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市場避險情緒高,金價爆發式上漲


俄羅斯大舉增持黃金,是想擺脫對美元的依賴。

2019年上半年,中美貿易戰打得不可開交,英國脫歐也陷入膠著,還不算其他地區大大小小的地緣危機。就在這樣的國際形勢下,黃金價格一路飆升,到了上月,一度升穿每安士1,400美元,創下6年來新高。這似乎再次印證了黃金是市場上最好的避險工具。有分析甚至認為金價仍未見頂,還有20%左右的潛在升幅。

撰文  蘇梓

眾所周知,黃金是一種理想的投資和保值品種,具有一定的避險屬性。過去6年,金價主要在1,100到1,350美元/安士的區間波動,然而今年6月的前20天內,國際金價累計上漲7.5%,突破1,410美元/安士。究其原因,大部分意見都傾向於全球市場投資者避險情緒的推動,貿易摩擦、部分地區緊張局勢升級都提升了投資者的避險情緒。還有分析認為,美國經濟數據近期表現不佳,增加了市場對美國降息的擔憂,打壓美元,從而也提振黃金價格。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更再度向聯邦儲備局〈「美聯儲」〉施壓,要求減息,加上美國和伊朗又出現新磨擦,導致資金流入金市避險,才使得金價創下6年新高。

美元走弱黃金上漲

近期全球主要央行正掀起新一輪寬鬆政策,其中澳儲行、印度央行等紛紛降息;至於對全球流動性影響最大的美聯儲和歐洲央行,也正在偏向寬鬆。歐洲央行行長表示,已經做好採取刺激措施的準備,工具包括降息和購債。而美聯儲的利率決議也為寬鬆打開了大門,在其發布的貨幣政策聲明中刪除了「耐心」措辭,市場因而預期7月末美聯儲將降息。

央行們轉向寬鬆的結果,一方面給美元帶來直接打壓,美元指數上月經歷了連續兩個交易日大跌,技術上顯示即將跌破去年9月以來上行趨勢線;而弱美元正是促使金價走強的重要因素。自美聯儲議息會議傳遞出降息信號,美元指數短線急劇下挫,觸及97.09,之後更繼續下探至96.12。另一方面,各國貨幣也競相貶值,投資者於是紛紛尋求能夠保值的資產,黃金正是主要選擇之一。

美林美銀最新一次對全球基金經理的調研顯示,近60%的基金經理認為目前美元是被高估的。在這個問題上,參與調研的基金經理罕見地一致。

政經波動刺激金價

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也是導致金價上漲的主因。近期美國和伊朗的對抗升級引發衝突擔憂,據報道,伊朗於上月下旬擊落了一架美國軍方無人機,特朗普指伊朗「犯了嚴重的錯誤」。結合此前油輪遇襲、美國向中東增派軍隊等事件,讓市場感覺美國和伊朗有直接衝突的風險。基於這種擔憂,石油價格率先大漲,避險需求提振的黃金緊隨其後。目前美國和伊朗之間可謂劍拔弩張,美國似乎隨時都可對伊朗進行打擊。市場預計,如果中東地區爆發武裝衝突,將仍有利於黃金的走高。當然,若美伊雙方能夠保持克制並重回談判桌前,金價可能就不會受到推動。

此外美國能源信息署〈EIA〉的庫存數據顯示,原油庫存降幅遠超預期,對周期敏感的原油價格已經準備好走高,美聯儲公布政策聲明後,政策支持的前景提振了市場風險情緒,作為標準原油之一的西得克薩斯中間基原油〈WTI〉追隨標普500指數走高。

歐洲經濟承壓、中東地緣風波又起,全球經濟動蕩不安,促使資金尋找避險品,使得黃金受到青睞。美銀美林上述的調研顯示,基金經理持有現金比例高達5.6%,該比例處於近16年來的高位,這反映了資金強烈的避險情緒。

展望未來國際金價,有券商界分析認為,中美貿易戰升溫,將使得黃金避險需求進一步提升。且近期美國經濟數據疲軟,5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ISM〉從4月的52.8降至52.1,創2016年10月來新低,市場擔憂,中美貿易戰對美國經濟負面影響加劇,加上聯儲局降息機率升高,進而削弱美元指數表現,支撐金價走勢。

各國央行爭相持有

看好黃金的不只市場,事實上,全球各國央行近期都在積極購買黃金。中國人民銀行不久前公布的數據表明,截至5月底,黃金儲備達6,161萬安士,較4月末增加51萬安士。這是自2018年12月以來中國的央行連續第6個月增持黃金儲備。

不僅中國央行,全球央行近期都在買黃金。世界黃金協會報告顯示,第一季度全球央行的黃金購買量創下6年來的最高水平;其黃金儲備增長145.5噸,較去年同期增長68%,創2013年以來第一季度全球央行黃金儲備的最大增幅。分析人士稱,儲備多元化以及對安全、流動性資產的渴望,成本次央行購金的主要推動力。同時,黃金ETF需求也出現增長,相關產品季度同期增長49%,達40.3噸。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各國央行淨購金量達207噸,是自2010年各國央行成為淨買家以來,最高的年初至今央行黃金需求水平。僅今年第一季度,包括中國、俄羅斯、印度、土耳其等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央行黃金儲備均出現明顯上升。在該季度中,俄羅斯央行的黃金儲備環比增加了55噸,達到2,068.3噸;印度央行的黃金儲備則環比增加了12.1噸至612.6噸;土耳其央行的黃金儲備則從去年四季度的253.5噸增加至今年一季度的293.8噸,同比大幅增加30.3噸。

從以上數據不難看出,在世界各大經濟體中,俄羅斯對黃金「情有獨鍾」。這是因為俄羅斯想擺脫對美元的依賴,因此一直在拋美債買黃金,努力實現資產結構多元。在過去10年內,俄羅斯的黃金儲備翻了兩番,世界黃金協會統計,在2018年,俄羅斯更是瘋狂的買入了274噸黃金,佔全球央行黃金增持總量的40%。黃金在俄羅斯外匯儲備中的比例已經升至19%,創2000年以來新高。在這一氣氛帶動下,一些以往並不垂青黃金的國家也紛紛加入買金步伐,其中波蘭央行的黃金儲備於2018年9月增至117噸,達到35年來的最高位;匈牙利央行在2018年出現32年來首次增持黃金,其黃金儲備從3.1噸飆升到31.5噸,增長10倍。

抵禦通脹最佳手段

就連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也將黃金視為最佳的避險和投資工具,比如瑞士。不久前瑞士聖加侖大學在一份新聞稿中指出:低利率、儲蓄賬戶等傳統儲蓄形式吸引力的減弱,以及經濟和政治方面的不確定性,是當今金融市場的特徵。在這種背景下,投資者越來越依賴實物貴金屬,因為這種投資形式被視為抵禦通脹的手段,作為危機時期的鐵配額。

目前瑞士央行持有約1,040噸黃金,成為全球第八大持有黃金的國家央行。按人均計算,瑞士央行持有的黃金約為每人127克。有調查還發現,51%的瑞士受訪者認為實物貴金屬是一項長期投資;五分之一的瑞士人希望在未來12個月內購買黃金;60.5%的瑞士人認為貴金屬是一種明智的投資形式;近五分之一的瑞士國民甚至計劃在未來12個月內投資貴金屬。

保值不二之選

金價走勢除了與宏觀經濟、避險情緒等相關外,也離不開基本面的變化,也就是黃金的供給、需求和消費。另據世界黃金協會發布第一季黃金需求趨勢報告顯示,今年第一季全球黃金供給與去年同期相當,達到1,053.3公噸,較去年同期成長7%。展望至今年年底的實體黃金需求,以往全球央行購入黃金多在第二季及第三季,而金飾需求則由第三季下半季起由印度開始進入旺季,可望對金價帶來中長線的支撐。

在當前股市樓市長線投資均不被看好之下,想做一些長遠的投資,黃金或可作為其中一個選項。專業投資人、易方資本首席經濟師王弼認為,近年全球央行和政府債台高築,如果連負利率都不能解決問題,就只有一個「絕招」,就是把自家貨幣與黃金大幅重估,然後利用黃金繳付天文數字的國債。以目前各央行共有31,000噸黃金〈假設每安士1,100美元〉來算,黃金儲備總值只有11,000億美元,肯定不夠還清各級政府的債務。舉例,單是美國聯邦政府債務,已經達19萬億美元,如果包括中歐日等各國中央地方政府債務,肯定是天文數字。

因此,黃金一旦被各國央行重估,一定是數以十倍計乃至更多。另外如果想有槓桿效應,不如買入金礦股ETF更安全實際。但王弼強調,不要把黃金投資視為發達途徑,應視之為對沖央行和政府瘋狂印鈔發債的一種保險,這樣,定期購買黃金相關資產就能持之以恆,才能真正發揮財產保險的作用。

不同於銀行存款,儲備黃金沒有利息,但是黃金會漲價;與之相比,銀行存款雖然有利息,但不僅不會漲價,還隨時會貶值。有金融界人士因此認為,在不同的時機選擇不同的資產配置,沒有所謂絕對的好壞。黃金雖然風險偏高,但保值效果好;存款雖然風險小,但保值效果相對較差。

也正因為黃金價格變動比較大,投資黃金並不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也不是隨便想買就能買。如果是投資實物黃金,保存和變現渠道也是一個問題;如果是投資紙黃金,交易平台就顯得很重要,隨時存在風險。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