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從衝擊立法會事件 看示威者與警方部署


《資本壹週》712期 (2019年7月4日)

1.從物資的豐富程度,讓人感覺衝擊者非常有組織。
2.警方撤離,將立法會中門大開,很明顯是在設局。
3.民陣似乎有意將戰線拉長到中環,此舉認真離譜。

從衝擊立法會事件 看示威者與警方部署

七.一回歸的晚上,示威人士終於衝了入立法會,甚至佔領了議事廳,並在大樓內進行破壞。特首林鄭月娥於凌晨四時,聯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召開記者會,強烈譴責有關的暴力行為。

本欄認為,示威者闖入立法會,的確多餘;然而,也不見得他們很暴力——在沒有任何警察在場的環境下,他們只是塗黑特區區徽、塗污立法會現主席梁君彥及前主席范徐麗泰的肖像、在牆上噴標語、破壞儀器及枱櫈等,換了在其他地方,肯定會發生更嚴重的罪案。

從事件中可以看出,在衝擊者當中,有部分人很有組織(最多百多人),有部分人則是「柴娃娃」,前面有人衝,自己跟着衝。從個人的裝備,包括安全帽等,到撬開立法會大閘的「架罉」,以及大至撞爆大樓玻璃的鐵車,小至掟牆的雞蛋,物資的豐富程度,讓人感覺他們非常有組織。

不過,論有組織,都不及政府今次的有組織——警方突然暫時撤離立法會,此舉等同將大樓中門大開,很明顯是在設局,請君入甕,讓年輕人佔領,要他們犯法,要他們失分、失民心。

這還不特止,衝擊者如果被捕,根據之前的旺角騷亂案,罪成的話起碼判刑兩年。當然,警方短期之內不會進行拘捕行動,事關再拉的話,只會更加激起本來已洶湧的民情,要求放人,因此只會遲些秋後算賬。

至於一眾曾經出現於現場阻止衝擊的立法會議員,則是「抽水」的多,一來,衝擊者物資豐富、群情洶湧,豈是一眾議員擋得住的?而且,自從佔中案後,以前站在前面的反對派,已經失了踪,估計因為他們認知到,套用本欄一直沿用的比喻,不可以再用一毫子大政府一百萬,相反,自己需要付出代價。

事實上,示威者現時似乎群龍無首,而蛇無頭而不行,就算政府願意對話,都不知道與誰對話。學聯?八大以至九大專院校的學生會代表?民陣?在在都不是「阿頭」。

最後要說一下民陣,隨着有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民陣竟然將七.一遊行的終點,改到中環遮打花園,甚有將戰線拉長到中環的況味,此舉認真離譜,亦不得不小心。

示威人士下一步會如何?還有甚麼可以做?始終,圍警察總部已經圍了,衝立法會亦已經衝了,正中政府想普羅大眾譴責年輕人的下懷;而實際上,今趟警方設局若非如此明顯,相信衝擊者將會更失分。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很暴力嗎?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