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遊行地區化 贏家與輸家


《資本壹週》713期 (2019年7月11日)

1.遊行地區化,衝擊亦會地區化,首當其衝的,當然是該區居民與商戶。
2.地區化遊行的主題,還包涵了當區問題,看來是為着區議會選舉而來。
3.在此中美貿易戰沒完沒了時,香港是美國搞着中國成本最便宜的方法。

遊行地區化 贏家與輸家

「假日遊行」已經成為香港的「新常態」,亦可能由「一週一行」,變成「一週兩行」;這還不特止,更邁向地區化,上週六(六日)便有「光復屯門公園」遊行,上週日(七日)則有九龍區的首次反修例遊行,據大會統計共有二十三萬人參與,雖然人數不及六月九日與六月十六日的逾百萬,但已足夠逼爆尖沙咀。且遊行人士其後再走到油麻地、旺角,卒之與警方爆發衝突。

「十八區遊行」陸續有來,本週六(十三日)有「光復上水」遊行,週日(十四日)則輪到沙田,將軍澳的遊行甚至鬧雙胞(二十一日及二十八日都有)……這樣排法,地區遊行隨時到九月都未完結。

遊行地區化,衝擊亦會地區化,首當其衝的,當然是該區居民與商戶,即是影響民生與經濟。其實,每次港島區大遊行,已經眼見天后、銅鑼灣,以至灣仔、金鐘,遊行路線兩旁商戶的生意都大受影響,有些甚至索性關門不做生意休息一天。

以此看來,有關商戶可否循法律途徑要政府賠償損失?而事實上,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乃是由警方批出,那理論上,受影響的商戶是否可以叫政府負上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地區化的遊行,除了反修例一貫的五大訴求,還包涵了各區各具特色的主題,譬如屯門的遊行,便針對「大媽」在屯門公園表演造成的滋擾;上水則再針對水貨客……此舉看來是為着區議會選舉而來,具有政治目的。

本欄早已指出,經過兩次逾百萬人上街,建制派在未來兩大選舉——今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形勢十分險峻,隨時給泛民主派來箇大翻身,重拾以往得票的六比四黃金比例,到時港府就變成跛腳鴨政府,施政舉步維艱。

因此,港府實在有必要快快作出應對。雖然,特首林鄭月娥上月中已宣布「暫緩」修例,本週二更聲言修例已經「壽終正寢」,但始終不肯說出「撤回」二字,反映當中存在技術性問題,所以反對者仍然不願收貨。暫時而言,雙方似乎也沒有讓步的意思,到底最後可以怎樣收科?

雖然,一連串的遊行,證實了香港的高度自由,以及「一國兩制」的成功,卻會不斷消耗香港,民生與經濟都需付上代價,對誰都沒有好處。猶有甚者,在此中美貿易戰沒完沒了之時,香港正是美國搞着中國成本最便宜的方法!以此看來,這樣拖延下去,最大贏家將會是美國,而最大輸家則是香港與北京。

遊行已經地區化,這樣下去,民生與經濟都需付上代價。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