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港股專家】林家亨:美國急減息之迷思


直至到上周四(21/06),美國2年期債息回落至1.716厘,是19個月以來最低水平。10年期及30年期債息跌至1.99厘及2.49厘,是31個月以來低位,有外電傳媒指稱美國今次需要減息3次以上,有本地分析員聲稱7月份減息的機會是100%。事情是否真的如此迫在眉睫,非要快速減息不可?

曾幾何時,才今年1月份,大部份傳媒及市場共識是今年還要加息兩次(筆者在2019開年第一日便堅稱今年美國加息機會等於零…),現時半年未夠主流傳媒卻要調轉槍頭認為要減息3次,而且還要立即減? 市場上對宏觀經濟態度轉變之快,令人難以置信。

在憧憬減息之時,我們需要明白美國聯儲局的運作,及其權限之來源。聯儲局之法定權力是美國國會賦予的,聯儲局的理事們及委任是美國總統提請任命,經國會投票作通過,理事的委任期是14年,局長是4年(局長本身的理事地位亦有14年委任期),而國會賦予聯儲局的兩大目標任命依優先次序如下:

1)    利率之調控應以利於美國最佳就業環境為主。

2)    盡量維持一個較平穩的利率環境。

美國現已是全民就業

回看過去半世紀50年來,美國的失業率最高是1982年的10.8%,2008年金融海嘯最高也達10%,1966年6月份時曾低至3.5%,現在是3.6%,是過去49年以來最低的。根據美國以往一般大學的經濟課本認為,3.8%失業率其實已達到全民就業率。因為適齡工作人口之中,有部份人是會因搬遷,再教育,有病患,公司部門短暫停頓,或個人原因而暫停工作等因素。故此,現階段國會要求的:盡量製造良好的就業環境,其實已經達到,再用減息去刺激此一目標並不是一個良好理由。

而美國在上年12月才作加息,現今若聯儲局又急速減息,已經違背了美國國會賦予聯儲局權限的第二個目標:「保持較穩定的利率環境」。顯而易見,現今的減息目的似是由政治觸發而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非經濟性要求明顯凌駕了聯儲局的獨立性。要知道,在特朗普2016年上任前的8個年頭,都是民主黨奧巴馬任總統的,期內委任的理事及經聯儲局局長肯首的聯儲局分局總裁等,不乏民主黨派人事,若期望他們全體傾向支持共和黨特朗普的減息要求,似乎並不合乎邏輯。

歷史上當然也有聯儲局在加息周期完後,短短7個月又再減息的事情,那是2000年科網股爆破的時候,納指在短短2個月時間暴跌了4成,聯儲局被逼減息也是情有可原,而當時的失業率是4%,但上星期的美股標普500指數,才剛創了新高紀錄,失業率又是近50年低位的3.6%,有何特別事情要令聯儲局作迫切性的大幅減息?市場情緒有時常被傳媒帶領,由一極端走向另一極,唯在情緒的背後,是否有真憑實證的理據支持?是投資者值得三思的問題。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