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金融戰靠嚇 美國經濟危危乎


美國在G20峰會前大搞小動作,傳對內銀進行制裁。

中美兩國元首將於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會晤,當全球引頸以待「習特會」之際,市場卻突然傳來壞的消息。內地三間銀行被指試圖拒絕遵守就違反北韓制裁令的傳召,隨時有被制裁的風險,更怕是美國開打金融戰的序幕。不過,特朗普今次似乎是「靠嚇」居多,皆因美國近期的經濟數據愈來愈差,根本沒有開打金融戰的條件,自己的「帝位」更是危危乎。

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指一名美國法官發現三間內地銀行,以輕視態度拒絕履行關於北韓制裁調查的傳召令。雖然報道未有確認上述三間銀行的身分,但法院裁決的詳情,與二○一七年民事財產沒收行動相同。美國司法部當年指控交通銀行(03328)、 招商銀行(03968)以及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與一間香港公司有聯繫,而該公司被指為北韓國營朝鮮貿易銀行清洗逾億美元,而有關北韓銀行已遭到制裁。

報道又指出,其中一間銀行有可能遭到美國政府禁止與美國銀行系統有業務往來,市場估計該間會受罰的銀行正是上海浦發銀行,該行在美國沒有分支,僅保留帳戶處理美元交易,其擁有權結構、美國業務有限及涉及與其他銀行的行為,與裁決中擬制裁的銀行相同,令身分呼之欲出。

報道震驚市場,涉事的招行及交行股價立即大挫。消息出現的週二(二十五日),招商銀行最高跌幅接近一成,全日沽盤高達四十八億元,連帶一眾內銀股亦受拖累,恒指全日跌三百二十七點。及後招行、交行及浦發銀行均發聲明指,稱沒有受到因涉嫌違反任何制裁法律的相關調查。招行及交行更提到,美國法院向中資商業銀行調取客戶資訊,屬於跨境調查取證的司法協助範疇。

招行交行澄清

招行強調,一貫嚴格遵守中國法律、聯合國相關決議以及其他適用的制裁法律。交行就指,始終堅持穩健發展理念,走國際化、綜合化發展道路,積極主動遵循中國和海外機構所在地的法律、監管規則,依法合規開展經營活動。招行作出澄清後,跌幅略為收窄,但全日仍跌百分之八,收報三十八點五元;交行跌幅相比之下已較溫和,全日跌百分之三點七,收報五點九五元。

招行跌得如此傷,除了是受制裁陰霾影響,本身亦有大件事發生,絕對是禍不單行。與招行合作的私募基金中金國瑞突然爆煲,亦為招行響起喪鐘。事緣一間聲稱與招行有合作關係、辦公室設於該行總部的私募基金中金國瑞,在毫無先兆下突然清算旗下產品,話事人承諾還款後又捲款「走佬」。今次事件的受害人超過五百人,涉及金額高達九億四千萬人民幣。

習近平將與特朗普會晤,但市場對會談結果未敢存厚望。

市場對制裁報道的反應如此巨大,全因擔心此乃美國總統特朗普欲打的「金融戰」的序幕,憂慮美國的攻勢陸續有來,將會打擊到內地的金融體系,而及香港的金融市場,後果相當嚴重。對於美國的行動,中方亦立即作出反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反對美方對中國企業進行所謂的「長臂管轄」,希望美方加強同各國在金融監管等領域的雙邊合作,包括符合各方國內法的訊息交流,通過雙方的司法協助和監管合作渠道,解決跨境訊息共享問題。

耿爽重申,中國政府一向以嚴肅認真的態度,全面落實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各項決議,不但要求金融機構和個人嚴格遵守聯合國的制裁決議,也要求中資金融機構在海外的分支機構,要嚴格遵守當地的監管法律法規,依法合規經營,配合好當地司法執法部門的監管。

實際影響有限

《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引述資深人士解釋,相關事件發生在今年的三月,現時仍在司法進程中,二審判決要到今年七月中旬才會發布,目前沒有確鑿訊息表明中資銀行會受到制裁,預料中資銀行應不會失去美元清算資格,市場不應過分解讀。海通證券的報告亦指,招行及交行在美國只有兩間分行,意味在美國的實際業務規模應該非常小,相信大部分美元資產應該主要在香港,或新加坡,而非美國,因此不需要太悲觀。

東驥基金管理董事總經理龐寶林表示,報道指的一億美元金額並非很多,若涉事銀行在美國有分行,懲罰離不開罰款,而以往控(00005)或其他銀行違反規則,亦只是罰款了事。不過,他亦坦言,目前正值中美貿易戰,美國有可能從不同層面打壓中國,包括科技、軍事,以及外交等。

美國已不止一次用類似的藉口打擊中資企業,之前中興通訊(00763)就是因為被美國指,將一批混有美國科技公司軟硬件的產品出售給伊朗最大電信營運商伊朗電信(TCI),其後禁止中興在美國採購任何產品,令中興進入「休克」狀態,有傳連中興辦公室的廁所,亦因為未能採購美國的相關零件而不能維修。最後中興要向美國繳交十億美元的罰金,以及四億美元的保證金,兼要被監督十年之久,才可以重新採購美國的零件。

至於其後華為的罪名,亦同樣是隱暪與伊朗做生意,現時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仍被拘留在加拿大,美國已全面封殺華為。不過,美國打科技戰似乎不湊效,中方仍不肯妥協,所以市場正在擔心,特朗普正式將主戰場由科技戰移師至金融戰,對中國及香港均會造成極大傷害。

多間內銀股價受不利消息拖累。

會前製造壓力

市場人士認為,在G20之前突然有相關消息流出並非偶然,似是美國有意給予中方壓力,希望在會談時可以佔到上風,惟美國經濟本身正對的風險愈來愈大,美國若真的要開打金融戰,自己可能傷過中國,所以根本沒有條件再辟新戰線。表面上,美國經濟增長正在加速,首季增長達百分之三點二,較去年第四季的百分之三點一更高。美股表現雖然反覆,但上週三大指數均大升,標普五百更再創歷史高位。可惜美國的經濟數據已反映出,前景充滿暗湧。美國勞工部早前公布五月非農業職位新增數字,只增七萬五千個,遠低於市場預測的十八萬個,創出二○一○年三月以來的新低,反映美國經濟出現放緩跡象。

《華盛頓郵報》指出,製造業和建造業上月職位增幅較少,反映特朗普加徵關稅,不但無法促進本地藍領工人就業,反而令美企因貿易戰憂慮而不敢增聘人手。勞工部指,雖然失業率仍處於五十年來新低的百分之三點六,但上月新增職位數目只有七萬五千個,由於當局同時修訂三月及四月非農業新增職位數目,合共下調七萬五千萬個,意味年初迄今每月平均新增職位只有十六萬四千個,遠低於去年的二十二萬三千個,亦是自一○年以來增幅最慢的狀態。

其他經濟數據亦一樣令人汗顏。 美國MARKIT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六月份初值為五十點一,略低於預期的五十點四,較上月的五十點五的終值低。六月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初值為五十點七,亦創一六年二月以來的新低。美國六月份消費者信心指數亦由前一個月經修訂後的一百三十一點三,跌至一百二十一點五,亦低於預期,更創一七年九月以來的新低。

數據差或減息

由於數據愈來愈差,市場對減息的憧憬愈來愈大,聯儲局在上週議息會議宣布維持利率不變,但同時亦開始放鴿,市場料最快會在七月開始加息。瑞士銀行最新的報告亦作出警告,指一旦中美於G20領導人峰會上「反」的,全球將陷入經濟衰退,料全球經濟增長將在未來六季被削減零點七五個百分點,足以令到環球陷入溫和衰退,情況與一一年的歐債危機、八十年代中期石油危機,以及九十年代墨西哥金融危機相似。美國亦當然不能獨善其身,美國經濟增長將遭削減約百分之之一,中國則被削百分之一點二;歐元區則被削百分之零點七四。

不過,中國的經濟增長數字較高,即使「反」,中國的承受能力仍然較高。貝萊德近日表今年下半年投資展望,指貿易及地緣政局緊張,已令全球經濟增長的短期前景轉趨暗淡,但該行認為,中國實施的積極財政政策及穩健貨幣政策,將有助緩和美國加徵關稅對經濟產生的壓力。按最壞情況估計,即使美國對中國所有進口貨關稅提高至百分之二十五,中國仍有可應對經濟下行的政策工具選項,中國經濟增長今年仍可達百分之六至六點五的目標。

貝萊德指,留意到龍頭企業已開始重整全球供應鏈的版圖,認為亞洲金融市場的行情已局部反映新格局。該行料貿易及地緣局勢將改變市場格局,但預料經濟不會步入衰退,建議投資者增持現金,削科技股比重,轉向公用事業、醫療保健和電訊板塊。

 

內銀被壞消息拖累,連帶港股亦遭殃。

華經濟韌性強

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經濟無可避免地造成衝擊,但中國經濟的韌性始終較強,即使有多個刺激增長的方法,而且今次貿易戰亦正迫使內地企業加速轉型步伐,中長期會帶來更好的效果。

瑞士百達資產管理預計,未來五年中國年均經濟增長會降至百分之五點五,但當中高達八成由消費推動,佔全球經濟增長約百分之三十五。百達資產管理首席策略師Luca Paolini指,縱使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但將會更具質量,未來五年預測通脹為年均為百分之二點二。

在不明朗因素籠罩之下,外資今年在中國的投資金額不跌反升,亦引證市場看好中國前景的信心。商務部早前公布的數字顯示,今年首五個月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達一萬六千四百六十間,實際使用外資三千六百九十一億人民幣,按年升百分之六點八。單計今年五月,實際使用外資達六百三十八億人民幣,增升百分之八點五。除了對外狂打貿易戰之外,特朗普政府在政治及軍事問題上亦不斷作出挑釁,開罪盟友加拿大、日本及歐盟國家。一輪高調向外「征戰」的確令特朗普非常「威風」,但挑起事端亦將要付出沉重代價。愈來愈多國家選擇與中國走近,以對付美國的強勢,亦為美國經濟埋下計時炸彈。

美國近期對伊朗的制裁進一步升級,更曾有意攻擊伊朗,幸好臨尾收入決定,但已令中東局勢更為混亂,亦已惹來歐盟的不滿。上月開始,中東波斯灣地區有多艘油輪被襲擊,而美國將矛頭直指伊朗,更指伊朗擊落美軍的無人機。原先美軍已準備好向伊朗三個目標發動攻擊報復,但特朗普聲稱得悉行動會導致一百五十條人命傷亡後,在行動啟動前十鐘前叫停任務。

挑動伊朗紛爭

特朗普於週一簽署行政命令,以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 )及多名高層官員。伊朗駐聯合國大使拉萬奇(Majid Takht Ravanchi)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批評美國新一輪制裁蔑視國際法,指現時與美國對話的條件尚不成熟,強調美國必須停止對伊朗的經濟戰爭。分析認為,美國的伊朗政策完全是「作法自斃」的造法,因為若美國真的向伊朗動武,一定會引起國際社會的反彈,有機會讓歐盟國家聯合中俄等國,聯手反抗美元優勢。美國若要攻打伊朗,亦會令美國再次陷戰爭之中,消秏自己的元氣。倒轉過來,若美國行到此步,最後又決定不打伊朗,美伊將陷入拉鋸戰之中。如此進退失據的局面,全是特朗普親手種下的惡果。

特朗普不斷犯險,最終目的都是想保住自己的「帝位」,希望在明年的總統大選連任。不過,美國民眾對其專門「搞事」的性格愈來愈討厭,最新的民調顯示特朗普大幅落後其他候選人。霍士新聞(Fox News)最近公布的民意調查顯示,全國所有登記選民中,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獲百分之四十九支持度,較特朗普的百分之三十九遙遙領先十個百分點。相比其他候選人,特朗普的支持度亦是全線落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民調中,拜登被認為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大熱,最有機會問鼎總統寶座。由於看來,特朗普本身亦已氣數將盡。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