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迎戰16度:上海推史上最嚴垃圾分類 回收公司成新寵


再生資源智慧回收公司「小黃狗」近期先後獲得多筆融資,成為投資新寵。

網購出現、外賣程式流行,改變不少中國城市人的生活,然而,生活更方便的同時,卻令垃圾量激增,造成環境污染問題。為了從源頭解決相關問題,上海市在七月一日起推行一項史上最嚴的垃圾分類方法,市民除了要把垃圾分成四大類,還要在指定時間內倒垃圾。這項措施推出以來,為上海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人變身垃圾專家,同時亦出現了不少商機,包括衍生出上門回收員這職業,回收公司更成為投資新寵。然而,因為分類繁複、執法過嚴,政策同時衍生不少民怨。其實實施垃圾分類應當以循序漸進的方式進行,若寄望一時三刻全面改變國民習性,只會添亂。

本月初,「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於正式推行。根據新規定,民眾需要將垃圾分為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濕垃圾和乾垃圾四類,並分別投放於紅、藍、棕、黑四色不同垃圾桶裏。上海多個社區實施定時、定點丟垃圾,時段大約早晚各一個,多集中在早晨七點至九點、傍晚五至八點間。各居委會和志願者組隊輪流執勤,指導居民分類投放。而違例投放者,個人罰款為二百元人民幣,企業最高可罰五萬元人民幣。

由於《條例》把垃圾分得「巨細無遺」,加上很多混淆不清的地方,不少市民都無所適從。當中以食材廢料最為複雜,例如一杯珍珠奶茶,「珍珠」是濕垃圾,杯子是乾垃圾,杯蓋卻是可回收的;又如水產固然是「濕」,其外殼卻被歸類為「乾」;又如一般餸餘屬「濕」,糭子葉、粟米葉則又歸作「乾」,理由是結構比較扎實,在進行垃圾處理時可能會對機器產生干擾。還有豬骨和雞骨雖都是骨,但原來雞骨為「濕」,大塊豬骨卻是「乾」。就連包狗屎的報紙也分為兩部分,報紙是「可回收垃圾」,內藏的狗屎卻須分隔出來,劃入「乾垃圾」之列……

有網民抱怨「垃圾分類有一百多種,每次扔垃圾之前要先找對應的分類,然後才能找對應的垃圾桶,挺浪費時間」。

此外,新例還要求定點定時收垃圾,這些措施對上班族來說也很頭痛。有網友說,新規上路以來,全家的吃飯時間壓縮到十分鐘內,因為垃圾分類得花半小時。故有網民大嘆:「眼前的濕不是濕,你說的乾是甚麼乾?」。

每兩週可堆一摩廈

推出新法是事出有因,因近年上海人口不斷增加,加上網絡世界改變生活方式,增加垃圾量。當中網購流行,使中國去年快遞送件超過五百億件,製造了不少包裝廢物。而外賣應用程式(App)的風行,在去年就製造了二百二十一萬噸的外賣餐盒垃圾。據統計,上海的垃圾生產量已由二○一五年的七百九十萬噸,增長至二○一八年的九百八十四萬噸,現時上海每日平均產生近二萬七千噸生活垃圾,即每兩週就可以堆出一幢摩天大廈。

如此龐大的垃圾量遠超於當地垃圾焚燒廠、填埋場的負荷,而要解決垃圾堆積的問題,需在城市週邊設置更多的堆填區,但上海跟香港一樣,土地資源相當匱乏,而如增加焚燒設備,又會造成大氣污染,並帶來健康危機。因此進行源頭垃圾分類才是治標又標本的方法。

而分類如此嚴厲,則是為了減低後期分揀垃圾的成本,因為若不一開始就徹底分類,將會加重中間的分揀過程的人工和運輸成本,而現時的做法,則可以讓回收企業更有利可圖,間接促進當地的回收業。加上上海是中國的重點城市,其一舉一動對全國都有示範作用。其實早在二○○○年,中國住建部已選定北京、上海、廣州等八個城市實施垃圾分類,不過運輸和處理方面沒有配套,故一直沒有進展。至今年六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對垃圾分類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後,作為優先試點的上海便開始繃緊神經。

「分類垃圾桶」熱銷

而隨着新規雷厲風行,上海近期與垃圾有關的行業、產品突然爆紅。其中垃圾桶的銷量便有激增情況。淘寶資料顯示,由於上海各個社區紛紛在淘寶採購「分類垃圾桶」,五月的「分類垃圾桶」成交年增超過七成。至於家用垃圾桶方面,六月家用垃圾桶的銷量達到三百萬件,尤其廿四日到卅日一週,銷量比去年同期大增五成。不少淘寶商家更要每人「限購一件」。

此外,為了解決倒垃圾之煩擾,當地衍生出一種「上門回收員」的行業。支付寶垃圾分類回收平台負責人指,很多人由於工作繁忙,或者年齡較大等因素,無法及時把垃圾投放到指定地點,故需要代扔服務。

客戶透過支付寶就可以預約上門收垃圾,三十分鐘內即有人上門。每月收費約三百元人民幣,若自行先進行分類,收費則減至百多元人民幣。

一名上門回收員指,他現時每天大約接到五、六張訂單,估計月薪超過人民幣一萬元,比「外賣小哥」收入還高,而其薪水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公司給的底薪,另一部分是可回收物的回收差價。據知,目前市場有五十多家垃圾回收服務商,規模大的有幾十名代收垃圾工,少的有七八個人。

此外,當地有關垃圾分類的職業,需求亦大增,連帶薪酬亦被拉高。根據獵聘大數據研究院的數據顯示,二○一九年上半年與垃圾分類處理相關崗位,平均月薪達一萬六千元(人民幣.下同)。其中,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工程師平均月薪為二萬二千萬元,固廢垃圾處理開發的工作平均月薪為一萬九千元。而根據上海的社保查詢網,二○一八年上海的月平均工資為六千五百元。

相關概念股大漲

與此同時,六月以來垃圾分類概念股集體暴漲,註冊公司數量亦激增。據天眼查資料顯示,六月下旬的垃圾分類公司新註冊數量達七十家,註冊資本從幾十萬到數千萬不等。

其中垃圾分類回收的互聯網創業企業也開始成為創投領域亮點。六月中旬,再生資源智慧回收公司「小黃狗」就先後獲得多筆融資,目前估值達六十億元,創下中國資源回收行業單筆最高融資紀錄。隨着市場關注度愈來愈高,預期相關行業會成為投資新寵。

此外,雖然有上門回收員的出現,分擔了部分居民的垃圾問題,卻並非所有普羅大眾都負擔得起有關開支,故新政在當地已造成民怨,亦有市民認為推行過急。事實上,世界各地實施垃圾分類大多會循序漸進的,以日本為例,七、八十年代推行時也只是把垃圾分為可燃和不可燃,隨國民環保意識提高,才進行更嚴格的分門別類。

一直進化至今,日本當地的城市分類終於累積至五十餘種,若寄望一時三刻就全面改變國民習性,只會添亂。而香港的垃圾徵費議案,在去年十一月向立法會提交草案,最快有望在二○二○年底落實,政府應參考上海的例子,及早教育和推廣,以及作好準備配套,以免在正式推行時產生更大的民怨。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