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特朗普抹黑中國 圖打貨幣戰


若開打貨幣戰的話,對亞洲國家將會相當不利。

中美兩國元首在六月底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會晤,雙方終於肯暫時休戰並再重啟談判,為市場帶來短暫的希望。美國總統特朗普表面上釋出「善意」,但實際上仍想盡辨法為難中國,市傳正密謀開打貨幣戰。特朗普指控中國操縱貨幣未有實際證據,一旦開打貨幣戰,亦會將全球經濟再踩一腳,成為千古罪人。

美國要開打貨幣戰的傳聞早已甚囂塵上,而近期種種消息顯示出,開戰的機會愈來愈高。特朗普近期不斷出口術,批評其他國家刻意讓貨幣貶值,矛頭直指中國及歐盟。特朗普於上週指責中國及歐洲正在進行「大型貨幣操控遊戲」,還不斷印鈔票,只為與美國競爭,並指美國應該加入戰局,不然就繼續當個笨蛋,眼睜睜看着其他國家繼續多年來的手段。特朗普這番說話,已被市場解讀為部署打貨幣戰。

特朗普的言論是要回應歐元兌美元匯價近期下跌的狀況,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上週二(二日)年會上稱,若通脹未能達標,進一步下調利率將繼續是政策工具的一部分,資產購買計畫亦有相當大的空間。德拉吉此言一出,歐元兌美元便應聲下跌,而歐洲股市緊隨大升。特朗普認為,德拉吉的言論令歐元下跌,對美國屬不公平。

除了歐盟之外,特朗普當然未有放過中國。特朗普其後再表示,中國現時並不太高興,因為是有數千間企業要離開中國,轉到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地方,以避免交關稅。與此同時,中國亦因為需要繳付關稅而將貨幣貶值。

常批評他國匯率

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Larry Kudlow其後有嘗試替特朗普解話,指總統並無意打壓美元,對現在的貨幣環境相當滿意。不過,人民幣問題令特朗普放不下已是事實,他早於二○一六年競選總統時已被多次提起,當時他威脅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只是上任後未有行這一步棋。特朗普雖然經常批評其他國家的匯率問題,但今次市場覺得來真的機會愈來愈大。

首先是貿易戰令全球經濟增長放慢,令各國有機會視貨幣貶值作為刺激經濟的手段。市場憧憬本月美國將進入減息週期,德意志銀行首席國際策略分析師Alan Ruskin指出,貿易戰令全球經濟增長放緩、通脹放慢,中央銀行寬鬆空間有限,令政策制訂者將匯率作為保證貨幣刺激措施有效的策略,並且讓全球貨幣競貶。

其次是美國的經濟數據正進一步惡化,迫使特朗普急謀對策。近期美國的出口數據甚差,美國五月份貿易赤字上升至五百五十五億美元,創下五個月以來新高,而對中國的貨物貿易逆差更增加百分之十二點二,達三百零二億美元。貿易戰一早就是「七傷拳」,對美國自身造成極大傷害,特朗普為了將責任推到其他人頭上,就只有怪對手惡意貶值貨幣。

 

收緊控制聯儲局

此外,特朗普近期提名聖路易聯邦準備銀行執行副總裁華勒(Christopher Waller)與歐洲復興開發銀行董事謝爾頓(Judy Shelton)出任聯儲局理事,市場人士亦認為是特朗普想控制利率的一個部署。美國商務部上月底發表報告,建議把貨幣操控列為與產業補貼同類的行為,使華府可向被列入貨幣操控國名單的國家,加徵懲罰性關稅,諮詢期已於六月底結束,商務部此後可隨時公佈新措施。

美國出手干預匯率的做法極為罕見的,對上一次發生在二○一一年,日本的「三一一」地震之後,日圓兌美元飆升,美國才出手穩定匯率。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CIBC)北美外匯策略主管比帕.拉伊表示,雖然美國財政部數十年來都沒有出手壓低美元,但若是在特朗普任內發生,亦不會感到驚訝。他指出,若聯儲局在本月的政策會議沒有實施寬鬆政策,美國對匯市干預的風險將會增加,因為特朗普近幾個月來不斷向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施壓,之前更指責聯儲局拒絕降息就像個「固執的孩子」。

市場分析認為,若中美談判失敗而爆發貨幣戰的話,將會以三種方式出現:一是美國財政部在半年度的報告中,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然後對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二是美元貶值;三是迫使大陸簽署新廣場協議,使人民幣升值,跟當年日圓被迫升值的情況一樣。

特朗普指控中、歐操控匯價,令貨幣貶值以增加出口產品的競爭力,其言是否屬實?《彭博》的資料顯示,今年以來,全球多種貨幣兌美元均相對下跌,當中歐元兌美元貶值逾百分之一點五,而過去三個月,人民幣兌美元也貶值超過百分之二,但是否就能證明有操控匯率?

難列貨幣操控國

美國財政部每半年都會發布匯率報告,但在五月底最新的報告中,均未有將中國、歐元區或任何其他政府列為「貨幣操縱國」,只是將中國及其他八個國家列為觀察名單,相信情況不可能在短短兩個月就出現逆轉,所以特朗普的指責根本未有充分的證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亦反擊,指多年以來,美國財政部一直沒有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是美方自己的決定。其次是許多國際機構一直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匯率情況有着權威的評估;第三,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不會搞競爭性的貨幣貶值,不會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

分析認為,人民幣多年以多一直緊盯着美國的走勢,中國方面亦盡力維持這個狀態,每當人民幣因為美元走強而趨弱時,便開始設法將資金轉向境外。去年八月,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快要破七時,中國人行重新引入了所謂的逆週期因子,亦即是說,若美國想要人民幣保持穩定,美國就首先需要讓美元保持穩定。

《彭博》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舒暢撰文指,特朗普認為中國在通過操縱貨幣獲取不公平的貿易優勢,屬大錯特錯。實際上,自五月初貿易戰再現升溫以來,中國央行一直在引導人民幣走強。貿易戰最近休戰減輕了人民幣貶值壓力,中國央行或許也能略微放手,讓市場重新自行定價,但隨着中國經濟二次探底,未來數月人民幣或面臨着下行壓力。如若中國央行出手緩解市場震盪減少單向波動,防止出現不良資本外流,亦不足為奇。
 

刻意推高人民幣

《彭博》的研究顯示,最近數週中國央行通過調強中間價來支撐人民幣,中國央行啟動逆週期因子來調節單向波動,基本上將人民幣拉升至更強水平。在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有所緩和以及聯儲會寬鬆政策預期的背景下,人民幣的貶值壓力有所緩解。美國對人民幣的鷹派言論亦會抑制人民幣貶值預期。

市場人士亦指,中國不會透過貶值來增強出口,因為此舉只適合低附加值的出口產品,對中國正在轉型至高附加值出的國家來說,貶值自己的貨幣絕對是不明智。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前司長盛松成表示,人民幣貶值有利於出口但不利於進口,通過貶值來促進出口的做法亦是得不償失的,美元的疲軟有助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長期來看人民幣應該是升值的,目前人民幣破七的概率很小。

盛松成解釋,通過貶值來促進出口,短期內企業有可能獲得價格優勢,但不利於提高心競爭力和產品質量,只有傳統的低附加值企業對匯率特別敏感,而人民幣貶值是不利於進口,目前中國在經濟轉型升級的過程,對高技術產品和高端服務的進口需求比較大。他強調,淨出口已經不是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中國正在改變出口導向型和投資拉動型經濟增長模式,消費已經成為主要的經濟增長動力,故應該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在合理均衡水平上,才可以促進國際貿易和投資。

特朗普對中國的指控並不屬實,但仍有可能一意孤行開打貨幣戰,無非是想為連任鋪路。根據最新的民調顯示,特朗普的支持度仍然低於潛在對手,並遠遠落後於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只能靠經濟牌挽回民望。《華盛頓郵報》及《ABC新聞網》週一(八日)公布的民調顯示,雖然不少選民認為特朗普的行為不像個總統,但鑑於美國經濟強勁,以及感覺到特朗普在處理經濟上行之有效,令他的支持率上升至百分之四十四,較四月的同類民調上升四個百分點,仍創出上任以來的新高。不過,與拜登相比,特朗普的支持率仍大落後十個百分點。

增加連任機會率

選民對特朗普在多數議題上的評價均屬負面,逾六成人認為,他上任以來的行為不像個總統,但有五分之一的人贊同他的工作表現。民調結果反映出,只要經濟繼續向好,選民仍不會離棄,正好加大特朗普打擴大戰線的決心。

美國開打金融戰的後果卻將會相當嚴重,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早前已警告,指中美貿易領域產生的問題有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貨幣的競爭性貶值,將令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出現混亂。周小川指,由於各國不願在貿易上遭受損失,往往造成的可能性就是匯率貶值,更容易再度出現像二○○八年全球金融危機發生以來的所謂競爭性貶值。

○八年金融海嘯之後,各國為了走出經濟衰退,爭相透過貶值貨幣去刺激出口,巴西為最早貶值貨幣的國家,一○年將貨幣雷亞爾大幅貶值,以增加出口收入。其後日本在一二至一四將大幅貶值日圓,帶挈汽車巨企豐田盈利勁升。幸好當時未有其他大國參與,故對全球的經濟影響不太明顯。

不過,今次的情況有所不同,經濟學家擔心,美國或會製造二十一世紀版本的《廣場協定》」,迫使其他國家貨幣升值。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加尼翁指出,近年主要經濟體貨幣市場處於得來不易的和平狀態,各國均沒爭相貶值本幣,但若環球經濟逆轉,各國可能以事態特殊為由改變現狀。

前車可鑑風險高

歷史上,最有名的貨幣貶值戰是發生在一九三○年代的「經濟大蕭條」,各國貨幣放棄與黃金掛鈎。英國率先宣布脫離「脫鈎」,讓英鎊大幅貶值,其後挪威、瑞典及丹麥亦跟隨,令美國與其他本幣仍與黃金掛鈎的國家頓失去出口競爭力。其後美國國會通過「黃金儲備法」,變相迫美元兌黃金下跌,而與黃金脫鈎成為大勢所趨。在全球爆發貨幣戰後,最終在一九三九及四五年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影響極為深遠。特朗普不想當千古罪人的話,貨幣戰絕對不能打。

其實除了貨幣戰之外,現時亦正在醞釀另一條貨幣戰線,就是加密貨幣大戰。美國社交平台Facebook上月宣布開發自家的虛擬加密貨幣Libra,隨即引發美國本土以及各國的關注。有消息稱,美國國會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四名民主黨議員於本月初聯名向Facebook創辦人兼CEO朱克伯格等高管致函,要求Facebook立即中止開發Libra及數碼錢包Calibra。信中指,Libra及Calibra可能會建立一個總部設在瑞士的新的全球金融體系,旨在與美國的貨幣政策和美元抗衡,亦會為超過二十億Facebook的用戶、投資者、消費者等相關方帶來了嚴重的隱私、交易、國家安全和貨幣政策方面的擔憂。

中國方面對Libra亦有所防避,中國人民銀行支付司司長穆長春在內地媒體撰文表示,Libra必須納入央行監管框架,由貨幣當局監督。文章指,作為一種可轉換加密資產或者一種與法定貨幣掛鈎的「穩定幣」(stablecoin),Libra可以在國境之間自由流通,如果沒有央行的支持和監管,將無法持續。

加密貨幣堀起

文章又稱,數碼貨幣可以被用來貸款,但可能擾亂貨幣政策,並在那些本幣波動的經濟體中引發外匯風險。此外,Facebook未有明確其對反洗錢、反恐怖分子融資、以及如何保護用戶隱私等責任的承諾。除了中國,歐洲央行、英倫銀行在內的多個央行,亦已表達對Libra的憂慮。

Libra的出現,引起各國的擔憂,同時亦可能引發新一輪的虛擬貨幣競賽,令日後的金融市場更加錯綜複雜。《南華早報》報道,中國央行在兩年前發布的虛擬貨幣禁令後,首次開始考慮開發一項官方認可的加密貨幣,而騰訊(00700)旗下的微信,將是最適合的社交載體。

《彭博》亦報道指,日本最大即時通訊應用程式LINE即將獲得牌照,為LINE在日本的八千萬用戶提供買賣加密貨幣服務,包括旗下代幣LINK及比特幣。報道稱,LINE計畫在日本推出加密貨幣服務BitMax,而Line於去年已在新加坡推BitBox,BitMax的技術支持將與BitBox相同,將令Line的虛擬貨幣版圖進一步擴大。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