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外匯專家】李啟宏:金價直撲1400美元/盎司,沽金好時機?


黃金/美元日線圖(圖表來源:www.investing.com)

6月份金價急升超過100美元,每盎司重上闊別近6年的1400美元大關(執筆時已升至1405水平)。不少朋友近日直接問筆者1400元是否沽金好機會,筆者在此首先分析此輪金價升勢的兩個主要原因:

中東局勢升溫,或面臨失控

美國重新制裁伊朗,並派遣林肯號航母打擊群及一個轟炸機特遣隊到中東海域,意圖震懾伊朗。伊朗則威脅重啟核計劃,加上近期連串發生在霍爾木茲海峽的油輪遇襲事件和美國無人機被擊落,中東火屑四起,避險情緒升溫加劇,刺激金價急升。

環球經濟疲憊,歐美澳紐紛紛降息

2019年環球經濟增速走下坡,加上貿易戰霾濃罩,澳/紐央行率先在5,6月份宣佈降息;歐洲央行早已放棄今年加息預期,但重提寬鬆的態度曖昧;美國最近就業數據不振,通脹壓力降溫,美聯儲在最近的議息聲明亦增加了市場對美元利率降低的預期(聯邦基金利率期貨暗示美聯儲在7月31日會議宣佈降息的機率升至100%)。隨著貨幣供應增加的預期上升,將會進一步刺激商品價格向上。

總括來說,以上一個是避險因素,另一個則是貨幣長期的供求因素,都可能是導致金價上升的原因。但縱觀兩者對金價的影響,筆者認為近期地緣政治風險的推動力比較大。原因是美國4月停止伊朗出口石油的寬限,對其完全執行制裁,而金價在4月底下試低位後一直攀升。而根據過往經驗,單一的風險事件雖然會誘發資金流入避險貨幣(日元和黃金),並推高價格,但很多時候都只會影響短期走勢,當風險事件降溫後,避險資產價格就會迅速回落至正常水平。唯當單一風險事件失控,變成連串風險事件時,才會推動避險貨幣持續上升。

另一方面,雖然市場預期各國央行將放寬貨幣供應,可視為推動商品價格上升的因素,但投資者亦不應忘記放寬貨幣供應的前提是因為環球經濟疲憊,這是導致商品需求下跌的因素。在一正一負的因素影響下,對金價的走勢可能會是相當緩和。

除非投資者押注地緣局勢、貿易戰的情況或各國經濟下滑有進一步失控的情況出現,否則不應對金價升幅有過高期望。現價來說,筆者認為可以考慮開始部署做空黃金的準備。

在技術方面,金價於6 月20日和21日日線圖均出現兩枝大陽燭,顯示上升動力仍充足,暫時未見升勢轉弱,若按前一浪升幅來估算(2018年10月至2019年2月底,升幅約161美元),此浪或於1430美元附近築頂。若4小時圖/日線圖出現倒轉鎚頭/射擊之星的陰陽燭形態,可以考慮嘗試進場做空,止蝕設於當日最高位。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本文發表的任何資料或意見,概不構成購買、出售或銷售任何投資、提供任何投資建議或服務的招攬、要約或建議。本專欄所載的資料並不構成投資意見或建議。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