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港股專家】藺常念:論中西印的醫藥市場


和黃中國醫藥科技最近進行香港上市前推介,約見金融界、投資界、基金界、分析界等。行政總裁賀雋Christian Hogg透露了很多關於內地醫藥市場的寶貴資料。其中最有價值是分析中國醫藥市場現況,和另一個亞洲巨型發展中國家印度的分別。

相信大部份讀者都熟識去年內地最紅的國產電影——《我不是藥神》。這齣戲是基於一個真實肝癌病人的故事。事主患了肝癌,急需鏢靶藥來治療。但內地所需的鏢靶藥是天價,一個普通市民不可能負擔得起。但是印度卻有相關治癌藥,而且價錢病人負擔得起。但內地不准許印度生產的治癌藥進口,病人只可以在印度買藥,然後走私內地。這齣戲突顯了兩大發展中國家在醫藥產業方面的分別,印度整個醫藥產業,是基於抄襲海外的一級藥,把專利的一級藥生產,以十分之一或更低的售價,以處方藥出售,因此印度是全球最大抄襲藥的出口國。一些極昂貴的治癌鏢靶藥,例如最多人用的Herceptin,每個療程需4500美元;Avastin貴至11590美元。印度專門抄襲海外專利藥,令到這些鏢靶藥價,低到普通市民負擔得起。但代價是印度醫藥只是抄襲,生產處方藥,但完全沒有自主的研發,沒有一級藥的生產商。因為需時廿年研發的一級藥一上市就被人抄襲,沒有保障,不會有人去投資。

中國不走印度醫藥的路線,反而走西方的一級藥的研發路線,保障知識產權。發明一級藥的廠商有17年的專利權,受到法律保障。和黃中國醫藥就走研發一級治癌藥的路線。現時內地治癌的鏢靶藥仍然貴,普通市民負擔不起。但是隨着本地藥廠開始進入這市場,鏢靶藥價將會大跌。內地市民收入比不上西方,治癌鏢靶藥價格要大幅下調。例如Herceptin 要降價至1540美元一個療程;Avastin要降價至4440美元一個療程。和黃中國醫藥在2018年11月有第一個治癌藥獲得醫藥管理局批准出售。愛優特是和黃中國醫藥第一隻自已研發的一級藥,專醫結腸及直腸癌。一個療程費用為21960元人民幣。病人只需支付3個療程,便可以得到整個5.5療程的治療。這就是歐美進口藥和國產藥價格的分別。

另一方面,內地的處方藥(prescription drugs)因為缺乏競爭,藥價向來都十分高,毛利率高到不合理,吸引到很多公司加入市場,其中有些是地方政府投資的,藥廠成千上萬計,國家藥品管理局根本無法有效地監察,結果是濫竽充數,良莠不齊。處方藥被枱高,令到藥廠賺大錢,但質素卻毫無保證。東北省國企藥廠出售不合格的疫苗,就是這不完善制度衍生出來的問題。去年內地11個省成立集團採購,強迫各藥廠投標供應醫保指定的40隻處方藥。結果是40隻處方藥價下跌60%至90%。毛利率大降的情況下,大部份藥廠都經營不下去。藥廠數目大減後,國家藥品管理局的工作容易很多,可以更有效監管醫藥的生產和質素。其他20個省份亦效法11省的團購計劃,把醫保的處方藥價大幅下降。因為處方藥價大降,國家醫保節省了30億美元。節省的錢國家醫保把包括的處方藥由40隻增加到50隻。另外還加了治癌的鏢靶藥,國產的治癌藥可以供應給醫保病人,大大增加了中國的治癌藥市場。

Related Articles