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中資股連番出事 港交所國際化減風險


港交所要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必須積極招攬其他國家或地區企業來港上市。

近日有不少股分失驚無神大跌,剛過去週一(八日)就有承興國際(02662)及北京體育文化(01803)單日大跌八成及七成八,同日又有再遭沽空機構狙擊,以致股價下挫百分之七後下午停牌的安踏體育(02020)。再數上週有新城發展(01030)及同系的新城悅服務(01755)因主席被拘捕而連挫三天,前者累挫三成六,後者累挫逾四成。

無獨有偶,不難發現上述急挫股分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全都是中資股,正是再一次曝露內地股分的風險所在,對應近年港交所(00388)積極爭取內地股分來港上市,港交所在爭取上市費之餘,其實正正把股民推向劍鋒,陷股民於不義。要為投資者分散風險,同時保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港交所在爭取IPO時應趨國際化,而非僅僅劍指內地。

近期不少股分突然急挫,雖然有可能是被證券行斬倉或莊家散貨所致,但很多股分都有個共通點,就是不少都是中資股或大股東是內地人士股分。先數週一大跌的承興國際為例,該公司於上週五(五日)收市後公布,當日得悉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羅靜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公告指,公司董事無法確定羅女士出於何種原因或事件而被刑事拘留,集團的日常業務營運及董事會職能均維持穩定,並未受上述事件的重大不利影響。

其實不足一週之前,已有兩家上市公司因為主席被拘留而急挫,且市值損失以百億元計。七月三日晚,新城發展及同系的新城悅服務同時發表通告,披露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王振華正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王氏當時除了是新城發展主席及執行董事外,亦是新城悅服務的非執行董事,也是這兩家公司的大股東。

其實不用等到公司當晚出通告,兩公司股價當天交易時段同時急挫逾兩成三,且之後兩個交易日都未能止瀉,結果新城發展累積三天下跌百分之三十六點五,新城悅服務三天累挫百分之四十點九,至週一(八日)兩股才稍見反彈,只是彈力其實不算強,新城發展升不足半成,新城悅服務彈一成二,只可惜收市價五點七二距離未跌前的八點六元,仍然低逾三成三。

延遲公布消息

無論承興國際或新城系股分,通告都無透露其主席或大股東究竟因何事被拘,當中承興在七月五日才發表通告確認主席被拘,但根據同由羅靜擔任控制人兼董事長的上交所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所披露,原來羅靜是早於六月二十日已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換言之,香港上市公司承興要延遲了兩個多星期才公布事件。

至於新城大股東王振華,據內地傳媒《北京青年報》報道,他涉嫌在上海一間酒店猥褻女童,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同案被捕者還包括四十九歲的江蘇人「周某某」,她被指將受害女童帶到涉事酒店的房間內。而網上更傳出王振華被捕為父子相爭、兒子設局陷害,新城則回應指傳言為毫無根據的揣測謠傳。

其實在幾個月前的四月二十九日,還有一中資股金誠控股(01462)突然停牌,當天的公布提到,「自二○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起,本公司未能與韋先生和徐女士取得聯絡。」所指韋先生及徐女士正是公司的控股股東、執行董事兼主席韋杰,以及公司執行董事徐黎雲。通告內只引述了新浪的新聞,指有報道說兩人「正就其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遭杭州市公安局調查。」

司法透明度低

以上幾宗事例正正反映內地的司法系統及管治的不透明,令大眾很難知悉事件來籠去脈,當這些事件牽涉上市公司,一眾股民就無端牽涉入重大風險之中。同時,也反映港交所在監察這些內地上市公司時的不足,因為不少事件要在事後一段時間才被披露,且已違反了香港《證券及期貨條例》(第五百七十一章)第十四A規定,以及上市規則有關一般披露義務的規定,這包括在合理可行的情況下,盡快披露其所知的內幕消息。

而內地都有類似盡快披露敏感消息規定,新城系王振華被拘捕事件,由於他同時擁有一家內地上市公司,內地就有兩名律師向中國證監會舉報,質疑新城系A股上市公司新城控股(601155.SH)未盡及時信息披露義務,以及和其利益相關方竄通進行內幕交易。

中資公司除了因處身於內地法律體系以及訊息披露水平與本港不同,引發的一連串問題外,還有就是內地的會計制度與國際標準不同,以及不少內地公司「水分」偏高問題,經常被質疑帳目,令中資公司成為近年沽空機構狙擊的主要目標。如安踏體育(02020)自今年五月才被沽空機構殺人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創辦人Soren Aandahl,於Sohn投資論壇上建議沽空,距今只是個多月時間,安踏再遭另一沽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建議沽空。

安踏再被狙擊

渾水發表的報告指,安踏與其下分銷商關係密切,目的是製造有利其公司的財政報告。報告指控安踏私下操縱二十七間分銷商,當中至少二十五間為一線分銷商,合共佔安踏約七成零售額,推高利潤率所致。安踏於七月八日中午收市後申請停牌,之前股價下挫百分之七點三至五十一點二五元收市。

而距離安踏被狙擊只是約兩星期前,同樣來自內地的波司登(03998)才剛被沽空機構Bonitas看上。後者指根據其盡職審查發現,波司登有多個問題,包括偽造八億零七百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利潤,誇大幅度達百分之一百七十四;刻意以誇大的作價元向未有披露的內幕人士進行連番收購從而超額支付二十億元、以折扣價向主席出售物業等。

Bonitas還聲稱調查發現波司登有大量未有披露的應收、應付帳,相信是來自公司間的虛假交易(並且有可能是與高德康的私人公司),從而偽造交易量、盈利。

今年三月,周黑鴨(01458)亦遭沽空機構Emerson Analytics狙擊,同樣質疑其收入數據。翻查資料,Emerson Analytics之前狙擊的股分包括中國宏橋(01378)、天鴿互動(01980)甚至已除牌的中國光纖網絡,而這些公司都是紅色資本。

中資雄霸恒指

對於上述有關沽空機構的指控,大部分都已被有關公司澄清,但無可否認的是,在會計制度、司法制度及信息披露水平都未與國際接軌的內地企業,來港上市必然會繼續衍生不少問題。

然而,近年中資股已雄霸恒指成分股,亦成為近年本港IPO的主要來源,令香港這個所謂國際金融中心,實際上只變成中國金融中心。港交所在公在私,未來應該招徠更多國際性公司來港上市。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