光阻劑的產量亦佔去全球七成,最大問題是相關原料難以大量儲存,氟化氫具有腐蝕性與劇毒、光阻劑則保存期限短,品質很快劣化,所以日本停售,等於即時叫停南韓的生產,影響極大。

或擴大制裁範圍

不過,最壞的情況仍未到來,韓國智庫韓亞金融經營研究所最新報告指出,日本有可能進一步擴大限制,下一個目標會是半導體和面板的製程設備上。南韓去年進口設備當中,來自日本的半導體設備比重達百分之三十二,而在南韓半導體設備市場部分,南韓國產半導體設備市佔率僅得兩成,而日本設備則佔比近五成,若日本制裁目標擴大,南韓的半導體產業將會再受重擊。

日本突然要置南韓於死地,與上世紀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主要報復去年南韓提出「徵用工訴訟」。事緣自一九五二年起,日韓關係推動正常化期間,南韓便要求日本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其在朝鮮殖民地強徵的過百萬名勞工做出賠償,金額為三億六千四百萬美元。而過去十三年,雙方經過多次談判,最後協商定日本提供三億美元無償援助、二億美元有償援助及三億美元商業貸款,以解決受害者索賠問題,而韓國政府則放棄索賠權,雙方亦簽署《日韓請求權協定》。

不過,到了二○一二年,韓國最高法院首次裁定「個人索賠權並未消失」,因為《日韓請求權協定》沒有涉及對二戰被日本徵用的勞工進行精神損失賠償的問題。去年十月,韓國最高法院再判決日本必須為被強制勞動的徵用工個人做出賠償,並因此向「新日鐵住金」、「三菱重工」等曾實施徵用工制度的企業求償,同時由訴訟律師團向法院申請扣押凍結這些企業在韓資產。

到了今年六月,陸續有其他日本企業被韓國法院判決賠償。日本外務省曾提出折衷方案,希望基於協定向第三國要求仲裁,但遭到韓國拒絕,而今年三月,日本財務相麻生太郎就已放風,稱不排除採取各種對韓國的經濟制裁手段。

全球電子產業受累

兩國的領導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及南韓總統文在寅在六月底的G20峰會上雖有碰面,卻沒有任何正式或非正式的接觸。等到七月,日本經濟產業省終於出招,宣布將對韓國實施嚴格的半導體出口限制,將現行的簡化程序改為每次出口都要大約九十日的審查。

日本的反擊殺傷力奇大,除了嚴重打擊到南韓的經濟,對全球的電子產品市場亦將造成翻天覆地的影響。韓國中小企業中央會於本月初,向受管制措施影響的二百六十九間中小企業進行調查,有高達百分之五十九表示,將撐不過六個月,有兩成企業表示只能撐一年。

日本此招學自美國,卻同樣是「七傷拳」,對自身經濟亦會造成極大打擊。韓國半導體產業人士坦言,若日本繼續強化管制,有可能導致兩國相關產業「共滅」。半導體為南韓最重要的產業,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的統計,今年首五個月,韓國半導體出口總值高達四十五萬韓圜(約二千九百八十五億港元)。市場估計,目前最可能受到衝擊的是韓國三星、SK海力士與LG等企業,而韓國半導體與顯示技術協會會長朴在勤估計,韓國政府可能會反擊,或採取的反制措施,限制OLED面板或半導體出口,可能將影響Sony、夏普等日本企業的電子產品生產。

衝擊兩國GDP

兩國貿易戰一旦正式開打,對兩國都有嚴重的影響。韓國經濟研究院估計,日本的管制措施將令韓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減少百分之二點二,日本自己亦要減少百分之零點零四,而若南韓向日本反擊,採取相應管制措施的話,南韓GDP的減幅則要擴大至百分之三點一,日本則為百分之一點八。

南韓不少電子產品的原材料都是靠日本出口,韓國國際貿易協會的數據顯示,去年韓國進口的面板顯示器機械當中,就有百分之七十四要靠日本貨,半導體與顯示器覆膜裝置亦有百分之六十五來自日本。南韓如此巨大的半導體產業,其實是靠日本撐起來,日本仍掌握製造半導體原料的技術。有傳日本政府正準備將管制名單擴大至一百項,其他南韓高度依賴的日本物資尚有精密化學原料、合成樹脂、廢舊鋼鐵、鐵及非合金鋼柔性鋼板及二甲苯等。日本的管制措施,將令南韓的半導體的生產及出口量大跌,不單影響到南韓,亦會因而推高一系列電子產品的成本價,全球都是受害者。

美國居中斡旋

南韓亦知道今次真的出事,所以已向美國求救,希望對方可以出手相助。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上週訪問南韓時指,日本和韓國同為美國的親密盟友,美方會全力支援兩國解決矛盾。史迪威表示,已聽取韓國方面對日本出口管制問題的立場,認為情況非常嚴重,韓國與日本同為美國的盟國,若果兩國不合作,就解決不了任何重大問題。史迪威提議召開美、韓、日三方的高級別官員會議,但日本方面未有正式回應。美國白宮國安顧問波頓於週一(二十二日)訪日,亦有提及相關問題,波頓其後再出訪南韓,相信亦會以解決紛爭為目的。

日韓的貿易問題,對中國亦會有負面影響,因為中國亦依賴南韓出品的半導體,若供應大減,價格上升,對內地企業來說亦不是好事。不過,「鷸蚌相爭」之下,中國亦有機會變成漁人,南韓在全球半導體產業的市場受限制,中國就可以乘勢而起。雖然高端半導體技術方面,中國與日韓仍有明顯差距,短期內難以取替,但部分產品如 NAND Flash(快閃記憶體),仍有能力爭一日長短,以內地的生產廠長江存儲為例,該廠預定於今年底量產 六十四層堆疊的3D NAND Flash,縱使產品較三星、美光等國際大廠落後一個世代,但已開始向客戶送出樣本,即將量產,現在正是一個大好機會讓客戶提早驗證中國產品的品質。

美國財經媒體專欄作家Tim Culpan指出,日韓這場科技新冷戰之下,南韓目前所想到的就是半導體製造替代供應來源,降低日本半導體關鍵材料出口限制令的威脅,而內地的半導體、面板及電子產業發展資金雄厚,將成真正的受益者。

訂單轉至中國

CINNO Research指,目前三星在OLED面板的市佔率達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而三星OLED面板的驅動芯片亦是使用自家產品,若相關生產受到停產風險衝擊,會直接影響三星OLED面板出貨,今年下半年搭載三星OLED面板的旗艦手機的出亦有機會受到阻延。不過,中國的OLED面板廠就可以借機搶佔市佔率,包括京東方、維信諾、天馬等。美國蘋果近期已將在供應鏈中引入京東方作為OLED顯示器供應商,若合作達成,京東方將成為繼三星、LG之後的第三家蘋果OLED顯示器供應商,此舉有助蘋果保障顯示器供應鏈及降低採購成本。京東方早前表示,該公司已決定建設四條第六代柔性AMOLED生產線,綿陽第六代柔性AMOLED,生產線預計於今年下半年量產出貨。

除了趁日韓不和時乘機上位,中國尚有其他掘金機會。日本限制出口三種原料到南韓,迫使南韓尋找其他供應商,而中國就成為潛在的供應商。電子級氫氟酸將會是最有潛力為中國打開市場的產品。電子級氫氟酸為氟精細化學品的一種,主要用於去除氧化物,是半導體製作過程中應用最多的電子化學品之一。電子級氫氟酸上游原料為螢石,在經過一系列的加工後形成氫氟酸。

是次日本對韓國限制出口的為「高純度氟化氫」,主要用於除去矽晶片上電路圖案週圍多餘的物質,而生產尖端半導體需要純度到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的氟化氫純氣體。目前日本公司的技術處世界領先地位,所以控制全球八成至九成的氟化氫市場。標準普爾分析員Jun Hong Park表示,極為先進的科技材料的技術壁壘很高,即使南韓政府肯提供額外支持,韓國公司在短期內亦很難趕上。向其他國家採購,就成了南韓的唯一選擇。

取代日本地位

根據中國產業資訊網統計,一一年中國的電子級氫氟酸產能僅為八萬噸,但到一八年就升至二十四萬噸;產能利用率方面。雖然因環保政策影響,自○八年開始,中國氫氟酸產能利用率大幅下降,到一四年產能利用率不到五成。不過,中國近年意識到,不可以再靠外國供應的半導體生存,尤其是美國一聲令下,就能令龍頭企業陷入「休克」狀態,所以正加快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步伐,而對電子級氫氟酸的需求亦因應增加,令氫氟酸產能利用率再回升到六成以上的水平。

分析指,雖然現時中國能夠生產電子級氫氟酸的廠商只有十間左右,能夠達到半導體所用的UPSS級的企業更不多,除了濱化股份,尚有巨化股份、多氟多等,上述三間企業,年產量分別為六千噸、一萬五千噸及一萬噸,濱化股份及巨化股份能夠生產UPSS級的氟化氫,多氟多則能夠生產行業最高級別UPSSS級的氟化氫,基本上能滿足韓國廠商的採購需求。南韓媒體報道,中國的電子級氫氟酸近期已成功打入當地市場,日本的限制令一出,當地企業立即向中國的濱化集團訂貨。報道指,韓國企業希望中國企業能成為新供應商以取代日本。三星在半導體工廠在生產線上,已經將非日本產的氟化氫投入試驗,相關氟化氫材料分別來自中國、台灣以及韓國等製造商。至於多氟多,早前亦已成功與南韓的LG展開小規模的合作,並有送出樣氫氟酸予另三星、海力士進行測試。

雖然對於三星而言,在生產線上進行非日本廠商氟化氫產品屬迫不得已,中國產品即使已達三星的要求,但在品質、穩定性、價格、產量及政治環境都屬重要的考量。市場人士估計,三星在使用中國原料進行大規模生產之前,會進行一段長時間的測試,估計在三個月至半年左右,才能判斷產品是否能夠完全取代日本貨,惟只要中國的產品可以通過測試,即是最快三個月內就有機會扭整個原料供應的局面。

至於光阻劑方面,為製造電路板的關鍵材料。光阻劑是由感光樹脂、光引發劑、添加劑和溶劑等主要成分所組成的對光敏感混合液體。光阻劑中,以感光樹脂最為關鍵。中國光阻劑產業目要主要集中在低階PCB領域,PCB光阻劑市占高達百分之九十四,但LCD光阻劑市佔率只有百分之二點七,IC光阻劑則則只有百分之一點六。中國於一七年的光阻劑產量達到七萬五千六百噸,同年中國自己的需求亦達八萬噸,本土已屬供不應求,所以暫時仍未是時機殺入國際市場。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